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65章 虎頭蛇尾的戰斗

“水乳交融, 作用對象, 能力。 ”祁采蘩并沒有貿貿然殺入戰局。

有一點她心知肚明, 那就是若論戰斗力, 她遠遠不及明紹和殷維白——即使她和殷維白用的是同一套訓練計劃, 付出了同樣多的時間和更多的血汗。

但, 祁采蘩也有自己的優勢。

她的特殊進化能力種類之多, 常人根本無法想象。

雖然每個都不太正經, 殺傷力也都算不上強悍, 但如果只論是否出人意料、是否能打別人一個措手不及, 那她的那些特殊進化能力絕對稱得上出類拔萃。

她對瑪麗·西摩用了“水乳交融”, 待到她能力失效, 殷維白不再被她逼得險象環生,

祁采蘩又將目光鎖定在了湯森身上。

她其實也想對湯森用一樣的特殊進化能力, 但問題是, 湯森和明紹的動作全都快到超乎想象, 他們的位置變換十分頻繁, 祁采蘩如果在這種情況下出手, 有很大概率會點亮“坑隊友”這一特殊技能。

她郁悶的都想撓墻了——根本找不到出手機會啊!好急啊!好氣啊!

“七七?”熟悉的女聲在她耳畔響起, 嚇得祁采蘩一蹦三尺高。

“阿、阿寧?你你怎麼”

顧書寧在萬花筒屬于戰五渣級別的特殊人才, 冷不丁在修羅場上看到這顆異常珍貴的寶貝金蛋, 祁采蘩的魂兒都差點兒被她嚇飛出去。

她伸手抓住顧書寧, “你趕緊走!這里”

顧書寧摸摸她的頭, “別緊張, 別緊張, 我不是自己跑來的。 老大和次長也來了。 ”

祁采蘩一聽, 緊繃的神經頓時松弛下來, 她長長吐了一口氣, “你送他們過來的?”

顧書寧“嗯”了一聲, “這里我很久以前設過一次路標。 對了, 熙熙呢?怎麼沒見她人?”

祁采蘩一拍自己腦門兒, “跟我來。 ”

她拉著顧書寧, 一路利用“鏡花水月”遮掩兩人行跡, 很快就順順利利回到了明熙身邊。

明熙還保持著之前那個雙手抱膝的姿勢, 見她果然老老實實待在原地, 祁采蘩提到嗓子眼兒的那顆心總算“咚”的一下落回了肚子里——阿米豆腐,

她總算不用擔心自己會被明紹千刀萬剮五馬分尸了。

“阿寧。 ”明熙看到顧書寧, 眼神倏然亮了幾分, “你來接我了?”

顧書寧笑得一臉溫柔, 她伸手摸摸明熙的頭, “是啊, 我來接你了。 ”

明熙轉頭看向祁采蘩。

祁采蘩驟然醒悟過來, 她忙伸手去拉明熙起來, “你和阿寧先呃, 你們應該可以直接回到萬花筒總部吧?”

顧書寧點頭, “當然, 我已經設好出口了。 ”

祁采蘩舒了口氣, “那我幫你們警戒。 ”

顧書寧點頭應好。

她左手拉著明熙, 右手按在地面上, 發動了自己的特殊進化能力。

很快, 地面上就多了一個足夠容納她和明熙同時進入的圓形黑洞。

顧書寧笑著對祁采蘩揮手, “那我們就先回去了。 ”

祁采蘩點頭, 目送兩人消失在原地。

然后, 她再次拔腳沖向巷子盡頭, 也就是殷維白等人戰斗的地方。

途中, 她看到銀狩正哈哈大笑著戲弄那些隸屬血腥瑪麗的倒霉進化者。

“呃, 原來這家伙也能戰斗啊?我還以為它的技能點就是毒舌呢。 ”這麼嘀咕了一句之后, 祁采蘩再次抬腳邁步。

“我都說不打了, 你們倒是管管自己的手下啊。 ”湯森低沉而富有磁性的聲音里透露出滿滿的無奈。

蘇世懿則笑得一臉無辜, “哎?銀狩只是在跟你的人做游戲而已啊。 ”

湯森嘴角直抽——都快把他的下屬玩兒死了, 這游戲危險系數也太高了一點吧?

他揉揉自己眉心, “總之你趕快讓它停手。 還有那個叫什麼來著?”

“七七。 具體是哪兩個字我也不清楚。 ”瑪麗·西摩綠著一張臉——東西沒拿到、鍋也沒有甩出去, 對她來說簡直就是最糟局面, 她現在心情很不好。

“對, 七七, 你讓她把這霧收了, 把我的人放了。 ”湯森才不管祁采蘩的“七七”到底是哪個, 他只需要一個能辨別對方的代號。

雖然祁采蘩的這霧只彌漫在巷子里, 還不至于讓sc-7以及血腥瑪麗的進化者們迷路, 但視野之內能見度太差的話, 這些進化者根本就無法分清敵我。

湯森可不想自己的下屬莫名其妙被自己人誤傷, 或者干脆就遭了血腥瑪麗某些進化者的毒手。

這可不是他杞人憂天, 而是他雖然跟瑪麗·西摩有那麼一點不清不楚的親密關系, 但跟血腥瑪麗其他人的關系卻絕對談不上友好。

眾目睽睽之下, 血腥瑪麗的進化者們當然不敢對他那些下屬出手, 但有濃霧遮掩, 又有萬花筒這個現成的嫁禍對象, 血腥瑪麗的那些人是會優先對付萬花筒,

還是會趁亂弄死幾個自己的臨時盟友, 湯森還真沒有十足把握。

蘇世懿見好就收, 爽快地對祁采蘩點了下頭。

祁采蘩喘著粗氣將霧氣重新凝結成水滴, 然后又跑到殷維白身邊給他治傷。

明紹捂著自己左肩蹙眉看向祁采蘩, “明熙呢?”

“阿寧帶她回去了。 ”祁采蘩一邊說著一邊上上下下打量殷維白, “除了手臂和左肩, 還有哪里受了傷?”

殷維白指了一下自己的右小腿, “還有右小腿后側。 ”

祁采蘩點頭, 然后就開始全神貫注給殷維白治傷。

湯森摸著自己下巴“嘖嘖”兩聲, “你們萬花筒還真是每個加入進來的人好像都不怎麼正常。 ”

瑪麗·西摩心說你才發現啊?

特麼的這些家伙個個都跟磕了藥一樣, 新人的單兵作戰能力強到讓人大跌眼鏡, 而且還動不動就搞自殺式襲擊, 一點兒都不怕跟人玩兒命。

她的這個所謂自殺式襲擊, 指的乃是明紹他們在雙方人數和整體實力全都有著天與地一樣巨大差距的前提下, 以三人之力, 與sc-7以及血腥瑪麗正面硬剛。

瑪麗·西摩都想大喊一句“正常人誰會做出這種事”了。

當然, 最讓她無法接受的, 并不是對方的瘋狂, 而是對方竟然真的靠著這份瘋狂, 與他們打得不可開交。

戰斗期間, 她甚至還拼著受傷放了一次大招, 想要一口氣弄死明紹和殷維白, 可他倆卻都只是在躲閃過程中受了點兒輕傷。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