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20章 兄弟你是認真的嗎?

殷維白是返祖型進化者, 返祖的獸形是六尾狐貍, 嗅覺之靈敏遠超尋常進化者。

極端靈敏的嗅覺能夠幫助他發現環境當中的任何氣味異常, 但相對地, 任何稍微強烈一些的氣味對他來說也都會變成一種折磨。

他的這一長串噴嚏打下來, 酒吧里其他客人的哄笑聲和調侃聲頓時響成一片, 那個濃妝艷抹的年輕女人自覺丟了面子, 臉都黑成鍋底了, 哪里還顧得上欣賞什麼美少年?

她嬌哼一聲, 然后就轉身走回了自己原來的座位, 而祁采蘩和殷維白則默默去了酒吧最里面的小小角落。

他們都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

一進門就遭遇哄笑和調侃, 兩人一時半會兒都很難讓心情恢復如初。

祁采蘩點了兩杯果汁, 然后兩人就一直呆呆坐在座位上, 等著尷尬的氣氛自動消除。

然而還沒等他們迎來那個時刻, 酒吧里就突然詭異地安靜了下來。

之前的熱鬧嘈雜就像被什麼人突然按下了暫停鍵一樣, 此時此刻, 酒吧里的所有人都正默默注視著那個大步走向酒吧最里面的美麗中年女子——樂和酒吧的老板娘巫月。

那是一個集合了妖嬈與冷艷兩種矛盾風情的大美人, 她五官精致, 身段玲瓏, 因為身高只有一米五五, 兼之骨架纖細, 所以看上去小巧又瘦弱, 十分的惹人憐愛。

再加上她在三天前才剛經歷過丈夫的背叛、陷害以及買兇謀殺, 所以眾人此時面對她, 都有種是在面對易碎玻璃娃娃的感覺。

尤其那些平時嘴巴刁毒最愛嘲笑別人的, 此時個個都把嘴巴緊緊閉了起來, 生怕自己哪句話說的不對, 就把這個已經足夠凄慘的柔弱女子又往死路上推了一把。

直到對方風風火火從他們身前走過, 眾人這才后知后覺的意識到, 對方似乎并沒有他們想象中那麼脆弱和難過。

至于絕望什麼的,

那就更加看不出來了。

祁采蘩這時候正好因為好奇往外看了一眼, 然后她就看到巫月竟然從風衣的右邊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槍。

“她她有槍。 ”想到這里可能馬上就會發生流血事件, 祁采蘩頓時慌張起來, 她拉著殷維白就要離開酒吧, “我們不能留在這兒了, 這里馬上就要出事了, 會有警察過來的。 ”

“走這邊。 ”殷維白這時候也已經看到了那女子手里的槍, 他用力拉了一下祁采蘩, 示意她跟自己往洗手間那邊走。

洗手間里沒有人, 他進去轉了一圈, 然后就把祁采蘩一起拉了進去, “我們從這里翻窗出去, 不然被門口的監控拍到我們這個時候離開, 我們肯定會被當成重點懷疑對象的。 ”

兩人打開窗子翻了出去, 然后在落地的那一瞬, 兩人先后被人用刀背給干脆利落的打暈了。

“第三次了被人打暈”失去意識前, 祁采蘩迷迷糊糊的想著。

再次睜開眼睛時, 祁采蘩是躺在冰冷水泥地面上的。

在她和殷維白旁邊, 一個眉目冷峻、眼神兇狠、身材高挑的少年人正低聲和剛才那個持槍走進酒吧的中年女子巫月說著什麼。

他腰上掛著兩把唐刀, 緊實的肌肉線條流暢、充滿力量感。

“醒了?那就帶著你的同伴, 老老實實跟過來。

”祁采蘩睜開眼睛的那一瞬, 對方就已經居高臨下看了過來。

祁采蘩不敢反抗——這是一個危險程度不輸薔薇王座那位黑色死神的少年。

她半扶半抱的把殷維白從地上扶起來, 然后又把他的左臂環過自己的脖頸, 帶著他一起隨那少年離開。

她注意到, 那名曾經持槍走進酒吧的中年女子并沒有跟他們一起, 而是轉身朝著另外一個方向, 快速隱沒在了人群里。

三人沉默著走了大約三分鐘, 殷維白終于醒了過來。

他才一睜開眼, 祁采蘩那張滿是歡喜和慶幸的臉就映入了他眼簾。

他掙扎著站直了身體, 然后低聲對祁采蘩道了一聲謝。

祁采蘩微微搖頭, 然后小聲把兩人現在的處境跟殷維白說了一遍。

殷維白忍不住嘆氣。

已經兩次了, 他們總是出了虎穴又入狼窩。

進化者的世界, 果然很危險。

祁采蘩沒有再說什麼, 她側著身體, 不著痕跡的用右手撫過殷維白有些腫脹發紅的脖頸后側——那是之前那少年打過的位置。

“還疼嗎?”那少年下手很有分寸, 所以祁采蘩很快就把殷維白的脖頸恢復到了受傷之前的狀態。

殷維白對她淺淺一笑, “已經不疼了。 ”

祁采蘩立刻笑了起來, 發自內心的喜悅和愜意讓她整張臉都開始熠熠生輝。

殷維白看在眼里, 原本很是沉重的心情不知怎麼竟也跟著輕松起來。

大約十分鐘后, 那少年將他們帶到了街角的一家甜品店里。

甜品店里只有一位客人, 那位客人是個一眼看去根本辨不出雌雄的超級大美人。

他身材頎長偏瘦, 肌膚瑩白如玉, 五官精致、容色昳麗, 柔順飄逸的長發在腦后高高豎起, 發色黑中泛紫, 手指纖長白皙, 雖然坐著輪椅, 但卻絲毫不減其風姿之秀美。

他周身上下, 最美的是他的那雙眼睛。

他的眼睛很大, 深紫色的眼眸靈動而神秘, 仿若盛滿星光, 極其漂亮, 讓人被他看上一眼, 就會情不自禁生出把世間一切均都雙手奉上的沖動來。

聽到門口傳來的腳步聲, 他緩緩抬頭, 對著那少年綻放出一個溫暖而絢麗的笑, “阿諾。 ”

被他稱作“阿諾”的少年全名叫作顧書諾, 正是那個把祁采蘩和殷維白押來甜品店的冷峻少年。

他示意祁采蘩和殷維白走到自家魔王大人的面前去, “任務很順利, 這是那兩個企圖跳窗逃走的進化者, 據巫月說, 他們十有八/九看到了她掏槍殺人。 ”

“我們只看到了她掏槍, 沒有看到她殺人!”祁采蘩這話才一出口, 袖子就被殷維白狠狠扯了一下。

她轉頭看向殷維白, 殷維白忙遞了個“你別說話”的眼色給她。

這特麼, 在這個國家, 在這件事里, 你看到人家掏槍跟看到人家殺人, 根本就沒有任何區別的好嗎?

這麼迫不及待的舉報自己, 兄弟你是認真的嗎?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