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16章 放不開也不原諒

殷維白記得, 剛才夏子瑜說的是, “我是薔薇王座第一執行部隊的隊長夏子瑜”。

第一執行部隊和第二執行部隊, 這明擺著還是有差別的啊!

尤其這個第一執行部隊還越過第二執行部隊找上了他和祁采蘩。

“你想如何?抓我回去嗎?”祁采蘩沒有殷維白那麼冷靜, 也沒有殷維白那麼聰明, 她身體微微弓起, 一副一言不合就要跟對方拼命的架勢。

夏子瑜雙手虛抬向下按了按, 示意祁采蘩冷靜, “你別緊張, 我不是來抓你的。 我是來招攬你們的。 ”

殷維白臉一黑。

別以為他沒聽出夏子瑜話里“你”和“們”之間的微妙停頓!

他確實剛覺醒沒錯, 可他也沒有差勁到只能給祁采蘩做個添頭吧?

要是換在半個多月以前, 祁采蘩在他眼里還是“進化者前輩”的時候, 他或許不會介意自己只能做個添頭。

可問題是, 在過去的半個多月時間里, 祁采蘩在他心里的光輝偉岸人設, 早就已經崩的渣兒都不剩了好麼?

祁采蘩是個超級大路癡, 無論煮粥還是烤野味都只能做出黑暗料理, 對人沒什麼防備心, 想事情顧前不顧后, 做事情有目標沒計劃, 也從來不考慮可能遇到的突發狀況

而殷維白呢, 人家雖然年紀比祁采蘩小, 可架不住人家是真聰明啊!

他頭腦靈活、思維縝密、邏輯清晰, 而且還很擅長學以致用。

那些對祁采蘩來說只存在于書本中的理論知識, 這段時間殷維白可沒少把它們用在認路、看天氣、找水源、決定什麼時候到哪里借住之類的事情上面。

祁采蘩還一臉懵逼呢, 人家殷維白就已經無師自通成了野外生存小達人。

那感覺就像有人跟你一樣每天吃吃玩玩不學習, 最后你上了專科, 對方卻突然搖身一變, 成了全國高考狀元。

那酸爽, 嘖嘖

也虧得祁采蘩是個心跟磨盤一樣寬的, 不然就這麼每天被殷維白打擊著,

她哪天徹底喪失活下去的勇氣都不稀奇。

這麼一個證據確鑿的低智兒童, 殷維白怎麼可能服氣只給對方做個添頭呢?

他的表情讓夏子瑜也意識到了自己的態度似乎有點兒不對勁。

她倒不是覺得自己沒有重視殷維白這麼一個沒有任何突出表現的小進化者有什麼問題, 畢竟在她的世界里, 一直都是強者制霸天下、弱者安靜如雞。

誰要是敢沒本事還瞎嗶嗶, 那絕對會有一大批人主動跳出來教導他人生至理。

所以吧, 夏子瑜只是對自己傷害了一顆敏感脆弱的少男心而略有不忍。

小孩子嘛, 又是才剛覺醒的, 夏子瑜覺得自己應該對殷維白寬容一些。

她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然后借機轉換話題, “如我剛才所言, 薔薇王座在國內地位特殊, 我可以向你保證, 只要你加入了薔薇王座, 那麼以后就絕對不會再有人因為春陽孤兒院的事處罰你或者找你麻煩。 ”

夏子瑜那副“我吃定了你”的態度讓祁采蘩非常不爽, 她硬邦邦的回了夏子瑜四個字, “我不加入。 ”

夏子瑜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她小口微張, “你說什麼?你不加入?你犯下的罪行全都一筆勾銷, 懲罰或是報復全都到此為止不好嗎?你總不至于天真的以為,

你真能和周菁菁背后的勢力單打獨斗吧?”

祁采蘩冷笑, “以前也沒人相信我能從春陽孤兒院逃出來!怎麼, 周菁菁的野男人沒有告訴你, 我以前都是被人叫廢物點心窩囊廢的?”

這怎麼說翻臉就翻臉了?她也沒說什麼很過分的話啊!夏子瑜有點兒懵。

她摸摸鼻子, 試探著對祁采蘩道:“我知道你對孤兒院有怨氣, 可你不是已經把孤兒院給炸掉了嗎?再跟對方死磕下去, 對你根本沒有任何好處。 ”

祁采蘩才不管這些。

從頭到尾, 她就沒有追求過什麼“好處”!

她不聰明, 不識時務, 不會臉上笑嘻嘻、心里麻麻批, 可她也有她的堅持, 也有她絕對不能妥協的事。

智商不夠她可以耐心來湊, 情商不足她可以真誠來補, 實力不夠她可以花更多時間打磨自己, 可誰要是讓她跟周菁菁那些人一笑泯恩仇, 那她只想問對方一句, “麻蛋老子殺你全家, 然后再跟你一筆勾銷, 就問你勾還是不勾!”

刀子扎在誰身上誰才知道痛不痛, 那些折磨、痛苦、煎熬, 是她在承受, 而不是其他的什麼人, 他們有什麼資格要她原諒或者放過, 有什麼資格對她的選擇指手畫腳?

別跟她說什麼狗屁的“退一步海闊天空”, 也別跟她說什麼“冤冤相報何時了”,

橫豎死的不是他們的父母血親是吧?

她就是死心眼兒怎麼了?

她軸礙著誰了?

她就是放不開也不原諒!

見她緒卻神奇的開始退潮。

她結結巴巴的解釋道:“我我就是怕自己拖累了你。 ”

殷維白一臉嫌棄的斜睨著她, “說得好像你以前沒有拖累過我似的。 ”

祁采蘩眼淚在眼眶里打轉, 唇角卻控制不住的揚起笑容。

她有獨自作戰、毀譽由人的孤勇, 可她同時也渴望和他人彼此信賴、互相扶持的溫暖與柔情。

“我這輩子做過的最正確的事, 一定就是當初偷偷溜進了你家車子的后備箱。 ”她對著殷維白笑, 那笑容熱烈而真誠。

殷維白頓時紅了臉, “我都不知道, 原來你還有這麼肉麻的時候!”

被兩人徹底無視的夏子瑜一臉惆悵。

她這種智慧、實力與美貌并存的美人兒, 難道不是應該走到哪里都引人注目嗎?

怎麼這兩個小家伙不是仇視她, 就是無視她呢?

難道是她最近忙于工作疏忽了保養, 所以魅力下降了?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