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27章 和氣生財

阿布不知道其實祁采蘩和殷維白其實只是嘴上厲害, 他們的所謂搶人頭, 其實只是代指兩人打倒敵人的數量, 并不是字面意義上的搶人頭。

殷維白在覺醒之前一直生活在溫室里, 別說殺人傷人了, 他連殺雞宰魚都是適應了差不多二十天才不再反胃的。

至于祁采蘩, 她雖然因為過去的經歷, 已經習慣了面對一些需要打上馬賽克的畫面, 但她其實也不是那種動輒就能要人性命的性格。

真正性命攸關的時候, 這兩人會如何選擇還不好說, 但眼下他們確實從未殺過人。

然而阿布并不清楚這些,

此時, 他正暗暗后悔自己以貌取人, 一時不慎得罪了這些小怪物們。

不過后悔歸后悔, 該做的事他還是要爭分奪秒的趕快去做——不抓緊時間的話, 阿坦搞不好就要被那個年紀最小的女孩給踢死了。

他一邊對著蘇世懿等人點頭哈腰, 一邊硬擠出了一個代表謙恭友善的笑, “諸位, 諸位, 這都是誤會, 誤會。 還請你們大人不記小人過, 饒了我阿坦兄弟。 ”

蘇世懿依然還是之前那副笑意盈盈的表情, 他歪著頭好整以暇的問阿布, “代價呢?”

——他其實一點兒都不介意別人怎麼評價他, 但該挖好處的時候他也絕對不會手軟心軟。

若非如此, 扮豬吃老虎豈不是就少了很多趣味?

阿布一開始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但很快他就發現蘇世懿的眼神那是相當認真, 認真到讓人忍不住懷疑他是不是換了芯子。

不然這麼一個飄飄欲仙、不染凡塵的絕世美男子, 怎麼可能這麼擅長趁火打劫?

他糾結了一下才試探著對蘇世懿道:“那要不, 我再多給您百分之一的礦石作為補償?”

“太少了。 ”蘇世懿沒有生氣, 而是直截了當地跟對方談起了“生意”, “至少要多百分之五, 我才會考慮繼續此次任務。 如果在任務的基礎之上你還想要留他一命,

那麼你就必須再多給我百分之五的礦石作為補償。 ”

阿布的心臟在滴血。

他們發布的任務, 是幫助包括他本人在內的二十多名卡拉帝國的進化者平安抵達須臾城, 而萬花筒要求的任務報酬則是一種卡拉帝國獨有的珍貴礦石。

這種礦石他們一共也沒弄到多少, 蘇世懿一口氣就又多要了百分之十, 那他們到了須臾城要拿什麼立足?

“快點兒決定哦, 不然你那位叫作阿坦的同伴可就要魂歸地府了。 ”蘇世懿下頜微抬, 示意阿布看已經昏迷過去的阿坦。

阿坦此時的模樣極其可憐, 他鼻青臉腫, 口鼻處和衣襟上滿是鮮血, 壯碩的身體像個破布口袋, 聲息全無的倒在地面上。

阿布牙一咬心一橫, “百分之十就百分之十, 但你得弄點藥給我們, 我要給我阿坦兄弟治傷。 ”

蘇世懿瞇著眼睛笑, “治傷啊這個容易。 不過不能免費, 畢竟我們的藥品也不是大風刮來的。 ”

阿布膝蓋一軟, 差點兒就給蘇世懿跪下了。

打了他們的人, 然后再讓他們自己出錢治傷, 萬花筒的這些人, 強盜都沒他們會算賬!

要不是還指望著對方帶他們去須臾城, 他都想直接讓人對著他們開槍了。

蘇世懿好整以暇的看著阿布變臉。

哼, 真以為他好欺負啊?罵了他還想讓他無償給治傷, 簡直就是癡心妄想。

顧書諾斜了一眼阿布, “快點兒決定吧, 你那個同伴馬上就要休克了。 ”

阿布臉一黑, “我給!我給總行了吧?”

他瞪著蘇世懿, “說吧, 你到底想要什麼?”

蘇世懿笑著伸出兩根修長筆直、白皙如玉的手指, “再多給我們百分之二的礦石, 我們就負責把你的那位阿坦兄弟治好。 他應該是你們的最高戰力之一吧?要是變成累贅, 那可就太可惜了。 ”

阿布的臉更黑了, 他心說阿坦變成累贅難道不是你們害的?你居然還好意思在這貓哭耗子假慈悲, 這臉皮厚的, 都能趕上城墻了!

他豎起一根手指, 用一種不容回絕的認真神色對蘇世懿道:“最多百分之一, 而且你們必須在出發之前就讓他恢復行動能力。 要是你們不能接受……”

蘇世懿打了個響指, “成交。 ”

他如此爽快, 阿布反而懊惱起來——不是他喜歡跟人沒完沒了的討價還價, 而是蘇世懿的態度讓他感覺自己吃了虧, 殺價殺得不夠狠。

他是個帶了一大堆累贅的窮人, 每一分錢都很有必要掰開了精打細算的花。

蘇世懿很喜歡阿布現在的懊惱和后悔, 他對蘇雪招手, “阿雪, 帶他過來。 ”

蘇雪一向唯蘇世懿之命是從,

聽到對方這麼說, 她立刻拖尸體一樣拖著阿坦走了過來。

“這是我們萬花筒獨家研制的進化者專用藥, 最多半個小時就能讓他重新活蹦亂跳起來了。 ”蘇世懿抬手, 丟了一個小小的透明玻璃瓶給阿布。

阿布半信半疑, 拿過小藥瓶打量了半天才小心翼翼將瓶子里的藥液喂給阿坦。

阿坦這時候已經因為疼痛恢復了些許意識, 藥液一入口, 他就下意識地吞咽起來。

蘇雪此時已經重新站到了蘇世懿身后, 她小聲嘀咕, “這種人我們干嘛還救他?就讓他回爐重造不好嗎?”

蘇世懿微笑, “和氣生財嘛。 ”

阿布的臉扭曲了一下——大哥, 和氣生財難道是你打了人然后再高價賣藥給人的意思嗎?你到底有沒有文化!

蘇雪冷哼, “大叔, 你就知足吧。 上一個敢像他這麼說我哥哥的人, 現在已經窮的只能賣褲衩兒了。 ”

殷維白憋笑憋的神色扭曲, 祁采蘩則一個沒忍住直接笑噴了。

阿布擔心情形繼續往不受控制的方向發展, 所以他根本不敢反駁這個一言不合就踢人的暴力女孩。

他唯一能做的, 就是忍氣吞聲的低下頭, 默默觀察阿坦的傷勢。

萬幸阿坦確實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健康, 這讓阿布郁悶的心情得到了很大緩解。

“薩比娜, 你帶萬花筒的諸位去休息。 ”在發現藥液確實有效之后, 阿布就把自己的另外一個同伴喊了出來。

他很擔心口沒遮攔的阿坦等下會再次開罪蘇世懿等人——他可沒有另外百分之一的礦石可以擅自做主給人了, 所以他決定先把蘇世懿他們給支開。

事到如今他也算是看明白了, 萬花筒的這些人雖然看著都弱的一比, 但他們的真實實力卻絕對不容小覷。

無論是觀察力、警覺性、反應速度, 還是戰斗力、抗擊打能力, 人家都處于絕對的優勢地位。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