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14章 如假包換的“臭”男人!

祁采蘩一愣, 片刻后她支起上半身對殷維白笑了笑, “雖然我很感懷渾然不覺, 仔細幫他掖好被角之后, 祁采蘩就又重新躺回了自己原來的位置。

雖然身體素質已經今非昔比, 但第一晚夜宿山野, 殷維白依然冷的根本睡不著。

嗯, 就是冷的, 絕對沒有其他原因。

祁采蘩則與他截然相反, 即使冷的臉色青白、渾身冰涼, 這貨依然睡的又沉又香。

怕她凍傷或者凍病, 殷維白搖著她的肩膀試圖將她喚醒。

然而很快, 殷維白就被熟睡中的祁采蘩當成暖爐一把抱進了自己懷里。

臉色爆紅的純情少年原地石化了好一會兒,

然后又跟川劇變臉似的, 臉色來來回回變化了好幾遭。

不過最后他倒是不知出于何種原因突然下定了決心——他不僅沒有推開祁采蘩, 而且還悄悄變出幾條毛茸茸的狐貍尾巴, 把自己和祁采蘩環在了溫暖的皮毛里。

第二天, 祁采蘩是在讓她無比愜意的柔軟與溫暖當中睜開眼睛的。

殷維白很警覺, 祁采蘩睜開眼睛的那一瞬, 他就嗖的一下把自己的狐貍尾巴收了回去。

祁采蘩一手摸了個空, 不由骨碌一下爬了起來, 睜著眼睛四處找。

殷維白繃著一張臉, 神情嚴肅的輕咳一聲, “睡醒了就趕緊起來吧, 我們不是還要繼續趕路嗎?”

昨天祁采蘩已經跟他說過了, 進化者的數量這些年雖然一直在增多, 但普通人對進化者的態度卻依然稱不上多麼友好。

除了祁采蘩這種被抓去做人體實驗的, 以及那些被當成超級戰力牢牢掌控在官方勢力或者其他組織手中的, 還有很多進化者在覺醒之初就直接被普通人用各種方式殺掉了, 再不然就是被當成怪物驅逐到了根本不適合生存的地方。

雖然也有對進化者包容度比較高的國家或者地區, 但在那些地方, 絕大多數進化者也依然是普通人深深忌憚的對象。

出現這樣的情況, 一方面是因為人們總是對神秘又強大的東西抱有畏懼和排斥心理, 另一方面則是因為他們已經習慣了站在食物鏈的最頂端, 根本接受不了這種陡然降臨的地位落差。

再加上也不是所有的進化者都愿意安分守己好好生活, 總有那麼一些人會因為突然得到了凌駕于眾人之上的力量而心態失衡, 繼而做出危害社會的事情來。

雖然這樣的人在進化者中只占了很小的一部分, 但媒體的力量卻讓事件的影響力持續發酵擴散, 以致于普通人直到現在也把進化者當成妖怪、惡魔一類的生物厭惡著、畏懼著。

在這樣的大環境下, 進化者很難過上相對正常的生活。

這樣的情形一直持續到10年前, 彼時那些原本就在某國或者某地區掌握著極大話語權的人里也開始出現進化者。

為了自身的利益, 他們開始聚集周圍的進化者, 并憑借著進化者之間的彼此抱團, 與本國或本地區那些身為普通人的其他掌權者展開激烈角力, 并最終達成了一種微妙平衡。

同樣是在那一年, 最早的一批進化者們在世界最初發生異變的地方, 開始建立屬于進化者的城市“須臾”。

須臾城獨立于世界上所有的國家和地區之外, 因為環境并不適合普通人長期滯留, 所以那里九成以上的居民都是進化者和假扮成進化者的鬼化者。

從十年前發展到今天, 須臾城已經初具規模。

祁采蘩如今要去的, 也正是這個自由與混亂并存、獨屬于進化者的城市。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