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64章 攪局專業戶

另外一邊, 血腥瑪麗和sc-7的陣營里, 很多進化者都因為明紹的大放厥詞而相當不滿。

湯森的一名下屬大聲嘲笑明紹, “喂!我說陰沉眼鏡, 你怕不是得了失心瘋吧?還是說你們出任務之前就已經集體磕過藥了?”

他的一名同伴哈哈笑著在旁附和, “不不不, 也有可能這些人天生腦子里就全是漿糊。 ”

明紹懶得與這些家伙廢話, 他腳下發力, 刀尖直指湯森面門。

“還是個急性子。 ”湯森速度絲毫不輸明紹, 他一個閃身躲開明紹的刀尖, 臉上笑容依舊。

祁采蘩和殷維白能怎麼辦?

明紹都已經動手了, 他們也只能盡可能奪取先機了。

殷維白兩手分別握了一把槍, 祁采蘩則用上了自己的特殊進化能力“滴水穿石”。

子彈和水滴一起, 在血腥瑪麗和sc-7的進化者當中炸開了花兒。

因著有蘇世懿的提前告誡, 所以祁采蘩和殷維白對sc-7那些穿軍裝的進化者都有手下留情。

雖然子彈和水滴差不多百發百中, 但中的卻都不是要害部位。

簡而言之, 就是他們的攻擊對sc-7的進化者來說都無法構成致命傷。

這麼打, 萬花筒這邊無疑是吃虧的, 可他們要在須臾城里混, 最要不得的就是跟sc-7結死仇。

好在湯森也是個聰明選手, 萬花筒實力強悍又不會總想著搞事情, 組織的理念也相對正面, 這種組織對他來說尚在可容忍范圍之內。

這也是sc-7雖然跟萬花筒小摩擦不斷, 但兩者之間卻始終沒有發生大型沖突的原因所在。

如果不是他跟瑪麗·西摩有幾分香火情, 萬花筒的這批物資又據說十分貴重, 湯森還真提不起跟萬花筒正面硬剛的興趣。

他一邊優哉游哉的躲閃著, 一邊還不忘嘗試與明紹溝通, “如果你主動把物資交到我手上, 我可以考慮讓你帶走儲物道具。 這個買賣很劃算吧?”

明紹嗤之以鼻。

湯森這家伙空口白話倒是說得好聽。

他怕是做夢都想把蘇世懿的儲物道具給吞掉, 可問題是, 蘇世懿那是輕易能惹的角色嗎?

湯森要是敢把他最看重的寶貝之一給劫走, 蘇世懿不把須臾城攪個翻天覆地才怪。

到時候湯森別說貪蘇世懿的東西了, 他不反過來折損點兒什麼, 都算他賺到。

不得不說, 明紹在這一點上還是摸準了湯森脈門的。

湯森確實很想把蘇世懿的儲物道具弄到手, 可他也確實不敢招惹蘇世懿。

如果只是單挑的話, 湯森當然不至于畏懼蘇大魔王。

可問題是, 他還肩負著須臾城的治安問題。

萬花筒雖然一般情況下都與sc-7利害一致, 可在不違背萬花筒原則的前提下, 蘇大魔王也是有無數辦法可以讓湯森焦頭爛額的。

為了一個即使拿到也未必能保住的東西, 湯森傻了才會惹惱蘇世懿, 讓他無休無止的針對自己, 變著花樣兒給自己出各種幺蛾子。

這邊湯森正頭疼明紹的不好糊弄, 那邊瑪麗·西摩就已經按捺不住對明紹出手了。

既然湯森顧忌多多, 那她就只能親自出手搶奪那個領扣以及領扣里的那批物資了。

須臾城就這麼大, 她想一步一步往上爬, 那她勢必就要清除包括萬花筒在內的, 須臾城的其他進化者組織。

雖然她挑的這第一塊骨頭有點兒難啃, 但誰讓萬花筒最是富有、最是兵強馬壯呢。

至于她的“橫刀奪愛”會不會惹惱蘇世懿, 瑪麗·西摩對此渾不在意——她只要把鍋甩給別人不就萬事大吉了麼?到時候就讓萬花筒跟她的甩鍋對象狗咬狗好了!

打著這樣的如意算盤, 瑪麗·西摩當然不會容許明紹四人拖到萬花筒派人來援。

她出手狠辣, 每一招都是奔著明紹要害部位去的。

明紹倒是一如既往擺著張臭臉, 絲毫不見慌張或者膽怯, 可問題是, 他的沉著冷靜并不足以幫他改變自身處境。

瑪麗·西摩加入戰團后, 明紹可謂險象環生。

殷維白生怕明紹一個不小心就把自己小命兒給玩進去——屆時他們四個準得一起完蛋。

他一臉歉意看向祁采蘩, “七七, 那些家伙就交給你了, 我去幫明少對付那個瑪麗·西摩。 ”

祁采蘩對他投去憂心忡忡的一瞥, “那你自己小心。 ”

殷維白“嗯”了一聲, 然后就手持雙槍朝著瑪麗·西摩那邊靠近。

為了最大限度保護殷維白, 祁采蘩不僅陸陸續續弄了幾十個大水球去澆血腥瑪麗的那些人, 而且還對殷維白用上了自己的特殊進化能力“鏡花水月”。

“哎?那個白毛兒小子呢?”

“啊——我的腳——”

“哎呦!有人撞到我了!”

“你特麼往哪開槍呢?差點兒就打到老子了!”

“你們別吵了!人又不見了!”

“啊——我的手——”

“”

隨著殷維白的不斷跑動和持續射擊, 處于瑪麗·西摩和殷維白之間的那些進化者相繼喪失了行動能力。

他們或是被打中要害直接倒在地上茍延殘喘, 或是抱著自己的手腕、大腿等部位發出陣陣哀嚎。

“奇怪, 能見度怎麼越來越差了?”

“好像起霧了。 ”

“別特麼瞎扯淡, 今天明明是晴天。 ”

“但是真的起霧了啊”

在越來越多進化者不明所以、一頭霧水的同時, 祁采蘩悄悄背起了瘦弱嬌小的明熙。

她一邊維持自己特殊進化能力“云山霧罩”的能力效果, 一邊盡可能輕手輕腳的背著明熙上了旁邊那棟房子的屋頂。

“那個明熙, 不好意思, 能請你暫時在這兒躲一躲嗎?”

說老實話, 違背明紹的意思, 祁采蘩心理壓力很大, 但是如果讓她就這麼躲在一邊看著殷維白拼命, 那她還是更愿意等下被明紹修理。

和明紹一樣, 她也有自己無論如何都想保護的珍貴之物。

“嗯, 好的。 ”明熙倒是出乎祁采蘩意料之外的乖順, 她抱著自己的膝蓋, 老老實實坐在屋頂祁采蘩為她尋到的小小角落里, 整個人都蜷成小小一團, 看著既可憐又可愛,

讓祁采蘩心中瞬間涌上一種名為愧疚的感情來。

她對明熙用了“鏡花水月”, “一定要老老實實呆在這個水球里面, 不要讓別人發現你, 記住了嗎?”

明熙一動不動, “記住了。 ”

祁采蘩抬手拍了拍明熙瘦弱的肩, 然后扭頭沖向唯一沒有被霧氣籠罩的區域——明紹和殷維白都在那里, 她要去那里, 做個攪局專業戶。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