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139章 耐性

魅影號進入六十九星域北方航道, 將視線對準一顆異常孤獨的巨大恒星。 這顆恒星已經度過漫長壯年期逐漸步入老年期, 表面極度膨脹將附近行星吞沒, 人類喜歡稱之為紅巨星。

此刻, 林西索坐在主控室, 目光深沉的問道:“怎麼樣, 有沒有發現目標?”

魅兒立刻回應:“觀測到一座黑色太空站, 體積與魅影號差不多。 咱們的位置足夠遙遠, 太陽帆已經關閉, 對方很難監測到魅影號存在。 ”

旁邊哈雷忽然開腔:“很好, 繼續監測, 我要知道太空站的具體細節, 以及多久有飛船來一次。 告訴大家做好長期煎熬準備,

想幹掉十一級武修士成功率微乎其微。 克什維爾存心利用本智者, 一支古董槍就把我打發了, 這是利用哈雷的人性弱點, 真是一隻目光敏銳老狐狸。 ”

太空站的畫面呈現在光屏上, 林西索慢慢站起身來, 果斷的說:“事到如今只能依靠智者巨細無遺算計能力以及魅影號全部火力, 否則我不認為有成功把握。 本船長會根據具體情況作出評估, 一旦風險值過高, 克什維爾的任務立刻告吹。 ”

接下來魅影號關閉所有探測信號, 利用最原始天文望遠鏡進行觀測, 能量護罩降到最弱, 盡可能尋找遮蔽物耐心潛伏。

魅影號上生活依舊, 每天大家修煉、吃飯、聊天、打諢, 不時在船底格鬥艙比劃幾下, 日子過得還算不錯。

林西索將主要精力投入到弱化藥劑研究當中, 另外每天抽出一點時間製造外置矽基心臟和恐懼荊棘。 閒暇時不由自嘲:“呵呵, 我這也算是與十一級邪修做鄰居, 熬個一年半載也很正常, 看來本船長的二十二歲生日要在此地度過了。 ”

起初的兩個月沒有任何動靜, 就在大家幾乎忘記此行目的時, 打航道方向飄來一艘小型飛船。

“船長大叔, 有新情況。 ”魅兒出現在醫療室, 光屏不停切換角度,

顯示出那艘突然降臨的小飛船。

“密切關注太空站一舉一動, 這不像補給船隻。 ”林西索有種預感, 苦等兩個月要有收穫了。

飛船停泊到太空站大約十個小時後, 太空站中央位置升起高臺, 一道修長身影挺立在高臺上。

“目標出現, 絕對不會錯。 腰間佩戴縮制骷髏頭, 好恐怖。 ”魅兒飄過去抱住林西索耳朵, 害怕得瑟瑟發抖。 船上每個人都停下手邊工作, 看向光屏上的情景。

只見邪修橫向移動, 身影直直逼入紅巨星熱能範圍, 周身上下力場澎湃, 舉手抬足散發大片冷光。

接下來的場面令人久久無語, 邪修身形翻轉轟出一道道波束, 那波束顯然具備極高寒能, 成片成片抵消紅巨星散發熱能, 而且速度越來越快, 攻擊越來越密集, 絢爛奪目。

遠遠望去, 紅巨星邊緣像是被蠶食出小黑點。 以一己之力對抗龐大天體, 雖然不可能真正動搖恒星, 但是這種驚天動地氣勢令人震驚。 這就好比普通人在大海之中奮勇搏擊, 無論對方是不是邪修, 魅影號全體船員肅然起敬。

“我的老媽呀!忒邪乎了, 這傢伙是人類嗎?絲毫不下於戰列艦!”莎莎縮了縮脖子, 她也靠寒能吃飯, 可是差距如同塵埃和行星, 渺小得無法以道理計算。

“哈雷, 到船長室。 ”林西索抬腳走出醫療室, 能見到高級武修士修煉不得不說是一種幸運。 然而魅影號是來幹什麼的?是要把對方幹掉, 是要完成老人克什維爾的任務, 總有一天會碰撞出耀眼火花。

時間不大, 哈雷急匆匆來到船長室, 唯唯諾諾的問道:“船長, 找我有事嗎?”

林西索長歎一聲:“我肩上的擔子不小!是離開還是留下, 需要你給個說法。 ”

這時候哈雷面色漸冷, 奚落道:“看到剛才那一幕你難道沒有領悟到什麼嗎?”

“領悟?”

林西索面色古怪地掃了一眼, 以其聰明才智瞬間反應過來, 坐到椅子上愣愣出神, 好一會才道:“武修士的道路與天鬥、與人鬥、與宇宙爭鋒, 越是難以想像爭鬥越要迎頭而上。 如果今天我灰溜溜離去, 勢必養成怯懦心理, 以後遇到強過自己的敵人首先會想到撤離。 可是這一次十一級武修士超出想像頗多, 不能以常理測度。 ”

哈雷上前一步說道:“常言道智者是最為理智之人, 其實不然。 大部分智者喜歡打擦邊球, 擦邊球打得越漂亮, 那麼獲得的成就越高。 所以說智者應該稱為理智的瘋子, 我建議留下來幹掉此人。 ”

林西索頭腦冷靜, 略微沉吟作出分析:“對方經驗豐富, 即使在紅巨星熱能範圍內也會留有後手,

克什維爾能夠找到此地, 說明此人不怕挑戰。 ”

哈雷目光咄咄逼人, 嘴角不自然地抽搐一下, 像是在笑, 奸詐的笑。 回答道:“對於此人而言咱們是不擇不扣弱者, 不過弱者也有弱者的好處。 因為強者喜歡按照固有模式衡量對手, 認為與之針鋒相對的人起碼是他那個層次的老傢伙。 真若如此, 那麼強者心理便是他的破綻。 ”

“說說具體操作步驟。 ”林西索大感興趣, 身體稍微前傾。

哈雷轉身看向光屏, 原本憨厚的面孔透露出幾分瘋狂, 徐徐說道:“固然, 對方施展寒能異常霸道, 幸好此地有紅巨星, 魅影號又是深淵戰艦類型, 留給我們的素材同樣不少。 另外, 此人是從外面剛剛回到太空站, 那麼他下次離開便是機會。 不過我要知道船長手中弱化藥劑的發展情況, 既然對手實力那麼強, 便一點一點幫他削減下去好了。 ”

二人在船長室嘀嘀咕咕, 商談了將近一刻鐘, 直到哈雷恢復日常人格才算作罷。

十一級強者展示出強大力量給魅影號上上下下帶來壓力, 在這種史無前例壓力下每個人奮發圖強, 長時間滯留此地而產生的些許慵懶蕩然無存。

兩個月以來胖子康納幾乎成為大號水囊,

林西索給他灌入各種礦物質藥水。

作為全船最高長官, 作為魅影號掌舵人, 林西索對於克什維爾防著不止一手, 至少這胖胖小白鼠沒少吃苦, 反復確認對人體有利的配方才敢給船員使用。

生命之源帶來的潛力正在每位船員體內一點一滴發揮出來, 哈雷和培琳相繼晉升二級武修士。 此外崔河塘進境出乎意料, 已在一級紮穩腳跟, 這要歸功於那顆矽基心臟。

矽基心臟加快細胞能量代謝同時瘋狂吸收煉晶蘊藏宇宙能。 這種現象有些類似紅色風暴催化藥劑帶來的效果, 如果不是林西索一直在這條路上苦苦摸索, 崔河塘遠沒有這般幸運。

對於邪修的觀測從未停止過, 哈雷要求摸清他的生活習性, 摸清他每次靠近紅巨星修煉的強度。 魅兒每天都要整理出大量資料, 進行縱向排比, 找出邪修出手時的細微差別, 並且與魅影號實力進行對比, 一次一次類比攻擊程式, 真正做到知己知彼。

轉眼間邪修回到太空站已經五個多月, 魅影號仍然懸浮在黑暗中沒有絲毫妄動。

前前後後離開天蠶星八個多月, 人心上的浮躁, 懼意的蔓延, 一切的一切都要船長一力承擔下來。 林西索就是在這種環境下得到磨練,

飛快成長。

“起來, 全都起來, 邪修的飛船離開太空站了。 ”魅兒在房間中大叫, 大家正在休息。

第一個出現在主控室的人是崔河塘, 有那顆“撲通撲通”跳動的心臟, 他很少休息。

“按照原定計劃, 觀測二十四小時。 ”林西索閃身進入主控室, 隨後發出全員戒備命令。

煎熬二十四小時, 船上所有人的心神均緊繃在一起, 苦耗大半年為的就是今天。

“一切正常, 遮罩太空站所有信號, 行動。 ”林西索揮了揮手, 魅影號火速向前。

魅兒忽然提醒道:“儘快出手, 我只能遮罩四十七分鐘。 在這四十七分鐘必須佔領太空站光腦終端, 否則將前功盡棄。 ”

林西索凝重地點點頭, 這也就是沾了恒波樹人的光。 如果不是魅兒的存在, 想要不聲不響佔領邪修老巢談何容易?

魅影號並未靠近, 那樣會激化太空站防禦體系, 哈雷的計畫是打邪修一個措手不及。

一塊隕石滾滾而來, 太空站光腦並未把這顆隕石列入威脅範疇, 只是例行公事進行消滅。

隕石在強大火力下當即分解, 突然之間碎石塊中飛出兩環磁圈, 緊緊依附在太空站能量護罩上, 並且開出缺口。

太空站的光腦反應何其之快, 僅用了零點一秒便鎖定“空間鑿”,

之後發動攻擊。

塵埃飄散, 一本金屬書頂住鐳射沖入能量護罩, 與此同時虛空飄來一道模糊虛影, 閃了幾閃無影無蹤。

“一切順利, 我進來了, 孔雀正在破解閘門密碼。 ”林西索一邊回答一邊全力開放光甲, 最大限度不讓鐳射攻擊在門前留下痕跡。

金屬書緊貼減壓艙閘門, 隔著厚厚裝甲板與太空站光腦進行較量, 書的封面灑下磅礴紅光搶佔太空站信號接收塔, 滲入各種雜亂資料不斷干擾。

林西索掐算著時間, 半分鐘後閘門終於開啟……(未完待續, 如欲知後事如何, 請登陸。 readnovel。 , 章節更多, 支持作者, 支持正版閱讀!)

!!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