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88章 半吊子的貨色

之后的五六分鐘時間里, 神曜和白胖男子一個逃一個追, 速度之快讓祁采蘩和殷維白根本無法看清他們到底哪個占了上風。

不過他們倒是發現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在目不轉睛盯了白胖男子大約十秒之后, 祁采蘩問殷維白, “我怎麼感覺那人好像在變瘦?”

殷維白嘴角微抽, “不是你感覺, 是他確實在變瘦。 ”

祁采蘩摸著下頜一臉驚奇, “這該不會就是那人的特殊進化能力吧?”

殷維白攤攤手——情報太少, 他也不知道。

“喂!兩個臭小鬼!”

兩人正小小聲說著話, 那個白胖男子——現在已經不能叫對方白胖男子了,

他已經成功瘦身了至少四十斤, 他右手微勾, 示意祁采蘩和殷維白上前。

兩人這才發現神曜居然已經不知所蹤, 他們不約而同對視一眼, 然后一起小心翼翼挪著步子走到了那人對面。

“萬花筒的?”那人狹長的鳳眼里迸射出刀鋒一樣的銳利目光, 那份銳利甚至讓人忽視了他的白嫩和圓潤。

殷維白“嗯”了一聲。

他和祁采蘩都穿了萬花筒的戰斗服, 稍微有點常識的進化者都能認出他們, 所以他很坦率地就承認了自己和祁采蘩的真實身份。

然而那人卻依然用他刀鋒一樣的銳利目光, 一臉挑剔的審視著他和祁采蘩, “新人?”

殷維白有點兒摸不著頭腦, 他反問對方, “閣下跟萬花筒有舊?”

那人下頜微揚, “沒有。 ”

殷維白眉梢微蹙——沒有?沒有這貨干嘛還用一副“我是老前輩”的口吻挑剔他和祁采蘩?

就算對方實力比他和祁采蘩強, 那也不代表對方就有資格對萬花筒指手畫腳啊。

畢竟他和祁采蘩都只是萬花筒的普通戰斗人員, 真要踢館, 這貨也該去找萬花筒的最高戰力連霄和蘇世懿啊。

他正百思不得其解, 就聽對面那人輕飄飄來了一句, “小爺是萬花筒的元老之一, 仍然在役, 不能算是有舊。 ”

殷維白:

這貨就不能一口氣把話說完麼?

他蹙眉看向對面那人, “您有證據麼?”

古海嗤笑一聲, “現在的臭小鬼都已經變得這麼囂張了嗎?居然還敢指著小爺的鼻子要證據。 ”

殷維白一臉黑線——他手都沒抬好嗎?用的什麼指著他鼻子要證據?

好在古海也沒有太過刁難殷維白, 他丟了一個代表自己身份的六角形徽章給殷維白, “回去跟阿霄和阿懿說, 讓他們好好訓練新人。 像你們這種半吊子的貨色, 以后就不要再放出來丟人了。 ”

殷維白第一次因為蘇世懿之外的人怒火熊熊無法克制, 他手上用力, 古海的那個六角形徽章差點兒被他捏得變了形。

他忍著氣將徽章丟還給古海, “那麼, 古前輩, 如果您沒有其他事情, 我們就先告辭了。 ”

古海一臉嫌棄的對兩人擺了擺手, “走吧走吧, 別留在這里礙小爺的事兒。 ”

殷維白忍了又忍才沒有出言不遜, 他將視線轉向祁采蘩和柳慶, “走吧。 ”

祁采蘩“嗯”了一聲, 兩人帶著已經恢復了少許體力的柳慶去追老莫他們。

至于古海, 能把神曜打跑的家伙, 完全不需要他們給予多余的擔心。

出了深山, 老莫第一時間向蘇世懿匯報了祁采蘩和殷維白的任務完成情況。

蘇世懿對祁采蘩的凈化能力很感興趣,

他當即決定讓祁采蘩和殷維白把柳慶帶回須臾城就近觀察。

柳嬸子和柳薇死活不肯留在附近的村鎮過正常生活, 祁采蘩無奈之下, 只得將她們母女也一起帶去了須臾城的萬花筒總部。

雖然一路沒少經歷危機與驚嚇, 但為了能夠和柳慶一起生活, 柳嬸子母女倆每次都選擇了咬牙忍耐和盡力適應。

殷維白很滿意她們這副努力不給其他人添麻煩的態度, 相處的時間越久, 他對這母子三人的態度就也越發溫和。

當然, 這“溫和”只是相對之前而言的, 跟祁采蘩比起來, 殷維白的態度依然稱得上不冷不熱。

一行人有驚無險的回到萬花筒總部, 柳慶立刻被顧書寧帶去了醫務室和科研組做各種檢測, 祁采蘩和殷維白則留在蘇世懿那里講述事情經過。

蘇世懿倒是沒有責怪祁采蘩擅作主張, 他只是微微嘆息著對祁采蘩說了一句, “七七, 與眾不同會很辛苦的。 ”

祁采蘩表情略顯迷茫, 殷維白卻瞬間變了臉色。

蘇世懿對他擺擺手, “你別緊張。 萬花筒以前怎樣對待七七, 以后還會待她一如既往, 我說的是這世間的其他進化者。 ”

以前殷維白和祁采蘩就曾經了解到, 這世間的絕大多數進化者都非常仇視鬼化者,

他們認為鬼化的都不是好東西, 理所當然應該全部抹殺。

只有極少數人才覺得, 只要不作惡, 鬼化者也應該有活著的權利。

可即便是這極少數的一部分進化者, 也不是人人都敢將自己的觀點暴露出來。

他們為了自保, 基本都默契地選擇了在主流的聲音里保持緘默。

“除了進化者, 鬼化者們也基本都會把七七視作眼中釘、肉中刺。 ”蘇世懿笑瞇瞇提點祁采蘩和殷維白, “她的能力太特殊了。 那些完全沒有變回正常人想法的鬼化者一旦聽到風聲, 絕對會把她當成最優先消除對象的。 ”

祁采蘩不由自主打了個哆嗦, 她對蘇世懿道:“那我以后豈不是隨時隨地都會被追殺?”

“也沒那麼夸張啦。 ”蘇世懿笑容不改, “只要你別太頻繁的使用這項能力。 ”

祁采蘩點頭如搗蒜, “嗯嗯, 我一定盡可能少的使用這項能力。 ”

殷維白以手撫額。

他知道蘇世懿是在一本正經的嚇唬祁采蘩, 但為了祁采蘩好, 殷維白并不準備拆穿蘇世懿。

“對了, 我們還遇到了一個姓古的青年男子, 是他幫我們趕走了神曜。 他說自己是萬花筒的元老之一。 ”

殷維白此言一出, 蘇世懿頓時情不自禁的挑了一下眉。

他刷刷幾筆畫了個簡單的人物畫像,

然后將畫像遞給殷維白, “是長這樣麼?”

殷維白搖搖頭, “眼睛很像, 但其他地方就我們遇到的是個近似球形的白胖子, 不過后來他倒是因為戰斗迅速瘦了大概四五十斤的樣子。 ”

“那就是他沒錯了。 ”蘇世懿以手撫額, “他是不是態度很囂張, 而且還自稱‘小爺’?”

殷維白點點頭。

張嘴就喊他和祁采蘩“臭小鬼”, 態度確實囂張的可以。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