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54章 全是笨蛋的那一邊

“啊?”祁采蘩懷疑是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 她下意識看向殷維白, 結果就見殷維白也是一臉錯愕。

她揪了一下自己的頭發, “跟誰打啊?萬花筒還接這種業務的嗎?就我們三個去, 人數有點兒少吧?”

顧書諾一臉的不耐煩, “你的問題太多了!”

他兩道眉毛皺的都能夾死蚊子了, 祁采蘩一見, 立刻識趣的閉了嘴巴不再說話。

顧書諾面色微舒, 他帶著祁采蘩和殷維白, 一路從房頂、墻頭, 取直線前往事發地點。

遠遠地, 祁采蘩就聽到有人正在志得意滿的猖狂大笑, “哈哈哈哈都給我綁起來帶回去!鐘吾那個肌肉混蛋要是不親自上門來贖人,

我就把這些家伙全都做成風干人肉!”

“我看你們誰敢!”一聲驚天怒吼從另一邊傳來, 一個身材高挑健碩、肌肉虬結, 飛機頭、倒八字眉、吊梢眼、眼神兇惡、鼻梁高挺的年輕男子帶著呼呼風聲狂奔而至。

“呦, 這不是鼎鼎大名的鐘瘋子嘛, 我還以為這次你要當縮頭烏龜了呢!”之前那個猖狂大笑的鬼臉人顯然根本沒把鐘吾放在眼里, 他一邊示意下屬繼續綁人, 一邊對鐘吾出言譏諷。

鐘吾也知道自己這方寡不敵眾, 但他卻絲毫沒有退避或者等待的意思。

他一馬當先殺入人群, 在他身后, 他的小弟們也個個嗷嗷直叫。

顧書諾、殷維白和祁采蘩全都看得嘴角直抽——感情, 你們打架都是靠吼?

“到了, 就是這里。 ”顧書諾丟下這麼一句就拔出唐刀殺入人群。

祁采蘩忙揚聲問了顧書諾一句, “我們幫哪邊?”

顧書諾頭也不回的殺向鬼臉人, “全是笨蛋的那一邊!”

祁采蘩:“”

——恕她眼拙, 看不出來哪一邊全是笨蛋。

不過, 她也不是沒辦法分辨敵我。

參照物不僅有, 而且還很多。

默默瞄了一眼已經接連砍傷兩名鬼臉黑袍人的顧書諾, 祁采蘩在一群鼻青臉腫的大男人對顧書諾的不滿和抗議聲中, 默默把手伸向了身邊一個沒有戴鬼臉面具也沒有穿黑色袍子的娃娃臉。

那娃娃臉雖然肚子上開了個大洞, 但吼起顧書諾來卻依然聲音洪亮、氣勢十足, “喂!你小子說誰笨蛋呢?別以為你幫老子打架, 老子就嗷~~~”

他話才說到一半, 一聲格外銷/魂的慘嚎聲就突兀地傳進了在場眾人耳朵里。

祁采蘩默默收回戳在那娃娃臉傷口上的手指, 然后一臉無辜的換了個胖子開始給對方治傷。

那胖子左邊胳膊以一個奇怪的角度扭曲著, 右邊臉頰上、肩膀上、胳膊上、胸口上以及大腿上, 到處都是槍傷。

他奄奄一息的躺在娃娃臉身旁, 只剩了最后一口氣吊在喉嚨里, 是現場所有她需要救治的人里傷勢最重的, 所以祁采蘩選擇了最先給他治傷。

她把對方的胳膊略微擺正, 然后又用一個橢圓形的水球將對方包裹其中。

這是她治愈能力的另外一種應用形式——將治愈的機能賦予食物、飲品甚至植物, 使之具備治愈功能。

在遇到蘇世懿等人之前, 殷維白就建議她盡可能不要暴露自己的特殊體質, 以免給自己帶來不必要的危險。

祁采蘩深以為然, 她琢磨了好久又試驗了好多次, 這才總算開發出了如今的這種應用形式。

早在幫那些村民治傷時, 她就曾經將自己的治愈能力附著到清水里。

只不過當時那些受傷的村民都還可以自主吞咽, 且受傷的地方也不是很多, 所以祁采蘩就直接給了他們有著特殊效果的清水, 讓他們像喝藥一樣喝下去。

而她眼前的這個胖男人, 他都已經看到黃泉路上的彼岸花了, 祁采蘩當然要用最直接有效的辦法跟閻王爺搶人了。

那些包裹住胖男人的清水像有自主意識一般, 一點一點順滑而自然地沿著胖男人身上的創口流進流出,

很快, 胖男人的呼吸就平穩了下來, 他身上的傷口在快速愈合。

與此同時, 清水也已經因為血液、污物、子彈碎片而變得不再清澈。

娃娃臉目睹了全過程, 他從一開始的吃驚到后來的震驚, 再到現在的狂喜和敬畏。

是的, 敬畏。

常年在刀口上討生活, 娃娃臉很清楚什麼樣的傷勢是足以致命的。

同樣的, 他也很清楚一個能夠在關鍵時刻起死回生的大夫, 對他們這種刀頭舔血的人來說是何等的寶貴和稀缺。

萬花筒, 真是了不得, 竟然連這種能人都收攏到了組織里。

與他一水兒的正面情緒相反, 鬼臉人那邊的所有人在震驚過后, 就都立刻對祁采蘩生出了極大敵意。

這特麼, 就她給人治傷的這速度、這療效, 他們要是任由她給黑幫的這些傻子治傷, 那他們這大半天的時間, 豈不是就白忙活了?

白忙倒還在其次, 最重要的是, 他們冥府之門也有人受傷啊!

對方零傷亡, 他們人員持續損耗, 這架還有的打嗎?

意識到不妙, 好幾個戴著白色鬼臉面具的黑袍人立刻朝著祁采蘩殺了過來。

殷維白正因為祁采蘩對娃娃臉傷口的那壞心一戳而唇角含笑, 見那些人氣勢洶洶圍攏過來, 他立刻主動迎了上去。

一腳, 一腳, 又一腳, 他出腿的速度極快, 那幾個黑袍人很快就被他給踢飛了出去。

與此同時, 祁采蘩也已經完成了對娃娃臉傷口的治療。

“我的天!”娃娃臉看殷維白打斗看得目瞪口呆。

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少年, 看著既不高也不壯, 可他的戰斗力卻已經遠遠超過了他們黑幫的絕大多數成員。

厲害了萬花筒, 這等前途無量的少年人都能收歸己用。

娃娃臉胡思亂想期間, 祁采蘩又治好了兩個傷勢較重的黑幫成員。

至于另外的那幾個, 他們傷勢不重, 祁采蘩于是就又用了老辦法——一人一個小水球, 自己仰脖兒等水喝去吧。

“喂!完事兒了就過來參與戰斗。 ”祁采蘩正想觀察一下如今戰況,

時刻注意著全局的顧書諾就已經對她發出了新的指令。

祁采蘩應了聲“好”, 然后就加入到了殷維白那邊, 幫他一起對付那些戴著白色鬼面具的黑袍人。

倒不是她不把顧書諾當同伴, 或者她對顧書諾有意見, 而是, 她根本就沒有能夠幫到顧書諾的地方。

畢竟就連比她強了很多的鐘吾, 都被顧書諾一臉嫌棄的給趕到一邊去了。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