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55章 需要社會關愛的智障兒童

此時的顧書諾, 正手握兩把唐刀, 一刀接一刀的砍向那個戴著紅鼻子白色鬼面具的黑袍人。

這人就是之前嘲笑鐘吾的那個鬼臉人, 此時, 他再不復剛才的囂張狂妄。

拼著挨了顧書諾兩刀, 這貨帶著十幾個還能自由行動的下屬跑了, 剩下的那些則全都被他們留在了混戰現場。

鐘吾叉腰大笑, 笑完了又吩咐自己的頭號狗腿, “馬三兒, 去把那兩個小子帶過來, 讓他們給阿諾幾個道聲謝。 今天要不是他們來得及時, 咱們可贏不了這麼漂亮。 ”

言下之意就是——他們還是會贏。

當然, 這貨并不是暗搓搓在表達什麼七拐八彎的花花腸子,

他只是盲目自信, 對自己以及自己的小弟都超有信心。

馬三響亮的“哎”了一聲, 但他一個轉身, 卻發現鐘吾讓他帶過來的兩個小年輕兒, 居然不知什麼時候憑空消失了!

他在原地團團轉了一圈, 然后又揪過幾個兄弟細細查問。

鐘吾的眉心蹙成了個川字型, 他問馬三, “人呢?剛剛不還在這兒呢嗎?”

“剛剛確實還在, 但是吧, 大概兩三分鐘之前吧, 他們就匆匆忙忙離開了。 ”馬三一張臉苦的都能滴下水來了, 他尷尬的搓著手, “要不, 老大, 我去把人追回來?”

“不用了。 ”顧書諾搶在鐘吾前面對馬三道:“sc-7的那幫人已經過來了, 我們該撤了。 ”

鐘吾一聽, 忙讓馬三指揮著自己的小弟火速撤離。

至于他自己, 他已經像塊狗皮膏藥一樣黏上了顧書諾。

顧書諾趕他走, 他不僅不走, 反而還自顧自解釋起剛才的那事兒來, “馬三兒新認識了個戴眼鏡的小子, 那小子有個小兄弟, 被馬戲團的人賣給了冥府之門。 他不知道人已經被賣給了冥府之門, 于是就偷摸去了馬戲團救人, 結果他自己也被人家給抓了。 雖然最后他好不容易從馬戲團逃了出來, 但要去跟冥府之門搶人, 他哪有那個能耐?所以他就找上我們黑幫了。

祁采蘩聽得嘴角直抽。

這都什麼爛名字!冥府之門, 馬戲團, 黑幫。

相比之下, 果然還是萬花筒最正常——雖然也正常不到哪里去。

還有這個鐘吾, 他說眼鏡男沒能耐跟冥府之門搶人說的好像他自己就有那個能耐似的!

今天要不是顧書諾帶著她和殷維白來幫忙, 他們黑幫還不是一樣要吃虧!

鐘吾絲毫沒有察覺祁采蘩正默默吐槽自己, 他就跟沒有看到顧書諾的冷臉一樣, 非要跟他勾肩搭背, “今天你幫了老哥大忙了, 老哥請你喝酒!”

顧書諾額上青筋直跳, “我不去!把你爪子拿開!”

鐘吾哈哈笑, “別這麼見外嘛, 走了, 走了。 ”

然后, 他不由分說就把顧書諾給拽走了。

祁采蘩跟在后頭, 小聲跟殷維白咬耳朵, “你注意到沒?阿諾沒有拔刀。 ”

殷維白“嗯”了一聲, “看來他對這個鐘吾容忍度還挺高。 ”

可不是高麼, 都跟萬花筒的人一個待遇了。

祁采蘩摸著下巴, 小心臟里八卦之火熊熊燃燒。

鐘吾熟門熟路將三人帶去了黑幫的一家酒吧, 這酒吧并不對外營業, 里面包括工作人員在內, 所有人都是黑幫成員。

鐘吾充分顯示出了他的熱情豪爽, 他大手一揮, 酒吧的工作人員就給眾人送上了一大堆酒瓶酒杯。

緊接著,

吃的也陸續被人端了上來。

鐘吾的兩個小弟和他們老大一樣自來熟又粗神經, 他們熱情地喊著“小兄弟”, 然后就要過來和祁采蘩以及殷維白勾肩搭背。

祁采蘩一臉黑線, 殷維白則出手如電, 飛快捏住了兩人手臂, 然后又輕輕用力, 將兩人推去了對面的位置上。

那兩人先是一個怔愣, 待到回過神來就不約而同“嘿”了一聲。

他們從座位上一躍而起, 然后紛紛嚷著要跟殷維白單挑。

殷維白一臉黑線。

單挑是個什麼鬼?他們不是同一戰線的嗎?

而且這里是酒吧吧?不是角斗場。

“來啊!來啊!搞起來!”鐘吾卻表現得比自家小弟還要興奮, 他右手用力拍著臺面, 左手則指著馬三, 讓他安排人手去騰空場地。

顧書諾額上青筋直跳, “不用手下留情, 給他們長點兒記性。 ”

殷維白:“”

他暗暗腹誹:為什麼你不是阻止這種弱智行為, 而是跟對方一杠到底。 你跟鐘吾, 到底是怎麼成為今天這種相愛相殺關系的?

旁觀的祁采蘩倒是從頭到尾都很開心。

雖然這群人從老大到小弟都格外脫線, 但祁采蘩卻喜歡他們的直爽真誠不忸怩、磊落坦蕩不鬼祟。

因為過去在春陽孤兒院的那段經歷, 她現在看人, 第一注重的就是對方的心地品行,

而不是對方的禮儀、穿著以及性格。

在馬三的大嗓門兒指揮下, 場地很快就被清理了出來。

然后, 殷維白就被眾人硬是推擠到了場地中央。

之前揚言要跟他單挑的那兩人俱都雙眼放光, 他們同時把拳頭捏的咯咯作響, 然后又同時抬腿走向場地中央。

當發現身邊人也想第一個上場, 這兩人立刻爭執起來。

“你先等會兒, 讓我先上。 ”

“不不不, 還是你先等會兒, 讓我先上。 ”

“不行, 不行, 萬一他打不過你, 我不就沒有出場機會了嗎?”

“那萬一他打不過你呢?”

兩個都是一根直腸子通到底的糙漢子, 搶奪上場機會的時候根本不懂迂回曲折, 個個都是一張嘴就把自己的底細兜了個一干二凈。

自然, 他們誰也沒能說服誰。

最后, 個子稍矮的那個突然冒出一句, “那要不, 咱倆先打”

殷維白眉梢直跳, “要不你倆一起上?”

這特麼, 這都出的什麼餿主意?

還有對面那個頻頻點頭一臉贊同的高個子, 你確定你丫不是在跟我開玩笑?

你那一臉的“你真聰明”是個什麼鬼?

你倆怕不是都屬于需要社會關愛的智障兒童。

大敵當前一致對外懂不懂?

丫的你們自己先打成一團是幾個意思?

然而讓殷維白沒有料到的是, 這倆人竟然因為他的那句“一起上”生氣了。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