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82章 討厭被人小看

羅納德沒有回應祁采蘩, 他微微扭頭, 避開了祁采蘩的清澈眼神。

上官彥摩挲著自己下頜對顧書諾道:“心虛成這樣, 看來這家伙把我們賣了個好價錢。 ”

“這種雜魚你理他干嘛?”顧書諾連個多余的眼神都沒有施舍給羅納德, 就好像羅納德對他來說只是一粒微不足道的小小灰塵。

他拔出自己的寶貝唐刀, 頭也不回的對上官彥道:“黑狼那家伙交給我, 傀儡師由你對付。 ”

上官彥松了口氣——還好顧書諾沒有把黑狼那個瘋子留給他。

“黑狼”是南志遠的綽號, 比“黑狼”更廣為人知的, 是他是另外一個綽號“黑色死神”。

他是一個會像清除垃圾一樣清除弱小敵人、會對強大對手表現出非同一般興趣的戰斗狂人, 而且還是個使用自己血液戰斗的瘋子和怪胎。

這種敵人, 上官彥覺得光是在氣勢上, 目前的他就無法做到與對方勢均力敵, 更不要說戰斗經驗和戰斗力。

至于傀儡師劉寶靈, 這貨雖然也是個相當瘋狂的進化者, 但她實力卻比南志遠差了好大一截。

也就是說, 她再怎麼瘋狂, 戰斗當中她對敵人的殺傷力也絕對不會提升到南志遠那個級別。

顧書諾和上官彥分頭迎上悶不吭聲直接開打的南志遠和劉寶靈, 殷維白和祁采蘩則作為第二道(并沒什麼用的)防線守在他們和通路之間。

兩人目不轉睛注視著正在對戰的兩組人, 他們緊張激烈、驚險刺激, 同時卻又精彩絕倫的戰斗過程, 讓祁采蘩和殷維白不知不覺就看入了神。

直到一把泛著紅光的手術刀朝祁采蘩咽喉射來, 兩人這才如夢初醒, 意識到自己的危險處境。

殷維白下意識擋在了精神力尚未完全恢復的祁采蘩身前,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 那把泛著紅光的手術刀居然直接切開他的精神力屏障, 深深扎進了他的右邊肩膀。

“小白!”祁采蘩驚呼一聲,

她抬手按上殷維白肩膀, “你忍著點兒, 我幫你拔出來。 ”

殷維白牙關緊咬, 微微點頭。

祁采蘩忍著心疼用力一拔, 殷維白肩頭瞬間被涌出的鮮血染紅。

殷維白悶哼一聲, 身體踉蹌著向后仰倒。

祁采蘩伸手去扯殷維白, 只是她還沒有碰到殷維白的衣角, 南志遠就已經再次找到機會, 扔了兩把手術刀過來。

祁采蘩不敢躲——她要是躲開了, 正踉蹌著向后仰倒的殷維白, 右半邊身體可就全都進入到這兩把手術刀的殺傷范圍了。

她只能側身抬手, 用自己的左邊手臂來抵擋那兩把泛著紅光的妖異手術刀。

鋒利的手術刀割破皮肉、直刺入骨, 祁采蘩咬著牙, 用力將兩把手術刀拔出。

感受到手術刀如同活物一般, 正在試圖掙脫她手掌的束縛, 祁采蘩心念一動, 雙手由手變爪, 直接掰碎了那三把落到她手里的手術刀。

看到金屬粉末撲簌簌飄落到祁采蘩腳下, 南志遠嘴角忍不住微微抽搐一下——他成為進化者這麼多年, 還是第一次遇見這種小孩子賭氣一樣的報復舉動。

剛剛站穩腳跟的殷維白則是一臉無奈, 不過他知道祁采蘩之所以這麼做, 為的并不是南志遠口中的“報復”。

她只是不想這幾把手術刀再成為南志遠傷害他們的兇器,

所以才選擇了這麼一種能夠徹底斬草除根、永絕后患的毀壞方式。

雖然, 也許, 她確實做過頭了那麼一點點。

“過來我給你治傷。 ”祁采蘩忍著手臂上傳來的強烈痛感, 三步并作兩步走向殷維白。

殷維白眼睜睜看著祁采蘩把她已經變成了一只龍爪的右手放在自己肩頭, 然后他很快就感覺到自己裂了的骨頭在慢慢復原, 被刺穿的傷口也在逐漸收攏閉合。

他不再繼續流血, 疼痛的感覺也越來越淡。

與此同時, 祁采蘩的左臂也一直在進行自我修復。

期間, 南志遠又找了兩次機會對祁采蘩發起攻擊, 然而他的手術刀卻無一例外, 全部都被顧書諾用唐刀打飛去了別處。

南志遠掌心浮現出血色十字, “突然這麼有干勁, 看來那兩個小鬼對你很重要啊。 ”

“跟他們沒關系。 ”顧書諾雙手持刀, 以一招“雙重扇形斬擊”, 完美破解了南志遠的“血色十字斬”。

“你的對手是我, 而我討厭被人小看。 ”這麼說著, 顧書諾再次揮刀劈砍, 與南志遠斗在一處。

“就是要這樣才有意思!”南志遠眼角上挑, 薄唇勾起, 一排時隱時現的森白牙齒仿若利刃, 閃爍著讓人膽寒的細碎寒芒, “來吧, 賭上你我的性命。

“阿諾這麼挑釁對方真的沒問題嗎?”祁采蘩和殷維白站在一處, 兩人俱是一臉擔憂。

“現在我們只能等, 等到阿寧關閉通路。 ”殷維白對自己的無能為力十分懊惱, 他雙手緊握成拳, 在心中暗暗做出了某個決定。

祁采蘩對殷維白內心的煎熬感同身受, 她將略帶了幾分焦慮的視線投向顧書寧和連景惠。

恰在此時, 顧書寧被連景惠攙扶著, 搖搖晃晃站了起來。

“完事兒了!”祁采蘩一臉驚喜, “阿寧她們正往這邊來。 ”

殷維白抬腳就朝顧書寧和連景惠那邊走, “快, 我們去把阿寧帶過來。 ”

祁采蘩應了一聲, 兩人前后腳小跑著來到了顧書寧身邊。

顧書寧一臉疲憊, 她毫不掩飾自己的憂心忡忡, “我哥沒事兒吧?”

“暫時沒事兒, 但時間久了可就不好說了。 ”殷維白也不瞞她, 畢竟顧書諾和南志遠就在不遠處激戰, 他即便想瞞, 被拆穿也不過就是時間問題。

殷維白素來不做無用功, 既然瞞不住, 那他索性就坦率直言。

再者, 顧書寧的內心并不像外表一樣嬌弱柔軟, 她也是合格的萬花筒社員, 眼下這種程度的小小危機, 她還不至于惶恐或者慌亂。

她深吸一口氣壓下對自家哥哥的擔心, “我們下船的海灣有我提前設好的路標,

我發動能力, 需要大概五六秒鐘的時間。 ”

殷維白和祁采蘩不約而同微微頷首, “我們會給阿諾和阿彥打掩護。 ”

顧書寧微微一笑, 然后就開始著手準備帶著眾人逃離, 而祁采蘩和殷維白也果然竭盡自己所能, 開始幫著顧書諾和上官彥分擔壓力, 好讓他們有機會撤回到顧書寧身邊。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