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1章 西索

臨近黃昏, 視野盡頭湧來一片綠色, 那是人工培育的仙人掌, 越過“叢林”就是遠近聞名的沉船村。

“叮叮, 當當……”駝鈴聲從沙丘後面傳來, 沙地上正在玩耍的孩子們發出歡呼, 急忙跑到近前觀看。

“快看!是綠色方舟的商隊。 太好了, 媽媽一定會給我買好多砂糖吃。 ”

“對啊!有夜市嘍!有糖吃嘍!”孩子們雀躍著跟隨白色駱駝穿過低矮柵欄來到村中最為寬敞的街道上。

在村子正中央矗立著一座獨特建築, 那是一艘斑駁古代飛船, 只有尾部露在地表上方, 其餘部分早已隨著時間流逝沉入黃沙, 沉船村因此而得名。

行商們卸下貨物, 擰開沼氣燈, 伴著黃昏還算舒爽的微風擺起地攤來, 不大會工夫聚來好多村民。

吆喝聲此起彼伏:“快來看啊, 綠色方舟最富盛名水果, 走過, 路過, 千萬不要錯過。 ”

“瞧一瞧, 看一看, 配備紅外線瞄準器的折疊強弩, 堪稱沙鼠終結者。 ”

由於商隊的到來, 村中顯得格外熱鬧, 不過真正的大宗交易並不在此進行。 商隊首領是位精壯漢子, 刀削麵龐。 能帶領一支商隊遠赴沉船村, 想必不是簡單人物。

商隊首領正在幫忙卸貨, 忽然有人打招呼道:“嘿嘿, 這不是親愛的伍德會長嗎?半年不見, 又到什麼地方發財去了?您的商隊規模越來越大, 可喜可賀。 ”

伍德轉過身來微微一笑:“哦, 原來是戈爾議員, 很高興見到您, 這是一瓶綠色方舟特釀的朗姆酒, 相信您一定喜歡。 ”

說著伍德遞過來一支裝滿淡綠色液體玻璃瓶。 在茫茫大漠上人們吃飯尚且是個問題, 更不用說釀酒了, 所以這是不錯的奢侈品。

“呵呵, 老朋友, 您太客氣了!嘖嘖, 朗姆酒!我的最愛。 ”

戈爾議員眉開眼笑接過酒瓶, 儘量壓低聲音說道:“今年收成不大好, 不過有個小鬼很了不起, 收穫頗豐。 前幾天村長處心積慮要從他手中得到菌絲, 只是尚未成功。

所以你要多下點功夫, 儘快找到那個小鬼, 他的名字叫林西索, 聽說住在沉船最底層。 ”

伍德一怔, 驚道:“沉船最底層?那可是最危險的地方, 他的家人呢?難道就這樣眼睜睜看著一個孩子去冒險?”

“聽我說, 如果他的家人還在, 又怎麼會讓一個孩子住在沉船最底層呢?還記得五年前那場地穴大塌方嗎?”戈爾議員眨眼問道。

“當然記得, 正是那次塌方害我白跑一趟, 收上來的菌絲不及往年一半。 ”

“對, 就是那次災難, 這小鬼的父母一死一傷, 為了治好母親, 他將家裡的積蓄全部花光, 甚至還欠下一屁股債。 後來那個可憐的女人仍然沒挺過來, 生活所迫之下林家小鬼不得不住到沉船最底層, 為了還清債務時常深入地穴採集菌絲。 老實說, 前幾年沒人看好他, 都認為這孩子會死, 沒想到他非但沒死, 最近還相當走運!前些時候帶回一大批特級菌絲。 你也知道, 人工種植的菌絲與野生菌絲是截然不同兩種概念, 所以千萬不要錯過機會。 ”

戈爾咬准了“特級”二字, 伍德流露出興奮神色, 深感這瓶朗姆酒送得值。 要知道, 特級菌絲拿到首都星去販賣絕對是令人趨之若鶩的商品, 那些小姐和太太們都以擁有一盒特級菌絲製作的香煙為榮。

雖然商業稅率比較高, 但是仍有很大賺頭。

伍德心道:“看看周圍景象吧!沒人喜歡在黃沙滾滾的土環星長期居住, 但凡有些能力的人早已離去, 打拼三十幾年為的是什麼?還不是想儘早前往環境優越的星球定居?說不定這批特級菌絲就是叩開移民署大門的敲門磚!”

不愧商隊首領, 伍德瞬間恢復正常, 頗有風度的許諾道:“非常感謝, 親愛的老朋友。 情報對於一名商人來說至關重要, 等我找到這個林西索後, 一定不會忘記您的提點, 必有重謝。 好了, 不能讓村長久等, 我們找機會再聊。 ”

“呵呵, 祝您心想事成。 ”戈爾十分滿意, 他是村中七位議員之一, 自然不會有人前來搶飯碗。 僅僅提供一些微不足道情報, 就能得到實實在在好處, 何樂而不為?

說到底, 沉船村終究是一處窮鄉僻壤, 即使因為菌絲的存在, 也無法擺脫困頓局面。 很多村民知道菌絲在外星能夠換取高額回報, 卻不得不賤賣給行商, 因為有機會走出土環星的人萬中無一, 村民最大期望是到周圍幾處綠洲趕集, 至於其他實在不敢奢望。

告別戈爾, 伍德帶著隨從朝前方走去。 他收購菌絲的價格是所有行商中最為豪爽的一位,

所以在村中建立起良好的信譽與口碑。 而綠色方舟作為土環星面積最為廣闊綠洲, 資源相對豐富, 用幾瓶朗姆酒或幾袋水果換取商業資訊, 這麼做並不虧本, 反而幫助很大。

片刻後, 一行人進入沉船村標誌性“建築”, 那艘巨大的古代飛船。

經過近千年改造, 沉船內部早已面目全非, 與其說是沉船不如說是一座斜向下的摩天大廈或者地下掩體。 幾乎一半村民住在船體內部, 鄰里鄰居頂著昏暗燈光相互之間倒是頗為親近。

伍德一行人輕車熟路走了大約百米, 之後乘升降機向下, 這才進入村子核心區域。

村長的家座落于飛船原餐廳位置, 算是整艘沉船最為豪華的地段。 不禁讓人感歎, 特權階層在任何地方都存在。

進入村長的家, 會客室中坐著一位帶復古式小眼鏡白髮老頭。 與此人打交道可不容易, 當伍德的隨從送上十瓶朗姆酒和五袋水果後, 這才滿足對方胃口。

“唉!伍德會長實不相瞞!今年人工種植的菌絲慘遭沙鼠破壞, 恐怕無法滿足貴商會需求。 而私下裡收上來的野生菌絲, 數量不多。 人老了, 威信不在, 所以有些刁民不服管束, 日子大不如前啊!”

村長一陣長噓短歎, 心中卻暗罵:“該死的林家小崽子,

償還掉公共債務後死活不願將菌絲賣給村裡。 放出去的打手在沉船底部吃盡苦頭, 那裡環境複雜, 很難得手。 早知如此, 五年前真應該多借給他一筆錢, 而不是從村中救濟金中象徵性撥款, 誰能想到鹹魚也有翻身的一天。 那麼多身手敏捷成年人都沒有採集到特級菌絲, 偏偏讓一個十三歲小鬼蒙上了。 至從我登上村長寶座一直壟斷菌絲生意, 從中賺取好處。 難道好日子就要到頭?一旦有人膽敢反抗‘合理性’收購。 此例一開, 將十分麻煩。 ”

正在此時, 伍德微微欠身, 不動聲色說道:“村長不需介懷, 村中有多少菌絲我們就收購多少, 總不能白跑一趟。 按老規矩, 價值一百二十信用幣的物品換取一公斤次級菌絲, 三百二十信用幣換取一公斤中級菌絲, 七百二十信用幣則是高級菌絲的價格。 今天有些晚了, 明天再進行交易, 您看如何?”

村長半天沒吭聲, 良久突然問道:“特級菌絲呢?雖然數量稀少, 但是我們村確實採集到一些。 ”

“特級菌絲嗎?”伍德眼中閃過一絲精光, 饒有興趣打量村長, 想了片刻才答道:“沉船村大概有七八年沒有採集到特級菌絲了, 其他幾處擁有地穴的村落同樣面臨過度開採的困境。

所以特級菌絲一直有價無市。 我願意付出高級菌絲五倍的價錢, 也就是說按照三千六百信用幣的價格進行收購。 ”

“五倍?三千六百信用幣一公斤。 嗯, 比七年前的價錢整整高了百分之二十!”

村長顯然很滿意, 最後咬咬牙說道:“好, 給我三天時間, 三天之後我們再進行交易, 不會讓伍德會長失望的。 ”

“好說!希望村長儘快籌措!順便說一聲, 最近時局不穩, 臭名昭著的紅色風暴已經進入第九星域, 首都星倒是不怕, 不過一些資源星正在花大價錢邀請星際傭兵。 最好小心些, 紅色風暴見什麼搶什麼, 女人和孩子也不放過。 我個人認為綠色方舟已經很不安全, 所以借這次出行帶商隊避難, 希望村長早做準備。 ”

村長聽到此話後忽然一愣, 隨即哈哈大笑起來, 玩味說道:“您太幽默了, 星盜團夥紅色風暴嗎?土環星地處偏遠, 我們沉船村更是窮得叮噹響, 除了大手大腳的女人, 只剩下一些調皮搗蛋孩子, 所有物資加在一起還不夠他們幾百公里的路費呢!放心好了, 搶誰也不會搶到我們沉船村頭上來的。 ”

伍德會心一笑, 覺得自己的擔心確實有些多餘了。 土環星位於第三銀河第九星域西北角,

是一顆早期移民星, 時至今日人口總數不到三百萬, 發展度無限接近於零, 環境指數無限接近於零。 即使紅色風暴前來劫掠, 頂多到大型綠洲逛一圈, 來沉船村的幾率同樣接近於零。

此刻, 村長和伍德並不知道, 他們所說的話一字不差傳到協力廠商耳朵裡。 在沉船底部一間七扭八歪房間中, 黑髮少年放下耳機, 嘀咕道:“價格還算公道, 看來欠大叔大嬸的錢終於有著落了!”

!!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