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105章 秘密任務

“就這些?”蘇世懿全程微笑著聽完了祁采蘩的講述, 然后用一種非常輕描淡寫的口吻這樣問了一句。

祁采蘩呆呆點了一下頭——這些還不夠嚴重嗎?

蘇世懿似是看穿了祁采蘩的心理活動, 他眉頭都沒皺一下, 就那麼一臉輕松的對祁采蘩微微擺了下手, “不是什麼大事兒。 不過, 這段時間你還是先不要到z國去了, 免得人單勢孤遇到危險。 ”

祁采蘩“呃”了一聲, “就沒有其他我能做的了嗎?”

蘇世懿略一沉吟, “你別說, 還真有。 等風頭過去, 我準備派幾個人去把那個春陽孤兒院給滅掉, 這任務我覺得非你莫屬。 ”

祁采蘩直接呆住了,

不過很快驚喜的表情就占據了她整張臉龐。

她努力按捺住自己想要蹦起來的, “那我就等著您的命令了。 ”

“嗯。 ”蘇世懿擺擺手, 示意祁采蘩可以走了。

祁采蘩轉身離開, 然后一路蹦蹦跳跳回了自己房間。

此時, 殷維白、蘇雪、上官彥三人正聚集在祁采蘩的房間里等著聽消息。

他們之前原本是打算陪著祁采蘩一起去見蘇世懿的, 但卻被祁采蘩很堅決地拒絕了, 三人無奈, 只能留在這里等候第一手消息。

“你心情很好。 ”祁采蘩才一進門, 殷維白就下了這樣的論斷, “看來次長沒準備責罰你。 ”

蘇雪斜他一眼, “我都說了哥哥肯定不會怪罪七七, 偏你瞎操心。 ”

上官彥眉眼彎彎打著圓場, “七七沒事就好。 ”

“何止沒事, 我還有另外一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們呢。 ”祁采蘩在殷維白身側落座, 然后把蘇世懿準備派人端掉春陽孤兒院的消息告訴了在座諸人。

殷維白喜出望外, “到時候算我一個!”

蘇雪和上官彥也在一旁點頭附和, “別漏了我們。 ”

祁采蘩眼眶微濕, “放心, 到時候我肯定抓著你們一起去。 ”

時間轉眼就過去了近五個月之久, 終于, 由祁采蘩他們引發的惡性殺人案件在z國的輿論里漸漸淡去。

而在這期間, 蘇世懿果然一手抹平了這事兒可能掀起的所有波瀾。

祁采蘩他們四個就像從來不曾在z國對普通人類大開殺戒一般, 很是平常的過完了這五個月中的每一天。

祁采蘩不知道蘇世懿是如何做到的, 她也沒有去仔細探究的心思, 反倒是殷維白, 因為蘇世懿表露出的這份本事, 終于不再排斥幫著蘇世懿處理萬花筒的日常事務。

他的心思很簡單。

他想把同樣的力量捏在自己手里, 這樣以后他就可以在不依賴別人的前提下, 為祁采蘩提供同樣嚴密的保護了。

次年三月, 祁采蘩在z國惹下事端的第六個月, 蘇世懿終于發布了滅掉春陽孤兒院的秘密任務。

這個任務即使是在萬花筒內部也屬于高度保密的極機密任務, 除了連霄和蘇世懿, 知情的人也就只有被選中參與此次任務的祁采蘩、殷維白、蘇雪、上官彥、連景惠。

一行五人幾經輾轉, 最終在殷維白的帶領下來到了春陽孤兒院。

時隔數年, 祁采蘩眼下所看到的春陽孤兒院跟她離開之前已經有了很大區別。

當然, 也有可能是當年祁采蘩炸掉春陽孤兒院之后, 周菁菁就選擇了與原來截然不同的風格進行重建。

“大家小心了, 這里進化者很多,

那些由普通人充當的明面上的保鏢也全部都有熱武器。 ”作為掌握了第一手情報的帶頭人, 在過來之前, 殷維白顯然很是下了一番苦功調查春陽孤兒院。

祁采蘩四人點頭表示了解。

“那就按我們計劃好的, 七七, 由你先動手。 ”

殷維白話音才落, 祁采蘩就已經迫不及待發動了自己“云山霧罩”的特殊進化能力。

當濃霧籠罩住了整個春陽孤兒院, 五人這才按照殷維白手里路線圖的標注, 翻墻進去, 然后直奔隱藏在孤兒院地下的那個私人研究所。

這時候, 那些負責孤兒院安保工作的保鏢也已經意識到了不對勁, 不過他們的反應速度比起祁采蘩他們的潛入速度來實在慢的不值一提。

等到這些人終于層層匯報上去, 祁采蘩他們早就已經摸到了目標地點。

大量的炸藥被他們用最快的速度同時引爆, 新建不過數年的周菁菁的研究所在短短數秒的時間里就已經重新變成了一片廢墟。

不得不說, 在這一點上周菁菁確實很幸運。

前后兩次足可置她于死地的大爆炸, 這女人居然全都完美避了過去。

這一次她倒沒有像上次一樣恰巧從研究所里出來, 他只是去會客室跟她的貴客們談了一筆關于進化者的販賣交易。

在方天澤叛逃之前, 這些事情基本都是方天澤在處理, 但在他叛逃之后, 周菁菁卻再也沒有假手于人。

倒不是沒人想要討她歡心、博她信任, 只不過這些妄圖取代方天澤成為春陽孤兒院“人上人”的家伙, 周菁菁卻是一個也看不上眼。

倒不是說那些人真的就差勁到周菁菁根本不屑一用, 她只是疑心病發作, 看誰都覺得加倍可疑。

這份多疑讓她時至今日也不敢放棄她的普通人保鏢團隊, 因為她害怕萬一失去制衡的力量, 那些她千方百計搜羅到手, 然后又無所不用其極控制住的進化者就會把她碎尸萬段。

這也是為什麼祁采蘩的大霧攻擊, 沒有第一時間就招來設法破解的進化者——不是他們飯也不夠迅速, 而是他們根本沒有在春陽孤兒院擅自采取行動的權限。

他們常年被藥物控制, 根本就不敢去踩踏周菁菁設下的這條底線。

而祁采蘩他們當然也很清楚這一點, 甚至殷維白的作戰計劃也很好的利用了這個并不算短的時間差。

他們用最快的速度炸掉了春陽孤兒院的地下研究所, 然后又用最快的速度沖向了周菁菁等春陽孤兒院核心成員用來“辦公”的那棟四層小樓。

然而遺憾的是, 他們并沒有在那里找到作為罪魁禍首的周菁菁。

據那些已經被嚇破膽的“工作人員”供述, 周菁菁在他們到來之前大約半分鐘的時候, 就已經被一個不知打哪兒冒出來的奇怪男人給帶走了。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