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242章 贈言

從魅影號上躍出來五道身影, 分別是林西索, 豔無雙, 囚徒, 曲風, 崔河塘。

佩恩跪坐在云云的背部滑翔過來, 六個人加上一頭准高階戰獸便是此次行動的全部人員。

“喂, 林西索, 你要做什麼?”沙展芸通過波頻呼喊, 只是信號干擾嚴重, 聲音到了耳朵裡極為微弱。

“我們去尋找母蟲, 如果沙船長有興趣可以一同前往。 這裡的工作交給船上之人負責就可以了, 不把母蟲消滅掉等那些追擊而去的蟲族回歸會極其危險。 ”林西索一板一眼做出回應。

“哼, 現在才通知我們。 等一會, 我也要去。 ”沙展芸顯然有些不開心,

不過片刻後就為該穿哪件衣服而煩惱起來。

三分鐘過後林西索二話不說向前飛去, 飛羽號的行動速度太慢了, 直接在心中打入不及格行列。

“臭男人, 就會耍酷。 ”沙展芸對著光屏直跺腳, 換了一身休閒服急忙帶隊飛了出來。

沙家對於前往界外銀河的子弟相當照顧, 每個人分配到三名高手坐鎮, 不過最高是九級。

雖然衡量一個人的實力, 級別並不是重點, 但是沒有級別是萬萬不行的。 細胞含有多少能量將直接決定動手後能否持久, 至少飛羽號這三名高手看到豔無雙畢恭畢敬, 即便囚徒也能在他們面前耀武揚威。

林西索眼前一亮, 沙展芸帶著三名中年女子, 清一色九級武修士。 除了這三名中年女子之外, 還有五名男子, 看樣子有七級的樣子。 世家子弟出行就是與平頭百姓不同, 這些人出手相助獵取母蟲將更有把握。

“林西索, 你飛慢些, 人家有話和你說。 ”沙展芸鼓起勇氣說道, 在船上可是醞釀了很久想增進些瞭解。

“這不是在你家後花園, 說慢就慢。 這是在危機四伏的蟲塔, 幾年前你尚有一些銳氣, 難道失敗一次就自暴自棄了?”林西索沉聲答道, 二人身形略微靠近。

“什麼?你給我說清楚, 我怎麼自暴自棄了?”沙展芸的脾氣不小,

恨不得過去揪住可惡的魅影號船長。 不過她的警覺性確實很差, 有失船長水準。

“瞧瞧你現在的狀態, 遇到事情反應很慢, 而且作為星際遊輪船長不能隨時保持旺盛鬥志, 總給人一種得過且過的感覺。 難道說你就以這種狀態去見大名鼎鼎的銀蛇號沙金威嗎?要是我的女兒非把她打醒不可。 ”林西索偏過頭來與沙展芸對視半秒, 那淩厲的眼神中透出奚落之意。

“我, 不是的, 我不想這樣。 ”沙展芸停下身形, 淚水圍著眼眶打轉卻要強忍著傷心, 因為她是一船之長, 不能讓情感輕易暴露在屬下眼中。

兩個人是通過單獨波頻溝通, 別的人不知道他們說些什麼。

看著沙展芸從空中劃出弧線就要墜落, 林西索心中歎了口氣埋怨自己不應說這些, 飛羽號的好壞關他什麼事?不過男人要有擔當, 既然說了就要負責到底。

林西索身上忽然擴散出力場, 淩空裹夾沙展芸向前飛行。 邊飛邊說:“星際遊輪是什麼?曾經的飛羽號傾注了你的心血, 難道今天的飛羽號就是後娘養的?”

“你這個男人, 真是……”沙展芸回過神來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林西索顛覆了她對男人的認知。

“呵呵, 很粗俗是嗎?總不會讓我學于連那個樣子整天拿著一朵玫瑰擺弄來擺弄去吧?”林西索摸了摸斜背皮兜,

他這裡還真有一朵花, 而且是精靈族的提坦守護者。

沙展芸有些吃驚, 似乎面前的男子三言兩語就能影響她的心情, 剛才那麼凶巴巴的喝斥本該非常傷心, 現在卻覺得好多了。

“不行, 你不要打岔, 把話給我說清楚, 提意見本船長歡迎。 ”沙展芸說著自然而然飛到林西索近前, 這種親密行為讓兩邊的隨行人員微微一愣。

“好吧!說個清楚也好。 你失去原來的飛羽號以後意志消沉, 我敢說若不是于連支撐, 飛羽號的人心早散了。 跟著我的兄弟隨時願意為魅影號拼命, 你的手下除了于連哪個能夠做到?老實講, 飛羽號目前的狀態很差, 你究竟把星際遊輪當成什麼?是隨意炫耀的高級機械, 還是報仇的工具, 甚或玩膩了準備放棄的玩具?送給你一句話, 你在星際遊輪之上投入多少感情, 那麼她便回報給你多少力量, 這種力量才是在界外銀河冒險區生存的原動力。 ”林西索嘴角掛起優雅笑容, 隨後閉口不言了。

“投入感情?幾年來我確實有些意志消沉。 ”沙展芸突然抬起頭來發現林西索的背影與一個人重合,

那是她的父親沙金威。

“呦、呦、年輕真好!瞧你們小倆口親熱的, 讓姐姐沾沾光。 ”豔無雙掠到近前, 羡慕地向林西索拋出媚眼, 這位不知具體模樣的老奶奶總是喜歡挑逗小輩。

“停, 在這裡。 ”林西索對於豔無雙已經具有免疫力, 對她直接無視過去。

十幾道身影落到一堵石牆前, 林西索順著石頭的縫隙摸了摸, 裡面有微弱寒氣蔓延出來, 應該是利用幽眼觀測時找到的蟲道入口。

“佩恩, 讓云云把石牆轟碎。 ”林西索一個眼神過去傳達意念。

“交給我們吧!一定做得漂漂亮亮。 ”佩恩拍了拍云云的肩頭, 只見云云身上黑白花斑旋轉起來, 猛然間探出利爪插入石牆。

牆面冒出大股寒氣, 然而雪獼猴天生不怕寒冷, 這點微量寒能對它不起作用。

“哧”云云呲牙叫了起來, 身形向前面推動, 以蠻力貫穿了石牆, 然後抓耳撓腮看向主人。

佩恩很不好意思, 戰獸行事魯莽, 若是愛德華家的馴獸師在此肯定瞧不起少主。

林西索這些人是門外漢, 並不知曉佩恩與云云的互動很差勁, 這麼暴躁的雪獼猴可不多見。

一行人魚貫而入, 在滑溜溜的蟲道上疾馳, 半分鐘以後前面出現深淵, 往下望去黑洞洞深不見底, 而前面已經沒路了。

“小姐當心, 有很多蟲族在這附近。 ”飛羽號高手護在沙展芸左右, 神情變得認真起來。

話音剛落, 深淵下面噴出雪白蟲影, 這些蟲子腹部帶有螢光, 照亮周圍的同時製造出宇宙超低溫環境, 大家趕緊撐起力場護在左右。

林西索上前一步說道:“厲害, 想不到蟲塔還有這麼多變異蟲族守護母蟲, 請飛羽號的朋友小心應對, 在下先走一步。 ”

說時遲刹時快, 不等沙展芸反應, 林西索已經躍入蟲群, 腳下踢出奇異灰白光波, 輕踏蟲身飛入深淵。

豔無雙冷哼一聲, 袖子中飛出大量光幔, 她整個人踩著光幔向林西索消失方向追去, 速度一點不慢。

曲風搖動身形, 手中彈出一根羽毛, 身前生出萬千細密寒光開道, 也沖了進去。

佩恩甩動雙手, 指頭之間劈出驚人電弧, 加上云云佈置強橫力場, 一人一獸硬生生插入蟲群。

囚徒眨了眨眼看向自己的光頭徒弟, 崔河塘抖手放出四面鏡盾, 咧嘴說道:“囚徒老師, 讓我在前面為您開路吧!”

“狗屁!林西索把我找來是為了看護你, 跟緊為師, 咱爺倆也下去嘍。 ”囚徒說著放出三座十公分高金字塔, 這金字塔仿佛黃金質地, 表面佈滿大大小小精美回字形花紋, 在二人身邊快速轉動起來。

只見一層層金光侵染, 蟲族以及寒氣都不能靠近, 囚徒帶著崔河塘潛入深淵。

林西索的話對沙展芸觸動很大, 自家的情況自家最瞭解, 飛羽號現在確實有些發“虛”, 別看這些年提升很快, 但是根基一點不穩, 否則也不會連交手的勇氣都沒有便向魅影號低頭。

“諸位, 飛羽號絕不能屈居人後, 本船長知道一直以來是于連在大家面前為我多加維護。 從今天開始, 你們是飛羽號的驕傲, 也是我沙展芸的親人。 讓沙家那些規矩見鬼去吧, 你們的未來, 你們的家人, 只要飛羽號不滅, 將得到最大榮耀。 沙家給不了你們的東西, 我給。 在界外只有抱成團, 才有更廣闊發展空間, 讓我們從這座蟲塔開始, 登上舉世矚目的頂峰。 ”沙展芸揮起拳頭鏗鏘有力發出宣言, 作為大家族培育出來的人才審時度勢能力絕對不差, 得益于林西索的贈言終於決定振奮起來, 見到她老子沙金威的時候也好交上一份滿意答卷。

“好, 小姐沒有讓我等失望, 沙靈芝領命, 拼上這條性命在所不惜。 ”三名中年女子中的老大表了態, 接下來的事情就順理成章了。

飛羽號眾人躍入深淵, 全力擊殺敢於上前的螢光蟲族, 奮戰五分鐘左右落到一塊突出石臺上,

這裡正殺得火熱。

林西索手持鐳射劍, 腕子輕輕一動便是三米長劍芒。 強大到近乎實質的鐳射射線當即掃過, 兩隻大腿粗細蟲子從中間整齊裂開。

“注意, 有大傢伙出來了。 ”曲風突然提醒, 手中又多了三根羽毛全神戒備起來。

雙方人馬背靠背聚在一起, 一邊對付無以計數的蟲族, 一邊鎖定石台盡頭的黝黑洞口。

片刻後, 十多米長的蟲身探了出來, 油亮觸鬚微微顫動, 竟然是一隻貨真價實的蟲王。 (未完待續, 如欲知後事如何, 請登陸。 readnovel。 , 章節更多, 支持作者, 支持正版閱讀!)

!!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