X
第59章 慫七

這個“一如既往”可不是殷維白夸張, 祁采蘩她在這方面還是個有前科的小姑娘。

公認不好相處的顧書諾, 祁采蘩就曾不止一次說過對方傲嬌起來“簡直可愛極了”。

不要說其他人, 就是顧書諾自己都對祁采蘩的評價表示了接受不能, 甚至最近這一陣子, 他都不太敢對祁采蘩橫眉冷對了, 就是因為害怕對方再用“可愛”評價他。

祁采蘩和殷維白上車后, 后勤組負責給他們開車的年輕小伙子緩慢而平穩的將車子開了出去。

明熙一直緊緊揪著明紹的衣襟, 兩人彼此依偎, 一起坐在車子后排的座椅上。

在明紹右側, 殷維白身體緊貼著右邊車門, 很明顯的與明紹保持了最大距離。

至于祁采蘩, 她因為害怕明紹, 所以上車之前就已經選了副駕駛位就坐。

在一片尷尬而詭異的沉默里, 后勤組的年輕小伙子將他們送到了接收貨物的接頭地點。

對方抹著額上冷汗, 逃也似的開車走了, 祁采蘩和殷維白卻只能不遠不近站在明紹和明熙身邊。

“我聽說, 你可以給人治病治傷?”

下車后, 原本以為會和明紹全程無交流的祁采蘩冷不丁聽到這麼一句, 下意識就繃緊了自己渾身上下的每一根神經——她怕明紹會抓她去解剖、去實驗。

殷維白上前一步將她擋在自己身后, “明少既然是醫生, 想來應該更擅長這種事情。 ”

明紹一臉不快和不耐, “膽子倒是不小。 怎麼, 你以為自己有機會打贏我?”

殷維白不卑不亢, “怎麼可能?誰強誰弱這點小事兒, 我還是能掂量出來的。 ”

明紹眉梢微挑, “那你還敢上前來?”

“為什麼不敢?”殷維白唇角微勾, 他回握了一下祁采蘩握住他左手的微涼小手兒, “明少你又不會選在現在對我們出手。 ”

明紹蹙眉, 旋即又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來, “倒是有幾分小聰明。 ”

殷維白笑而不語。

說老實話, 他現在其實緊張得很,

他的胸有成竹, 有一大半都應該被歸結為虛張聲勢。

好在, 運送物資的萬花筒外圍人員總算開著大卡車來到了指定的接頭地點。

任務得正式開啟, 讓殷維白得以暫且避開來自明紹的巨大壓力。

“呦, 又見面了。 總感覺你倆好像都長高變胖了, 看來你們在萬花筒過得很開心啊。 ”負責押車的巫月美貌依舊, 精氣神兒卻似乎比之從前還要更好一點, 顯然這段時間她日子過的那是相當愜意。

“月姐!”見到熟人, 祁采蘩不由暗暗舒了口氣, 她走過去笑著與巫月寒暄, “好久沒見了, 你最近都在忙些什麼?”

巫月笑得眉眼彎彎, “訓練, 出任務, 僅此而已。 ”

祁采蘩正要說“怎麼跟我一樣?”, 明紹就已經一個眼刀飛了過來。

殷維白扯了一把祁采蘩, 祁采蘩趕緊灰溜溜走回了明紹身邊。

巫月看得直挑眉。

即使是在蘇世懿面前, 祁采蘩都沒有像現在這麼乖。

或者也不應該說她“乖”。

巫月摸著自己的尖下巴, 總感覺好像更應該用“慫”來形容此刻的祁采蘩。

她大大方方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陰沉少年, 然后就發現對方竟然一直在小心翼翼護著那個有著濃重黑眼圈的小男孩。

呃, 好吧, 也有可能是小女孩。

——有祁采蘩這個前頭的車轍子,

現在巫月都不怎麼敢隨便斷言別人的性別了。

她和祁采蘩、殷維白, 以及另外幾名來自萬花筒分部的押車人員一塊兒, 守在卡車周圍警惕著隨時可能到來的危險。

這危險與環境無關, 他們防備的, 是那些像聞見了血腥味兒的鯊魚一樣, 會對他們分而食之的須臾城的進化者團體。

雖然不知道來的會是哪個或哪幾個進化者團體, 但有一點卻毋庸置疑, 那就是他們即將面對一場苦戰。

和巫月一起押送物資的外圍人員都不是什麼戰斗力爆表的強悍選手, 真要跟須臾城的進化者團體打起來, 他們頂多也就只能起個輔助作用。

這也是為什麼蘇世懿會派了明紹等人來接, 而不是讓他們直接把物資送去須臾城里。

“來了!”明熙驗貨才剛驗完2/3, 須臾城那邊就有一支進化者隊伍帶著滾滾煙塵呼嘯而來。

“準備戰斗!”明紹丟下這麼一句就朝著那支隊伍沖了過去。

“你留下保護明熙。 ”殷維白一手持槍, 一手拿著把電動彈簧刀, 緊隨明紹而去。

祁采蘩聞言, 只好留在了卡車這邊守著明熙。

明熙也是進化者, 但如果只看她的瘦弱外表, 她卻一點兒也不像個進化者。

因著早年經歷過太多非人待遇,

她的身體早在進化之前就已經呈現出了油盡燈枯的征兆。

明紹為了幫她保命, 打從兩人相遇開始就一直廢寢忘食的研究各個地區、不同流派的醫術。

可以說, 他能有今天神鬼莫測的高超醫術, 明熙的身體之差是主要緣由。

雖然后來明熙和他一樣成了進化者, 但進化對明熙身體狀況的改善卻遠不如對其他進化者那樣成效顯著。

明熙只是擺脫了隨時會死的命運, 但身體的各項指標卻只有正常人水準。

也就是說, 她根本不是一個合格的進化者。

這個結果對明紹來說可謂喜憂參半。

喜的是他不必再終日為明熙的生死提心吊膽, 憂的則是明熙要如何以普通人的身體素質在這狗日的世道里平平順順生存下去。

為了保護明熙, 他強迫自己不斷變強, 并且還一直埋頭研習醫術, 希望自己能夠從根本上解決明熙的體質問題。

及至后來, 他發現自己無法僅靠一人之力, 在那個視進化者為洪水猛獸的國家里保護明熙, 他又帶著明熙加入了名為萬花筒的進化者組織。

可以說, 他所做的一切, 都是為了明熙。

然而讓他深覺遺憾和不甘的是, 他多年的研究最多也就只能改善明熙的健康狀況,

卻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這也是為什麼他會對祁采蘩的特殊體質感興趣。

當然, 他跟周菁菁不同。

他雖然氣質略顯陰沉, 待人的態度也不太友好, 但心里卻始終有著一條底線, 再怎麼渴望改善明熙的身體狀況, 他也不會像周菁菁那樣不擇手段的去傷害別人。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