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1075章 悶棍

“快, 你們這些懶鬼。 三天, 整整三天啊!我讓你們下來探險, 你們卻給我躲起來呼呼睡大覺, 是不是看我好欺負?”亞格斯瘋狂的大叫, 一副很受傷的樣子。

沐血冒險團總共四百人向前行進, 通道中毒霧彌漫, 藥劑師在前面開路。 還好這些毒霧的毒性與十幾個小時前相比大為減弱, 否則以沐血冒險團那些藥劑師的拙劣手段, 很難顧及到所有人安危。

亞格斯身邊站著四名高手, 頭一位與九爺級別一樣, 是名巔峰武修士。 此人看起來正處於壯年, 強健的臂膀盤繞著白熾火蛇, 氣息之深沉讓人望而生畏。

第二位居然是位十一級女武修,

身材可謂婀娜多姿, 不過有些妖裡妖氣, 頭髮是很少有的天藍色, 細看此女擁有內外雙瞳, 而且瞳孔立起, 好像一條人形毒蛇。

第三位看起來很老, 比九爺還要老, 佝僂著身軀, 駝背十分明顯。 此老抓著細長拐杖站在懸浮寶座旁, 雙眼似閉非閉, 在那裡養精蓄銳, 又似乎在聽周圍動靜。

第四位高手同樣有十一級修為, 而且距離十二級巔峰層次只有半步之遙, 外表看似文弱, 其實氣息比冒險隊長薄單還要強盛數倍不止, 此人很年輕, 非常的年輕。

亞格斯喜歡擺架子, 無論走到哪裡都要坐在重合金建造的寶座上。 這寶座極盡奢華, 而且暗藏十八道攻擊和防禦手段, 如果真的遇到危險, 還可以用它來保命。

寶座很寬大, 猶如懸浮平臺, 多站四個人上去一點不顯得擁擠。 在寶座的正前方是十八名手持開山震波槍大漢, 為了保證前路暢通無阻, 大漢們會穿鑿出通道。

格魯斯八人跟在前方隊伍中, 兩天兩夜過去了, 飛利浦沒有回來, 大家十分擔心。

雖然接觸時間並不長, 但是格魯斯覺得飛利浦人還不錯, 讓他們八個人認清了自己的不足, 他們八個人這兩天非常努力的學習,

不恥下問, 感覺到能力快速提升。

當然, 感覺是一回事, 做起來卻是另外一回事。 格魯斯希望飛利浦回來, 希望九個人一同展開冒險, 日常學到的東西只有通過實踐才能發揮作用, 才能帶來力量。

“嘿, 要我說, 飛利浦那個傢伙一定是被蟲子給吃掉了, 可憐的傢伙。 ”聶晨邊走邊歎氣, 他看飛利浦不順眼, 可是討厭的傢伙不回來, 心裡總覺得不大舒服。

“閉上你的烏鴉嘴, 我相信飛利浦能夠活著回來的。 沐血冒險團那個九爺, 據說是巔峰武修士, 知道十二級巔峰嗎?那是武修士的最高成就。 ”格蕾絲冷面斥責。

“格蕾絲姐姐, 你說這地穴中究竟有什麼?我感覺好神秘, 又是毒霧, 又是寶藏的, 父親說拿別人的東西不對, 挖人家的墳墓更不對。 ”說話的是機修師布瑪。

“布瑪乖, 飛利浦向來不靠譜, 他做的事情通常也不靠譜, 所以我們不用去想那麼多, 跟著沐血冒險團見識一番就好, 別忘記我們的任務。 ”格蕾絲壓低聲音說。

八個人不再說話, 他們肩負的使命與亞格斯有關, 那就是手刃仇人。 不過這個仇人正高高在上地坐在寶座上, 只能寄希望於此行足夠兇險, 能夠同歸於盡也不錯。

眼下, 飛利浦正躲在自行開闢的石洞內,

面前擺放著一大堆亂七八糟事物, 這二十幾個小時他沒做別的事情, 除了休息就是清點九爺的家當。

想當年在第一銀河探索易水寒留下的寶藏時, 得到兩件挖洞高級裝備, 一件是土行衍生球, 一件是斷波十字鎬, 正適合在地穴中使用, 挖個洞藏身簡直輕而易舉。

“啊, 終於整理完畢, 好一個九爺呀!竟然擁有這麼豐厚的身家, 光是尚未啟動的空間儲物戒指就有十二枚之多。 嘖嘖, 還有高級職業者的遺物。 呵呵, 也不知道哪個高級蟲師那麼倒楣, 栽在九爺手中, 現在倒是成全了我。 ”林西索擺弄著黝黑蟲笛, 九爺根本沒有發揮出蟲師的作用, 只有真正蟲師才能繼承蟲師的遺物。

除了蟲師遺物, 還有近二十萬單位煉晶, 以及百把各式鐳射劍。 最大收穫還要屬那面兵鋒戰鼓, 以及九爺心臟中取出的一簇紫色火苗。

紫色火苗正是九爺的源能力紫王天煌, 通常武修士死後留下源能力火種的幾率只有萬分之一, 甚至連萬分之一的幾率都不到, 因為這太難了, 促成條件極為苛刻。

首先必須是修為極高的十二級武修士, 並且已經領悟出一些絕世層面手段。 接著就是臨死前想要將生命力轉化為源能力與敵人同歸於盡,

剛好這種轉化在極為關鍵時刻被打斷, 致使死後源能力沒有消散, 留存到心臟中, 等待有緣人繼承。

林西索手中還有一顆骷髏頭, 骷髏頭的眼窩中有兩簇黑火, 與這紫色火苗類似。

在恒波星地下監獄得到這顆骷髏頭時, 很是費了一番功夫。 不過這顆骷髏頭比紫色火苗還要霸道數倍, 可以引發兩次虛無黑焰的源能力。 骷髏頭眼窩中的黑焰存在千年都沒有熄滅, 可謂經久不衰。 而九爺留下的紫色火苗就不同了, 經過林西索細細品味, 不出五天就會消散掉。

有道是藝多不壓身, 林西索用了幾個小時的時間, 借助提坦之花那強大到變態的淨化力量提純一簇黑火與紫色火苗, 並要求天馬離恨不停施壓, 讓兩種極致火能互相作用, 互相吞噬, 最後融為一體。

這種做法是瘋狂的, 融合失敗也許兩種極致源能力火種都會消散, 林西索並不在乎暴殄天物, 由於虛無黑火太過毒辣, 以他二級修為根本無法繼承, 而紫王天煌火種又會在數日內消散, 所以死馬全當活馬醫, 就算兩種火能相互抵消也無所謂。

林西索是幸運的, 非常幸運, 或者說幸運到極點。 兩種源能力的本源似乎有著微妙牽連,

所以在阡陌黑冰的外力影響下, 在提坦之花的高度淨化下, 它們融合了。

是的, 融合, 完完全全的融合, 堪稱世間最完美的融合。

下定決心前, 林西索想到很多種結果, 不過他就是沒有想到會如此順利, 而且紫色火苗與虛無黑火竟然融合得這樣好, 這樣完美。

豆大點火苗在骷髏頭左邊眼窩中跳動, 或者應該將之稱為火星。 這是時而深邃到極致, 時而又虛無到極致的紫火。 沒有任何猶豫, 林西索抬手吸收紫色火焰。

“啊!”林西索痛得大叫一聲, 還好蠻蠻在洞口佈置的鏡像陣有隔音效果, 所以外面並沒有聽到非人的吼聲。

痛, 太痛了, 滲入骨髓的疼痛。 還好林西索的神經足夠堅韌, 這是與迪爾曼巨人殘留精神力量對抗的好處, 今時今日突顯出來, 讓他只叫了一聲, 沒有暈厥過去。

強行繼承源能力, 而且還是經過融合變異的詭秘源能力充滿危險, 也就是林西索依靠巔峰藥劑幾經改造的軀體能夠承受得住, 換做旁人早就被紫火活活燒死了。

正是對自己的身軀和精神毅力有著自信, 林西索才敢如此嘗試。 至於石洞外面則交給蠻蠻來掌控, 事先已經設置好具體步驟, 準備得那麼充分,

沒有理由失敗。

石洞內, 林西索的左臂首先燃燒起來, 接著整個身體投入光焰。

在將火種納入身體的過程中, 林西索分出一股精神力量延伸向兵鋒戰鼓。 如果是狀態完好的次神器, 以區區二級修為根本無法降伏, 不過九爺在地穴中面對蟲族母皇作戰, 兵鋒戰鼓早已經損毀嚴重, 正是讓器靈認主的好機會。

孔雀說到底是輔助型次神器, 就算天馬離恨和提坦之花很強大, 卻不如真正神器使用起來方便。

慢慢的, 石洞內升騰起紫色光焰, 所有紫色光焰炙烤兵鋒戰鼓。 而石洞外變得熱鬧起來, 蠻蠻開始變著法敲悶棍。

“謔謔謔, 小可愛們, 著急了吧?爸爸也是蟲子, 不過與你們不同, 我可是界內銀河土生土長的超級變形蟲。 嘖嘖, 你們叫那麼大聲做什麼?沒有耐性聽我說話是吧?好, 好吧, 放你們出去, 別給爸爸丟臉。 ”蠻蠻哈哈大笑, 然後關閉鏡像。

幹掉九爺後, 林西索要蠻蠻設下鏡像, 凡是從地下平原沖上來的怪蟲, 還有那些迷宮中原本就存在的怪蟲, 儘量利用鏡像陣的困鎖功能將它們羅到一起。

現在迷宮東邊的大型岩洞中已經蟲滿為患, 而沐血冒險團正沿著“九爺”留下的標記向前探索, 薄單帶領的探險隊剛好走過一處分岔路口,

蠻蠻的悶棍敲了下來。

“呼, 呼, 呼……”通道中響起呼嘯聲, 然後海量怪蟲向前急速噴湧, 同時毒霧變得異常濃稠起來, 沐血冒險團竟然被蟲子分割開來, 前隊與主力團隊失去聯絡。

“該死, 怎麼回事?”

亞格斯暴跳如雷, 一路上團隊行進非常順利, 本以為通道中的蟲子都已經被九爺清理乾淨, 而且九爺留下的標記總算讓心情好受一些, 不曾想蟲子紮堆沖了出來。

殺聲震天動地, 火龍席捲怪蟲, 薄單全力支撐矩陣守護探險隊, 卻沒有注意到迷霧週邊景象陡變, 他們已進入另一條通道。 (未完待續, 如欲知後事如何, 請登陸。 readnovel。 , 章節更多, 支持作者, 支持正版閱讀!)

!!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