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68章 嘴比腦子跑得快

“七七、小白, 有新任務了哦~次長喊你們過去。 ”萬花筒其中一間訓練室的大門被顧書寧用力推開, 她笑瞇瞇站在門口, 逆著陽光對祁采蘩和殷維白揮手。

祁采蘩和殷維白不約而同停下對戰練習, 然后兩人各自扯了一條毛巾, 一邊擦汗一邊前后腳走向訓練室門口。

“知道任務內容嗎?”祁采蘩胡亂擦了把臉就把毛巾丟到了門口的置物架上, “次長都叫了誰過去他那里?”

顧書寧笑著幫她把毛巾疊好, “聽說是有新的通路需要關閉, 至于人選, 次長找了我哥、惠惠, 再有就是咱們三個了。 ”

殷維白一邊疊著自己的那塊毛巾一邊用滿是無奈的語氣對祁采蘩道:“七七我都跟你說多少次不要亂丟東西了”

祁采蘩撓頭, “啊…抱歉, 我又忘了。 ”

殷維白蹙眉嘆息, “說什麼又忘了…你都已經是如假包換的慣犯了!”

顧書寧一雙明眸笑成了月牙狀, “看來七七很受寵呢。 ”

殷維白“哈?”了一聲, 他額上掛滿黑線, “那個…請問你是怎麼把話題跳躍到這家伙受不受寵上面去的?我們現在討論的, 應該是這家伙亂丟東西的事情吧?”

顧書寧微笑著將雙手背到身后, “如果不是確定自己被寵愛著, 七七肯定不會像現在這麼輕松隨意啊。 ”

祁采蘩三步并作兩步湊到顧書寧身邊, 然后嬉笑著抱住她手臂, “阿寧你真是慧眼如炬~其實不瞞你說, 我就是被小白慣成現在這樣的~”

殷維白俊臉飛紅, “你少血口噴人, 我才沒有慣著你!”

祁采蘩笑容不改, “小白還是一如既往的容易害羞呢, 簡直可愛到爆炸啊。 ”

“祁、采、蘩!”殷維白雙手緊握成拳, 一副你敢再說我就直接把你掐死滅口的架勢。

祁采蘩暗叫不妙, 她快走幾步, 直接殺進了蘇世懿的辦公室。

顧書寧掩唇而笑, “我們也進去吧?”

殷維白頭痛不已, 他“嗯”了一聲, 然后就跟在顧書寧身后走了進去。

屋子里面, 蘇世懿正和連霄、連景惠一起喝茶吃點心,

對甜食無感的顧書諾則雙手抱胸, 斜靠著墻壁閉目養神。

眾人彼此打過招呼, 蘇世懿又招待了祁采蘩和顧書寧每人一杯清茶兩塊點心。

顧書諾眉梢直跳——他們是來領任務的, 不是來開茶話會的, 這些人到底明不明白?

他好不容易忍耐到顧書寧咽下最后一口甜點, 可蘇世懿卻依然東拉西扯, 和在場諸人說著與任務完全無關的話題。

顧書諾耐心告罄, 他氣場全開, 繃著張臉大踏步走到蘇世懿面前, “次長, 還請您趕快進入正題。 ”

蘇世懿唇角上揚, “哎?阿諾這就沒耐心了麼?真拿你沒辦法啊。 ”

顧書諾眉毛狠狠跳了兩下, 他雙手扶著桌案, 身體微微前傾, 一雙鷹隼一樣的眸子緊緊盯著蘇世懿那雙仿若盛滿星光的璀璨雙眸, “請您趕快進入正題。 ”

蘇世懿裝模作樣的嘆了口氣, “好吧好吧, 進入正題。 ”

連霄看得直搖頭——這人愛戲弄自己同伴的毛病目測已經進入晚期, 算是徹底沒得救了。

他喝了口茶, 然后和其他人一起聽著蘇世懿介紹祁采蘩等人的新任務。

“我們在z國西南方向的邊境線附近, 有個只有兩名成員駐扎的秘密據點。 就在昨天, 我們的情報組收到了來自那個小型據點的緊急情報。

“他們在五天前, 救了一個出身巴薩島, 且正被卡拉帝國政府軍追殺的小少年。 那少年是個進化者, 據他所言, 巴薩島的原有勢力, 如今正在獵殺島上的進化者和鬼化者。 ”

“接下來就是我們的推測了。 以目前的已知情報來看, 巴薩島很有可能出現了連接表世界和里世界的縫隙, 也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通路’。 ”

“而你們的任務, 就是探查通路是否存在。 如果存在, 那就關閉它。 明白了嗎?”

祁采蘩、殷維白、顧書寧和連景惠齊齊點頭, 顧書諾卻只是瞥了蘇世懿一眼就轉身離開了。

連霄望著顧書諾的背影, “看來阿諾還在生氣啊。 ”

蘇世懿微微一笑, “放心, 他氣不了太久的。 ”

連霄無奈搖頭, 蘇世懿則對祁采蘩等人擺了擺手, “你們也去收拾東西吧。 出發時間定在了半小時后, 集合地點為一樓大廳。 ”

半小時后, 萬花筒總部一樓大廳, 蘇世懿難得用自己的腳走到了祁采蘩他們的集合地點。

和他一起的還有連霄、蘇雪以及腫著眼睛的連景睿, 他們是來給祁采蘩等人送行的。

“你們此行的第一站是卡拉帝國與z國邊境線附近、隸屬于z國唐古特省的小鎮烏桑。 烏桑碼頭有我們的人, 他會用快艇把你們送去巴薩島。

“啊——對了, 除了你們五個, 我還另外調了阿彥過去給你們幫忙。 ”

說完最后的關鍵信息, 蘇世懿這才含笑揮手, 對五人說“萬事小心”。

祁采蘩等人紛紛揮手, 與連霄、蘇世懿等人告別。

顧書諾這時候也已經不再與蘇世懿鬧別扭, 雖則依然板著一張棺材臉, 但到底眼神已經多了溫和的情緒在里頭。

眾人踏出萬花筒大門時, 祁采蘩忽然發現, 顧書諾居然仍舊還是之前的那副打扮, 別說大包小裹了, 他甚至連個錢包都沒有帶在身上。

再反觀祁采蘩自己以及另外的三個人, 他們雖然都已經盡量縮減攜帶的物品, 但卻依然個個都帶了背包。

祁采蘩小聲問顧書寧, “阿寧, 你哥都不用帶食水、衣服和鈔票的嗎?”

顧書寧笑得一臉無奈, “他嫌帶東西不方便不過錢他應該還是帶了一些的。 當然, 就算沒帶也沒關系, 路上他會自己解決一切問題的。 ”

祁采蘩小小驚嘆了一下——這麼說來, 顧書諾還是個求生能力很強的少年人呢。

顧書諾假裝沒有聽到祁采蘩和顧書寧的竊竊私語, 他站在萬花筒總部的厚重大門外, 指揮著眾人按他的要求重新列隊。

“阿寧, 你走最中間。 小白, 你負責斷后。 七七、惠惠, 你倆一個走阿寧左邊,

一個走阿寧右邊。 ”

祁采蘩一臉艷羨, “哇——阿諾還真是毫不掩飾自己的護妹狂魔屬性啊。 ”

她話音才落, 顧書諾就已經一個眼刀甩了過來, 嚇得祁采蘩趕忙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她心里的小人兒流下兩行寬面條淚, “嘴比腦子跑得快神馬的, 果然容易惹禍啊”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