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87章 古胖子

“既然這麼巧在這種小地方偶遇了, 那我就破例跟你們同行一段吧。 ”神曜一副紆尊降貴的口吻, 聽得殷維白和祁采蘩一陣無語。

殷維白很想說:“您真不用為我們破例的。 ”

然而話到嘴邊, 他到底還是默默將之咽回了肚子里。

因為他悲哀的發現, 就算已經完成了sss級的地獄級魔鬼訓練, 他在對上神曜的時候, 依然沒有絕對的勝算。

這貨雖然一副欠揍模樣, 但實力卻是毋庸置疑的強悍。

他對一臉戒備、張口就要拒絕神曜的老莫擺了擺手, 示意他不要輕易得罪這只金毛狐貍。

祁采蘩同樣頭痛不已。

神曜撒謊太不用心,

即便是她, 也能一眼看出對方根本就是故意要跟他們一起離開山南村。

她不知道對方到底打得什麼主意, 只能和殷維白一樣, 選擇了暫且靜觀其變。

跟神曜寒暄幾句之后, 她就開始為柳慶母子普及關于進化者和鬼化者的常識, “, 照現在的情形來看, 最多半年時間, 慶慶就會徹底喪失理性和自我意識, 變得殘虐嗜血、見人就殺。 ”

柳嬸子幾乎要被悲痛和絕望壓垮, 她捂著嘴, 無聲的流淚。

柳薇則捂著自己的耳朵, 拒絕接受現實, 她無意識地呢喃, “騙人的全部都是騙人的我不聽我不聽”

柳慶臉色也很難看, 但他最近明顯感覺到了自己的理性已經越來越難以壓制自己的破壞沖動。

他沉默了一瞬, 然后就請求七七在他安置好母親和妹妹之后殺了他, “我不想變成那種怪物。 ”

祁采蘩拍拍瑟瑟發抖的柳薇, “我可以嘗試一下, 看能不能讓你變回正常人。 我的能力可以凈化鬼氣, 但凈化的過程卻相當折磨人。 而且我也只是試一試, 不保證一定成功。 所以你要做好吃盡了苦頭, 最后卻還是只能無奈赴死的心理準備。 ”

柳慶一臉驚訝, 他做夢也沒想到還會有這樣的峰回路轉。

雖然峰回路轉之后不一定就是柳暗花明,

但至少眼下, 他看到了一絲重新變回普通人的希望。

“我試。 ”他略一思忖就同意了讓祁采蘩幫他凈化鬼氣, “試了我或許還能有一線生機, 可如果不試, 我就真的沒有任何希望了。 ”

祁采蘩看向柳嬸子母女, 柳嬸子擦著眼淚對她微微點頭。

她在心底嘆息一聲, 然后將視線轉向默默為他們帶路的老莫, “莫叔, 麻煩您先帶柳嬸子母女倆下山。 小白和慶慶留下。 ”

她看了一眼騎在毛驢上, 眼神里滿滿都是探究和興味的神曜, “神先生也請先行一步, 我和小白還有事, 就不和您一起了。 ”

神曜卻是動也不動, 他居高臨下對著祁采蘩露齒一笑, 那笑容既燦爛又邪肆, “我就算了。 正好我累了, 需要稍作歇息呢。 ”

祁采蘩原本也沒抱太大希望, 所以聽到神曜這麼說, 她也只是微微嘆息一聲。

“我也想留下, 我不放心慶慶。 ”柳嬸子見神曜留下了, 那份不想離開的心情頓時生根發芽, 長成了參天大樹。

然而祁采蘩卻一口拒絕了柳嬸子留下的請求, 她對柳嬸子道:“你和薇薇必須走。 ”

柳薇一臉倔強, 她扯著柳嬸子的衣襟, “我不走!”

祁采蘩蹙眉, “你們沒有其他選擇。 要麼你們跟老莫先走, 要麼我們所有人一起走。 ”

她言下之意,

分明是說如果這對母女非要留下, 那她就不會再給柳慶凈化鬼氣。

柳薇眼淚頓時流了滿臉, 可一向對他們還算友善的祁采蘩這次卻是寸步不讓——她可不想在防備神曜作妖的同時, 還要被兩個關心則亂的普通人影響。

剛才她已經說過了, 凈化鬼氣的過程相當痛苦, 這兩人要是在旁圍觀, 保不齊就會因為柳慶飽受折磨而控制不住的哭喊著沖過來, 打斷凈化過程。

要是神曜再趁機做點什麼, 那她和殷維白可就真要顧此失彼、分身乏術了, 所以她很清楚自己絕不能在這個時候犯糊涂。

柳慶走過去, 眼帶哀求輕輕推了一把柳嬸子, “媽、薇薇, 你倆先跟著莫叔走。 ”

柳嬸子捂著嘴小聲哭泣, 眼神里滿滿的都是不舍和擔憂, 但她到底還是狠下心來, 帶著不斷掙扎的柳薇走掉了。

祁采蘩松了口氣, 她遞了個眼色給殷維白。

殷維白對她微微頷首。

祁采蘩稍微安心了一點, 她遞了一塊干凈毛巾給柳慶, “疊成小塊放到嘴里咬著, 以免等下咬到舌頭。 ”

柳慶乖乖照做。

雖然祁采蘩已經提前給柳慶打了預防針, 但凈化的痛苦卻遠遠超出了柳慶的想象。

伴隨著他體內黑氣的不斷蒸騰消散, 他感覺自己的骨骼、筋脈、肌肉、皮膚,

似乎都被打碎重組了一遍。

雖然祁采蘩已經盡可能快的幫他凈化, 但他卻依然感覺自己仿佛被折磨了一個世紀之久, 如果不是母親和妹妹的淚眼一直在他腦海里輪番浮現, 他都想干脆一死了之, 讓自己徹底解脫了。

他好不容易熬過了大概三分鐘, 熬到了祁采蘩開始為凈化工作收尾, 神曜卻突然出手, 朝他彈出一個內里烏黑的小圓球。

殷維白第一時間發現了他的小動作, 但身體的反應速度卻跟不上意識, 以致于他只能眼睜睜看著那小黑球射向柳慶。

然而就在此時, 一個胖成了發面饅頭的青年男子卻鬼魅一般出現在了小黑球與柳慶之間。

他用與他的肥胖體型完全不符的閃電般的速度, 將那顆小黑球原路擋了回去。

神曜接那小黑球接的十分輕松, 但臉上神色卻不再如同剛才那樣愜意中帶著篤定和肆意。

他揉著眉心對那白胖男子道:“我說古胖子, 你能不能不要再糾纏我了?我對男人, 尤其是像你這麼胖這麼丑的男人, 真的沒有任何興趣。 ”

祁采蘩:

殷維白:

兩人面面相覷, 俱是一臉的難以置信。

被神曜叫作“古胖子”的白胖男子呸了一聲, “說得好像小爺對你這種一肚子壞心眼兒的變t混蛋有興趣一樣。

話音未落, 他整個人就已經炮彈一樣朝著神曜彈射而去。

神曜見機很快, 白胖男子撲到時, 他早就已經朝著右側躲了開去。

然而那個白胖男子卻比他速度還要快上一線, 神曜躲開的下一瞬, 白胖男子就已經如影隨形跟了過去。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