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40章 我這不正搶著呢嗎?

簡單吃過早飯, 蘇世懿帶著隊伍繼續朝須臾城所在方向前行。

阿布已經讓人就地取材弄了五副簡易擔架, 包括中年胖子以及流里流氣男青年在內的五個卡拉帝國傷員, 此時已經被他們的其他同伴轉移到了簡易擔架上面。

他們沒有萬花筒諸人的全力救治, 如今也就只是勉強維持在不死狀態。

除了揮之不去的疼痛感覺, 他們的傷口還因為沒有得到及時救治而開始紅腫發炎。

為此這五人沒少哀求阿布幫他們治療, 但阿布卻始終只有一句話用來回復他們——我沒那個能力。

那五人軟硬兼施都沒能起到作用,

抱著萬分之一的希望, 他們開始向自己的其他同伴求助。

然而讓他們大失所望的是, 他們的那些同伴, 沒有一人敢為他們說情。

狼群的兇殘以及蘇世懿的決絕反擊徹底嚇到了這些卡拉帝國的進化者們, 他們如今只想安然抵達須臾城, 然后盡快與蘇世懿等人分道揚鑣。

為了達成這一目標, 倒是有不少幫忙抬擔架的卡拉帝國進化者要求中年胖子等人保持安靜, 不要因為大吵大嚷惹惱了蘇世懿等萬花筒成員。

當然, 他們的認慫對象僅限于蘇世懿等人, 對絕不可能殺掉他們的阿布、阿坦和薩比娜, 這些人嘴上不說, 心里的不滿、不忿、不服卻是與日俱增。

說白了, 他們就是在欺軟怕硬, 在仗著別人的厚待和寬容蹬鼻子上臉。

再說中年胖子, 在發現自己孤立無援的那一瞬, 他終于清楚意識到了自己如今的處境。

他開始跟阿布賣慘, 哭的鼻涕一把淚一把, 要求阿布看在他弟弟的份上再幫他最后一次。

阿布臉色十分難看, 但這個中年胖子的弟弟對他來說顯然屬于軟肋一樣的存在。

他心里厭煩, 但卻不得不強打起精神, 為他們善后買藥。

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氣, 他一臉羞愧的找上了蘇世懿,

“蘇先生, 上次的藥, 能麻煩您再賣一點給我嗎?”

蘇世懿不愿意在這個當口賣藥給他, 索性瞇著眼睛信口開河, “沒了。 ”

“什麼?!”阿布還沒開口, 那個流里流氣的男青年就已經大叫起來。

這荒山野嶺的, 除了蘇世懿, 他們根本就沒地兒買藥或者看傷。

也就是說, 如果對方鐵了心不肯賣藥給他們, 那他們幾人的這傷勢, 可就只能等到下山之后再設法求醫了。

疼雖然也很難受, 但比疼更麻煩的, 是萬一耽誤了最佳救治時間, 他們很有可能會徹底變成殘廢。

這是包括流里流氣男青年在內的五人無論如何也無法接受的。

他紅著一雙眼睛緊緊盯著蘇世懿, “你不就是想要錢嗎?你開個價!別他娘的在這里故意為難人!喂!阿布!還有你!趕緊把礦石拿點兒給他們!耽誤了老子治傷, 老子跟你沒完!”

巫月被他給氣笑了, “說沒有就是沒有!你再瞎逼逼, 信不信姑奶奶把你們其他骨頭也給打折?”

躺在擔架上大口喘氣的中年胖子臉色鐵青, “你你們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的明明是你們!”巫月冷哼, “別以為我們次長脾氣好, 你們就可以像跳蚤一樣可勁兒蹦跶!這荒山野嶺的, 你最好別逼著姑奶奶把你殺了再毀尸滅跡!”

中年胖子原本就是只紙老虎, 之前蹦跶的歡, 無非就是自以為拿捏住了阿布等人。

現在阿布懶得管他, 蘇世懿等人又隨時可能翻臉殺人, 這讓中年胖子一下就心虛氣短起來。

尤其巫月還拿槍口對準了他腳腕, 一副隨時都會開槍的架勢。

他臉色接連變幻, 憤怒、不甘、憋屈、怨恨最后定格在了委屈巴巴和可憐兮兮上面。

“阿布, 阿布兄弟, 都是哥哥不好, 哥哥知道錯了, 求你幫幫哥哥。 ”他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 同時還試圖伸手去扯阿布褲腳, “你就當是看在我那弟弟的面子上, 再幫我最后一回最后一回。 ”

阿布躲開了中年胖子的兩條胖胳膊, 但卻沒有拒絕這人的苦苦哀求。

他看向蘇世懿, 眼神里滿滿都是哀求, “蘇先生, 麻煩您再救他們一次吧。 我保證只此一次, 以后我絕對不會再為他們求您。 ”

蘇世懿抬眼看他, “你就不怕養虎為患?我看他們對你可沒有感達理。 ”

中年胖子氣得臉色發紫, 其他人卻噗笑出聲——肥肥短短的四肢、圓滾滾的肚子、脖子上層層疊疊的肉褶, 可不就是一頭直立行走、肥頭大耳的白豬麼。

阿布心好累。

明知自己不是人家的對手, 這胖子為什麼還要不死心的一再去撩撥人家?

這不是自己找虐嘛!

他暗暗嘆了口氣, 然后開口將話題引回正軌, “十倍就十倍, 麻煩您給我三人份的傷藥。 ”

“阿布大哥!”因為這邊格外熱鬧而漸漸圍攏過來的卡拉帝國進化者們聞言, 至少有八成通過這一聲呼喚表達了自己的不同意見。

那些可都是他們在須臾城安身立命的錢!

憑什麼他們要為那幾人闖下的禍買單?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