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95章 池魚

四人都是生死邊緣走了好幾回的進化者, 老漢態度的前后轉變、兩名壯漢親切到可疑的“好客”態度、村子里縈繞著的淡淡血腥氣, 這一切的一切, 無一不讓四人心生警惕。

他們利用自己過人的五感仔細觀察著、感受著周圍的環境, 結果這一觀察, 還真讓他們發現了一些證據。

從村口到第二戶人家的短短距離內, 他們就在墻壁上、墻角里發現了七八處綠豆大小的暗紅色血漬, 不多, 明顯是被收拾整理過, 但收拾整理的人顯然不怎麼細心。

四人什麼也沒說, 就那麼跟著兩名壯漢去了村子正中的農家小院。

那兩名壯漢把他們帶到堂屋就退了出去, 沒一會兒, 兩名神色呆滯的中年婦人端著兩個大盤子走了進來。

她們是來給祁采蘩四人送吃食的, 雖然那由糠皮、野菜等物混合而成的吃食粗糙到讓人無法下咽, 但祁采蘩卻還是客客氣氣跟兩人道了聲謝。

要是正常情況下, 祁采蘩肯定不會收對方的食物, 不僅不會收, 她甚至還會視情況貼補對方一些。

可眼下她卻是沒那個心情憐憫別人了。

送走了那兩名中年婦人之后, 祁采蘩就把堂屋的門栓掛上了。

四人誰也沒有休息的意思, 明紹抱著刀守在顧書寧身邊, 殷維白和祁采蘩則分別檢查了一遍位于堂屋東西兩側的兩間起居室。

起居室里空無一人, 陳舊破爛的粗布被褥散發著濃重的奇怪氣味, 祁采蘩也說不好那到底是霉味還是臭味。

兩人在屋里走了一圈, 然后從門口探頭出來, 對著明紹和顧書寧微微搖頭。

“守著。 ”明紹只說了這麼兩個字, 祁采蘩和殷維白就又各自退回到兩側的起居室里去了。

不過他們并沒有走到起居室里側去, 而是就那麼站在了起居室門口。

這樣的距離可以讓他們有充分的時間作出反應, 無論是對方破窗而入還是明紹那邊需要支援——雖然明紹需要支援神馬的實在機會渺茫。

四人就這樣三站一坐, 靜靜在屋子里等著夜里必然會有的變故, 一直到他們暫住的小屋被黑沉的濃郁鬼氣包圍。

幾乎凝結成了液體的濃郁鬼氣像蛇一樣從門縫里涌了進來, 一直在裝睡的明紹拔刀出鞘, 四人在他的眼神示意下破門而出。

第一個沖出屋子的當然是明紹, 這家伙直接一刀劈開了那扇陳舊木門。

祁采蘩、殷維白和顧書寧緊緊跟在他身后, 這時候的祁采蘩和殷維白, 主要任務就是保護顧書寧。

兩人和明紹的站位遙相呼應, 三人圍成一個等邊三角形, 顧書寧則被包圍在三角形的正中央。

院子里, 原本還在等著他們被鬼氣侵蝕的一眾鬼化者頓時朝他們包圍過來。

“嘖, 真是麻煩。 ”明紹一邊抱怨一邊腳下發力朝正發號施令的羅剎鬼沖了過去。

那羅剎鬼此時并沒有顯露出自己的本來面目, 乍一看上去, 他其實就是一個略顯壯碩的青年男子。

但當明紹一刀劈過去, 這貨卻立刻就現出原形來了。

他直接用自己變形之后的手臂接了明紹一刀, 然后, 就沒有然后了。

明紹的刀乍看普通, 但其實卻是萬花筒專門開發出來用于對付鬼化者的。

在與進化者的戰斗中, 隱藏屬性一直沒有得到發光發熱機會的這把刀, 此時制造出的驚人戰果讓身為明紹隊友的祁采蘩和殷維白都相當吃驚。

在那只羅剎鬼的慘嚎聲里, 他用來擋刀的那條手臂冒著濃濃黑煙吧嗒一下掉在了院子里, 然而明紹的刀卻并沒有因為砍掉了敵人一條手臂就停下或者減速。

在多數人目瞪口呆看著眼前這一幕的時候, 明紹飛快調整了一下攻勢, 將刀尖直接送進了羅剎鬼的胸膛。

與此同時, 一簇簇來自連霄的絢麗火焰也沿著明紹的唐刀一路席卷, 直接燒到了羅剎鬼身上。

生死關頭, 羅剎鬼也顧不上慘嚎了, 他抬起自己僅剩的一條手臂就要對明紹發起反擊, 然而明紹卻已經搶先一步把自己左手握著的那兩把承載了連景睿電元素之力的彈簧刀插進了羅剎鬼的右眼當中。

剎那間, 火光和電光一起將羅剎鬼吞沒, 而給他造成了如此之多傷害的明紹卻在這一刻拔刀后撤, 完美避過了羅剎鬼的倉促一擊。

祁采蘩他們還好, 對明紹的實力心知肚明, 那些被羅剎鬼統帥的鬼化者此時卻個個都迷茫著、畏懼著, 根本不知自己到底該如何是好。

原本羅剎鬼是命令他們攻擊明紹等人的, 可這才一個照面, 羅剎鬼就已經被對方一頓猛砍, 眼看著都要掛掉了, 而他們卻還沒有對明紹四人形成有效包圍, 就更不要說對這些人造成什麼傷害了。

如此懸殊的實力對比, 這些家伙如何還敢對明紹他們動手?

群龍無首的鬼化者們有一瞬間的遲疑和呆怔, 但很快就有一小半的鬼化者選擇了逃跑和繼續攻擊。

他們都是已經進化過一次的夜叉鬼, 顯然平時沒少作惡, 這種的祁采蘩他們當然不會手下留情。

很快, 那些繼續攻擊他們的就被祁采蘩和殷維白給聯手滅掉了, 而明紹則已經提著唐刀去追殺那些逃跑的鬼化者。

那些都是實力遠遠不如那只羅剎鬼的, 明紹能一個照面干掉羅剎鬼, 祁采蘩和殷維白當然不用擔心對方應付不來區區幾個已經喪失了斗志的夜叉鬼。

而事態的發展也確實一如他們所料, 明紹很快就提著帶血的唐刀奔了回來。

不過這一次他并沒有立刻對院子里的其他鬼化者動手, 因為這些鬼化者居然主動求死了。

包括在村口阻止他們進村的老漢在內, 這些一心求死的鬼化者原本都是這村子的村民。

他們雖然因為羅剎鬼使用鬼氣侵蝕人類或其他動物的能力而被迫變成了鬼化者, 但鬼化的程度卻還不是很深。

這當然跟他們鬼化的時間尚短有關, 但他們內心對變成鬼化者、對肆意作惡的抗拒顯然也是讓他們保留了理智和人性的主要原因。

面對這種無辜被牽累的普通人, 冷漠如明紹也沒辦法一刀一刀把他們全都送進閻王殿。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