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28章 簡單、粗暴、有效

阿布有充分的理由懷疑, 對方其實早就發現了一直藏在建筑物里拿槍指著他們的薩比娜——那個棺材臉少年的刀一直沒有放下不說, 那個坐輪椅的青年也一直維持著最無懈可擊的防守姿勢, 而且還總是似有若無的拿眼角余光打量薩比娜的藏身之處。

冷靜下來, 注意到這些小細節之后, 阿布立刻就意識到了自己一方的絕對弱勢地位。

這讓他隱隱有些后悔找了萬花筒的人當保鏢——他們被人家連鍋端了的可能性大到讓他絕望, 可他卻又不能臨時反悔, 一來他們惹不起對方, 二來他們沒那個本事僅靠自己擺脫卡拉帝國官方勢力的無盡追殺,

所以他只能沿著既定的道路往下走。

至于對方會不會直接搶了東西走人, 他連想都不敢想。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 一切陰謀詭計都將毫無用處, 他不認為自己僅憑智謀呃, 智謀還是算了, 在耍心眼兒上面他還真沒什麼信心與那個一看就不好惹的輪椅男相比。

至于槍支, 那玩意兒在卡拉帝國的政府軍手里確實很有殺傷力, 但在他們這些外行人手里, 那些槍支即使比冷兵器好用, 好用的程度也相當有限。

至少, 它們絕對無法在關鍵時刻起到扭轉乾坤的決定性作用。

所以他只能暗暗祈禱, 祈禱對方確實如同他之前聽說的那樣, 一言九鼎, 極有信用。

阿布胡思亂想間, 薩比娜已經從藏身的廢棄房舍里走了出來, 她對蘇世懿等人微微頷首, “幾位請跟我來。 ”

薩比娜是個約麼二十五六歲、皮膚白皙細膩的豐滿女子, 長相很有卡拉帝國特色。

她帶著蘇世懿等人左彎右繞, 很快就從鎮子外面繞到了鎮子的另外一邊, 而阿布則揪著已經恢復了行動能力的阿坦耳提面命, 要求他之后務必謹言慎行, 千萬別再得罪那些煞星。

大約一個小時后, 蘇世懿從阿布那里收到了作為報酬、補償以及醫藥費的全部礦石,

除了蘇雪和顧書諾, 沒人知道他是怎麼操作的, 反正那些礦石就那麼在眾人面前消失不見了。

祁采蘩和殷維白都很好奇, 但他們和蘇世懿等人的關系還沒有熟絡到可以刺探這種消息, 所以兩人不約而同選擇了保持沉默。

阿布他們那撥人就更不用說了, 阿坦才剛因為冒犯蘇世懿而倒了大霉, 這時候他們當然不會再去擼蘇世懿這頭人形猛虎的胡須。

“把你們的人都帶到這里來吧。 ”礦石入袋, 蘇世懿立刻進入狀態, 開始履行自己作為萬花筒主事者的責任。

阿布瞅了一眼阿坦, 阿坦三步并作兩步跑去其他溶洞叫人。

沒一會兒, 躲在其他溶洞的卡拉帝國的進化者們就陸陸續續走了進來。

他們并沒有靠近蘇世懿等人, 而是成群的湊在一起, 遠遠地打量著這幾個一看就不屬于卡拉帝國的陌生人。

“不是說一共24個?”當阿坦最后一個走進溶洞, 負責清點人數的顧書諾轉頭看向作為主事者的阿布, “另外兩個哪里去了?”

阿布神色沉痛, “死了。 跟其他人一樣, 死在了帝國軍人手里。 ”

溶洞內有一瞬間的靜寂, 不過這靜寂并沒有持續太久。

非常時期,

他們沒有太多時間傷感。

所以在短暫的沉默之后, 阿布就打起精神開始安排出逃事宜。

他先是簡單向自己的21名同伴介紹了蘇世懿等人, 然后又要求他們在接下來的逃亡之旅當中務必配合蘇世懿等人, “誰要是不聽指揮擅自行動, 被丟下了可別怪我沒有提前和你們交代。 ”

人群有短暫的不平靜, 但在阿布的積威之下, 到底沒人敢站到人前公然反對他這個主事者的決定。

阿布提著的心放進了肚子里——老天保佑, 他總算不用再為自己同伴的有眼無珠破財了。

將主場讓給蘇世懿, 阿布抹著額頭冷汗退到了薩比娜身邊。

“諸位, 時間緊迫, 我就單刀直入的說了。 我的要求有三個。 第一, 不得擅自離隊。 第二, 不得傷害普通人。 第三, 必須服從命令聽指揮。 ”蘇世懿一如繼往的溫柔愛笑, 但在場諸人卻誰也無法忽視他語氣里的認真強勢和不容置疑。

當然也有不信邪的愣頭青想要表達自己的不滿和不屑。

他們花錢請的是保鏢, 不是祖宗, 這群拿了他們豐厚報酬的老弱病殘看著也不是很厲害, 有什麼資格在他們這些金主面前擺出一副要上天的拽樣兒來?

只是他們還沒來得及開口, 阿布就已經重重咳了兩聲,

“蘇先生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在抵達須臾城之前, 包括我本人在內, 我們所有人都要聽從蘇先生的安排。 我們要走哪條路線、什麼時候出發、什麼時候休息、在哪休息、休息多久、要不要戰斗、誰去戰斗、戰斗到什麼程度、何時撤退這些全部都由蘇先生決定。 誰要是不聽話, 可別怪我對他不客氣。 ”

人群里一個約麼二十六七歲、打扮的流里流氣的男青年頓時不樂意了, “阿布大哥, 這誰去戰斗也由外人安排怕是不妥當吧?要是他們故意安排兄弟們去送死”

“這一點你盡管放心, 我們絕對不會主動要求諸位參與戰斗。 ”沒等橫眉立目的阿布開口訓斥對方, 蘇世懿就已經笑瞇瞇打斷了對方的話, “確切來說, 我們其實一點兒都不希望諸位參與戰斗。 ”

除了阿布和薩比娜, 其他卡拉帝國的進化者全都愣住了。

不用他們參與戰斗?這可能嗎?

那個流里流氣的男青年將懷疑的眼神投向蘇世懿, “你不會想說, 就憑你們幾個就能對付卡拉帝國的政府軍吧?”

蘇世懿歪著頭, 恰到好處的表現出了自己的疑惑, “我們為何要對付卡拉帝國的政府軍?我們的交易內容只是護送你們平安抵達須臾城吧?”

阿布眼睛一亮,

“你有辦法繞開他們?”

蘇世懿笑了笑, “當然。 不然我為何要求你們聽我指揮?”

阿布高興的直搓手, 但包括那個流里流氣男青年在內的少數幾個人卻蹙眉的蹙眉、黑臉的黑臉。

不過他們并沒有立刻跳出來跟蘇世懿唱反調——比起報仇, 當然還是性命更重要, 在弄清蘇世懿等人的真實實力、靠著他們走到邊境線附近之前, 這些人是不會主動招惹政府軍, 從而讓自己陷入險境的。

于是, 溶洞里的一眾人等就這麼各懷鬼胎的達成了表面上的一致意見。

蘇世懿對此渾不在意——他不怕別人敷衍他, 因為他要的本來也就只是這個事先告知并取得對方同意的過程。

有了這個過程, 之后他就可以完全的占住道理, 盡情地殺伐果決。

誰要是敢不服氣, 那他就打到對方服氣為止, 就是這麼的簡單、粗暴、有效。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