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53章 堅持乃是為了狗

“左手!左手!哎呀你是蝸牛嗎?動作怎麼這麼慢啊!”

“踢人居然只用腳發力, 你那兩條腿難道是擺著看的?”

“啊哈哈哈哈哈, 好一個滾地葫蘆!”

“我說你到底行不行啊?怎麼菜成這樣?”

“你是閉著眼睛在打靶嗎?這也偏的太夸張了!”

“噢噢噢, 好球!打得好!再來一球!”

“哇哈哈哈哈哈, 你看看你這臉, 簡直就是個褪了半邊毛的小號豬頭。 ”

“次長那家伙到底看中你倆什麼了啊?一個個跟軟腳蝦似的, 根本派不上用場啊!虧他還神秘兮兮的吊人胃口。 ”

“”

諸如此類各種讓人火冒三丈的話, 銀狩說了足足兩個多小時。

一向自尊心極強的殷維白被它氣得一佛出世二佛涅槃,

就連素來好脾氣的祁采蘩, 到最后也是火冒三丈。

兩人全都變成了炮仗一點就著, 偏銀狩絲毫沒有察覺自己到底做了什麼好事。

它一邊叨咕著“無聊”一邊打著哈欠飄走了, 全然不知因著它的這一通刺和擔憂, “次長會不會有點兒操之過急了?七七和小白才剛適應了c級的訓練計劃, 這麼快就把難度提升到b級, 他們豈不是又要受傷了?”

“誰讓七七有著近乎逆天的治愈能力呢。 ”被顧書寧硬拉過來的顧書諾雙手環抱在胸前, 臉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平淡和冷靜, “既然怎麼折騰對方都不會殘也不會死, 那他當然可以放開了手隨便折騰。 ”

顧書寧和連景惠被他這麼一說, 只覺腳底心涼氣直冒。

兩人的表情俱都有些一言難盡, 顧書寧更是嘴角直抽, “哥, 其實你可以講的委婉一點的。 ”

顧書諾在顧書寧面前倒是平易近人, 他瞅了一眼自家妹妹, 然后特別實在的回了對方一句, “我已經盡量委婉了。 ”

顧書寧:“”

顧書寧敗下陣來, 連景惠則在一旁捂嘴偷笑。

在那之后, 祁采蘩和殷維白又先后完成了b級和a級的訓練計劃。

一直到三個半月之后, 他們兩人全都徹底脫胎換骨,

蘇世懿這才大發慈悲, 允了他們不必再日日泡在訓練場。

除了苦逼日子終于告一段落, 祁采蘩和殷維白還迎來了另外一件小小喜事——他們, 終于不必再管蘇雪叫“師父”了!

出師的同一時間, 他們獲得了稱呼對方一聲“阿雪”, 把對方當成戰友以及同伴, 而不是傳道授業解惑者的資格。

“以后你倆就是戰斗組的組員了, 記得要好好表現哦, 不然的話”以這句看似是鼓勵, 實則乃是威脅的話作為結束語, 蘇雪結束了自己的教官使命。

至于祁采蘩和殷維白的文化課, 他們早在兩個多月之前就已經決定了要加入戰斗組, 所以那些深層次的理論知識, 比如輔助型進化能力的開發與運用, 他們就沒有繼續學習下去了。

也就是說, 他們的理論課程, 早在兩個多月之前就已經暫且宣告結束了。

在那之后, 每天晚上的三個小時空閑時間, 就都被兩人用在了自己進化能力和精神力的研究與試用上。

“終于結束了!”蘇雪離開后, 祁采蘩毫無形象的攤成大字, 躺倒在了訓練場的地面上。

殷維白伸手示意她起身, “別躺著了, 我們還有一件超級重要的事, 必須現在去做成。 ”

祁采蘩把手遞給他, 由著他把自己拉起來, “是雪師阿雪布置的最后任務?我怎麼一點兒印象都沒有?”

“因為根本就沒有什麼最后任務。 ”殷維白的紫眸里閃爍著灼灼光華, “我說的必須現在去做的事, 是暴打銀狩!”

“啊!”祁采蘩立刻來了精神, “你不說我差點兒就給忘記了!光顧著高興地獄修行之旅的終結了!”

兩人擼胳膊挽袖子, 氣勢洶洶沖向城堡一樓——這個時間, 連霄十有八/九在一樓。

作為他寵物的銀狩, 即便此時不在, 那它也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所以, 祁采蘩和殷維白決定直接去守霄待狗。

只是, 他們才剛沖到一半, 蘇世懿就已經派了顧書諾來找他們出任務。

“有任務, 跟我走。 ”顧書諾對著顧書寧以外的人, 基本都是一張冷靜又冷淡的棺材臉, 他只對兩人說了這短短的六個字, 然后就直接轉身走人了。

祁采蘩和殷維白面面相覷。

他們很意外。

雖然蘇世懿說了很快就會給他們倆安排任務, 可這個“很快”也著實太快了一點兒。

這特麼, 他們的訓練才剛結束了不到兩分鐘啊!

“喂!阿諾!”他們小跑著朝顧書諾追去, 一邊追祁采蘩還一邊跟顧書諾搭話兒, “你走慢一點兒, 先跟我們說下是什麼任務。 ”

顧書諾直接忽視了她的前半句話, 行進速度絲毫未變, 他板著臉,

丟給祁采蘩三個字, “打群架。 ”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