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76章 別人家的應用技

顧書諾目視前方, “他知道的我們都已經知道了, 至于我們知道的, 別人要是想知道, 沒他也會有其他島民。 ”

他沒說的是, 趁此機會, 他還想要觀察一下羅納德——他可不想自己的寶貝妹妹為了一只白眼兒狼費心費力。

如果羅納德真的把他們出賣給了其他組織, 那他即使什麼都不說, 顧書寧也絕對不會再幫羅納德任何一點兒忙。

“任務第一, 我們必須搶在冥府之門那些鬼臉人的前面關閉通路。 ”顧書諾大步流星走在隊伍最前頭, 前進的速度甚至還要快過祁采蘩的一路小跑。

然而天不遂人愿, 即使他們已經盡可能快的趕去了那座嫌疑最大的土山,

但冥府之門的那些家伙卻依然陰魂不散的將他們堵在了距離通路只有大約百來米遠的地方。

他們之中的一小部分人此時正驅趕著被他們抓來的六七十個島民靠近通路, 通路之中吹拂而來的漫天黃沙將那些人裹挾其中, 愈發襯的他們卑微而渺小。

瞥見祁采蘩等人與冥府之門那些家伙的對峙場面, 立刻就有膽大的島民開始哭喊著向祁采蘩等人求救。

然而他們話才說到一半, 冥府之門的黑袍人就已經直接將他們下巴給卸掉了。

之所以沒有直接殺掉, 當然不是因為冥府之門的黑袍人從不濫殺無辜, 他們只是比起這些人的性命, 反而更需要他們的恐懼、悲傷、憎恨以及絕望——畢竟這些才是里世界最愛的“口糧”。

顧書寧最是心軟, 看到這些普通人被無辜牽連, 她第一個蹙起了兩道細眉。

不過她并沒有立刻沖上去解救這些普通人——自己實力如何, 顧書寧心里還是非常有數的, 既然不能給顧書諾他們幫忙, 那她就要保證自己絕對不拖同伴后腿。

她緊貼著連景惠站在隊伍最中間, 臉上神色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哥, 那個沒戴鬼臉面具的,

好像是冥府之門的喬尼。 ”

“嗯。 ”顧書諾雖然還是一如既往的棺材臉, 但他拔刀的速度、戒備的姿勢, 無一不在向祁采蘩等人傳遞他的如臨大敵。

喬尼是冥府之門的一把手, 是整個冥府之門唯一不戴面具的姑且算他是人好了。

他留著一頭棕色卷曲短發, 長了兩道濃黑長眉, 眼窩較之常人要深邃, 鷹鉤鼻和薄嘴唇略顯刻薄凌厲, 臉和脖子上的皮膚則一如既往的不帶丁點兒血色, 乍一看上去, 就像有人給他糊了二斤最白的粉上去。

在他的左邊臉頰上, 有道從眉梢一直延伸到嘴角的長疤, 讓他整個人都顯得猙獰而兇戾。

“阿彥, 你配合我殺出一條通路。 惠惠、小白、七七, 你們三人負責保護阿寧。 ”顧書諾丟下這麼一句就直接提刀沖向了冥府之門的那些黑袍鬼臉人。

上官彥反應迅速, 他抬腳邁步, 用最快的速度綴在了顧書諾身后。

兩人實力雖然不及喬尼, 但跟冥府之門的其他成員相比, 他們卻又屬于無法戰勝的恐怖對手。

即使對方在喬尼的命令下直接動用了人海戰術, 顧書諾和上官彥依然在黑袍鬼臉人之間殺出了一條血路。

跟在他們身后的顧書寧臉色微微發白, 她雖然一直被嚴密保護著,

但地上那些不知屬于什麼人的血液、碎肉、內臟、斷肢、頭顱她每走一步, 都感覺自己是在踩著別人的性命前行。

即使有著“殺一人, 救萬人”的心理準備, 即使已經不是第一次面對這種殘酷場面, 但顧書寧卻依然無法平靜而冷漠的去看待別人生命的流逝。

這是她的軟弱之處, 同時也是她的可愛之處。

至于祁采蘩、殷維白以及連景惠。

連景惠的一對流星錘被她揮舞的虎虎生風, 殷維白兩把電動彈簧刀每次出手必然收割一條性命, 有這兩人超常發揮, 祁采蘩這一架打得簡直異常輕松。

一直到顧書諾和上官彥被喬尼親自攔住, 祁采蘩也就只靠自己的力量解決了十人不到。

不過即便如此, 她也還是被惡心了個夠嗆——作為負責殿后的人, 她可是一路踏過了最多需要打上馬賽克的可怖場景。

“你們先走, 我和阿彥斷后。 ”顧書諾顯然早就已經盤算好了作戰計劃, 喬尼才剛走到他們面前站定, 顧書諾就已經對著祁采蘩等人這麼喊了一聲。

喬尼居高臨下俯視著顧書諾一行, “走?在我喬尼面前, 可還輪不到你們兩個黃口小兒指手畫腳!”

他說話的神態語氣都相當威武霸氣, 但他的聲音卻如同兩塊尖銳的石子在互相刮擦,

難聽到讓人根本無法忍受。

祁采蘩搓著自己胳膊上一層又一層的雞皮疙瘩, “這也太難聽了!正常人的聲音可以難聽到這個地步嗎?他該不會是開發出了什麼奇葩進化能力吧?”

殷維白一臉黑線——這都什麼時候了, 這貨居然還在無意識的激怒對方, 她也不怕對方一氣之下首先拿她開刀!

對此全無自覺的祁采蘩絲毫不知殷維白已經猜中了對方心思, 她因為嘴欠吐槽了對方這麼一句, 果然立刻就招來了喬尼的含怒一掌。

喬尼是個身高兩米以上、手長腳長且身材壯碩的中年男子, 他飽含怒火的全力一掌如果真的實實在在打在祁采蘩臉上, 祁采蘩別說那張惹禍的嘴了, 她怕是連自己的腦袋都別想保住。

千鈞一發之際, 顧書諾橫刀迎上了喬尼的那只熊掌, 上官彥則一口氣放出了4只不知用什麼液體組合而成的箱水母。

箱水母的移動速度很快, 殺傷方式是“腐蝕+溶解”, 即使是有著一身常人難及堅硬皮膚的喬尼, 手掌也在與箱水母接觸的短暫過程中被腐蝕、溶解出了好幾個大小不一的血洞。

殷維白正按照顧書諾指示的, 和祁采蘩、連景惠一起, 護著顧書寧前去通路所在位置,

可即便如此, 他也沒忘了吐槽祁采蘩, “同樣都是操控液體, 你看看人家的應用技, 再看看你的!”

祁采蘩撇了下嘴, 心里老大不服氣。

她的應用技哪里不好了?明明每次都有好好派上用場!

就比如現在, 如果不是她頻繁使出自己的逃命技能、隱匿技能, 他們這支四人小隊能只遭受少少一點來自冥府之門的攻擊嗎?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