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379章 探究

“慢著點, 這大傢伙全身冰冷, 還是咱們船長有辦法, 能把它找出來。 ”幾名力族船員小心翼翼的控制著力場將一具蟲屍拖到甲板上, 其他船員則在旁邊有說有笑看熱鬧。

嵌在蟲屍頭頂的宇宙奇物已經被林西索打碎, 不過仍有微弱寒能沿著蟲屍上那些複雜紋路擴散。 船員們對於船長有一種近乎盲目的崇拜, 大家一致認為世間沒有什麼事可以難倒林西索。

看著力族船員們憨厚的面孔, 看著佩恩和康納恭敬的笑容, 林西索心中多了不少溫暖。

沒有人知道林西索在寒能中如何玩命, 想做好船長強大形象必不可少。

漸漸地船員身上培養出一股傲氣, 那是屬於魅影號的驕傲。

佩恩走到近前關心的說:“西索辛苦了, 下次帶上我, 對於寒能云云幫得上忙。 ”

雖然危機關頭分秒必爭, 反應稍慢就有覆滅危險, 但是對於佩恩的關懷, 林西索仍然很高興。

云云如今已經長成大塊頭, 雪獼猴對付各類寒能稱得上得天獨厚, 林西索指著蟲屍說:“現在也能幫忙, 這蟲屍很有趣, 能夠將一件普通宇宙奇物的能量全部逼發出來, 需要云云驅散上面的寒能。 ”

“好呀!你等會, 我這就把云云揪出來。 ”佩恩急匆匆跑回船艙, 云云正在生態園區睡大覺, 像佩恩這樣嬌生慣養戰獸的馴獸師天下少有。

林西索最為關心的還是雲璐號, 莉莉絲正在幫助凍傷船員驅寒。 火女抗拒寒能有著先天優勢, 只是雲璐號的能量護罩再次崩潰, 推進器也陷入癱瘓狀態, 想要恢復過來沒有二十幾個小時的整修無法達成。

佩恩去了很久才把云云叫出來, 這只生有翅膀的大猩猩提鼻子嗅了嗅猛然捶打自己的胸脯, 然後從嘴裡吐出一道白光, 開始抽絲剝繭慢慢吸收殘留在蟲屍上的少許橙黃。

林西索暗自點頭, 云云吸收橙黃寒能的速度並不快,

可好歹是在吸收, 照此下去有幾個小時就能搞定。

蟲屍全長三米五, 身體厚重, 呈焦黑狀。 給人的感覺很有陶瓷質感, 像是被燒到一定程度又急速冷凍起來, 尤其是蟲殼上的紋路很值得研究。

以前魅影號遇到的蟲塔太過粗糙, 而這座戰略性蟲塔文明味道十足, 林西索盯著蟲屍看得出神, 幾分鐘後忽然說道:“康納, 去把奧丁叫來, 我有事情找她。 ”

“奧丁啊?她和君天佑在一起。 ”康納撓了撓後腦勺就是不動地方, 奧丁是小魔女一樣的存在, 船上只有半蟲人君天佑能夠享受她那種令人膽戰心驚的惡作劇。

林西索眼神一變吹起口哨, 獨特聲波在船上傳遞, 很快一大一小兩道身影來到身邊。

不知道君天佑潛意識裡殘留多少思維, 也許他和精靈小丫頭同是木小蟲的迫害者, 有些同病相憐的成分在裡面, 再加上君天佑的孩子慘死, 所以與奧丁相處十分投緣。

君天佑倒提著精靈小丫頭, 大大咧咧的把“獵物”摔在林西索面前, 呲牙叫了幾聲算是覆命。

驀地, 奧丁身形尚在空中翻身飄落, 哇哇大叫道:“我沒有輸, 繼續打, 臭蟲子。 ”

林西索笑盈盈的看向奧丁, 身子稍稍讓開顯露出甲板上的情景, 精靈小丫頭的目光一下子被蟲屍吸引住。

不可否認在木小蟲的暴虐式訓練下, 奧丁已是名副其實蟲師, 其整體實力甚至還要在康納之上。

“你瞧, 這是剛剛打撈到的蟲屍, 可以將宇宙奇物內的能量強行逼迫出來, 木小蟲有沒有向你說過?”林西索手中一晃, 拿出一把小巧刻度尺遞了過去。

奧丁抹了把鼻涕, 學著康納的樣子點頭哈腰接過刻度尺仔細端詳。 這把刻度尺是學習星圖的最佳工具, 不過她並不在意, 只是單純的喜歡收集“禮物”。

“嘿嘿, 大叔這是賄賂我, 這樣的蟲屍稀鬆平常, 我可不知道它為什麼能把宇宙奇物的能量逼出來。 ”奧丁轉著眼珠, 並不掩飾言不由衷的樣子。

這時幾名力族船員搬出一套桌椅來, 林西索手中忽然多出一隻水晶酒杯, 坐下來慢慢享受美酒馬蒂尼。

眼下困在魚鰾空間, 雲璐號需要時間整修, 林西索不急著出去, 冒險途中需要適當的放鬆, 也需要一些不錯的調劑品。

“咕嘟”奧丁喉嚨蠕動, 情不自禁舔了舔嘴唇, 自從上次在廚房偷喝朗姆酒醉倒以後, 凶巴巴的美人魚莎莎就把她列入廚房黑名單, 感覺已經“很久”沒有品嘗到香醇美酒了。

“我決定讓你留在船上, 打今天起你便是預備船員了。

”林西索拋出乳酪, 開始引誘小老鼠踏入陷阱。 要知道木小蟲盜走要塞之眼, 以後更加不好對付,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應該從奧丁這裡套取一些資訊。

“啥?預備船員?那些穿山甲都是正式船員, 為什麼我要做替補?”奧丁仰起脖子抗議, 濃郁酒香在鼻前飄過。

“你這孩子有很多惡習, 經過大家監督改掉之後才能做正式船員。 ”林西索說著扔出酒瓶, 奧丁如猴子一樣翻身躍起, 嘴巴堵住瓶口大灌起來。

林西索饒有興趣的看向精靈小丫頭, 這段時間魅影號成了她的遊樂場, 如果不是君天佑做保姆, 船員們恐怕無法維持正常工作, 不過奧丁身上也有不少閃光點, 她頑強, 她聰明, 她勇敢, 是星際戰士最佳人選。

“向你說明一下, 船員的福利待遇你享受一半, 每個月發放五單位煉晶, 用這些煉晶可以在船上以極低價格購買裝備和食物。 每名船員還有基礎信用點, 生病由我醫治, 想學習戰鬥技巧需要自己找老師, 如果能打動那幾名前輩指點上幾日, 必然有很大收穫。 ”林西索轉著酒杯詳細介紹起來, 隨著魅影號上船員不斷增多, 船上儼然形成一座封閉的小城市。

“五單位煉晶?這麼少啊!除了船上的酒好,

讓我提不起興致來。 ”奧丁懶洋洋的靠到椅子上, 很珍惜酒瓶中所剩無幾的馬蒂尼。

“不少了, 每個月五單位煉晶, 可以積少成多!而且每次得到戰利品, 船員們都有相應提成。 如果我手頭緊, 還會向船員出售稀缺材料換取煉晶, 你們可以從中賺上一筆。 就像現在, 本船長想從你這裡得到某些問題的答案, 涉及到蟲師技術層面, 總要做些補償。 奧丁, 你說把這種複雜紋路刻在盤王蟲身上, 再拿出一件宇宙奇物發揮實力, 會產生什麼樣的效果?”林西索以一種極為平緩的語氣說出了他的真正用意。

奧丁眼前一亮, 她抬頭看向匍匐在光雲上的盤王蟲, 再低級的宇宙奇物也具備強橫能量。 想在星際間馳騁, 不論蟲族還是人類都要依靠“能量”。

“哼, 我奧丁啐口吐沫是個釘, 就勉為其難做你的預備船員好啦!木小蟲曾經提到過一次, 這樣的蟲屍是好東西, 那些複雜紋理牽扯到能量回路, 高級蟲師都在進行研究。 而且這些紋路並非適用於全部宇宙奇物和全部蟲屍, 解密工作即便有光腦輔助也不輕鬆, 只能說碰碰運氣。 ”奧丁講到專業知識立刻變得穩重成熟起來, 透露出一些林西索從未聽說過的資訊。

“原來如此, 去玩吧!這具蟲屍留待日後解析。 ”林西索揮了揮手, 奧丁在船上很快樂, 當她真正融入這個大家庭, 那麼她便是正式船員。

“呼呼, 那好, 我們回去捉迷藏!”奧丁緊緊抓住刻度尺, 打著酒嗝一晃三搖向船艙走去, 剛才喝酒時灌得太急, 總感覺走路好似踩在棉花上。

君天佑抓起精靈小丫頭消失在艙門前, 林西索突然想起還有一件物品, 立即取出那塊寒能中得到的小隕鐵, 這應當是純天然之物, 卻散發出微弱白光。

孔雀對隕鐵做出細緻掃描, 時間不大金屬書“嗶嗶”響了起來, 自動翻到輻射蝴蝶頁面, 只見書上光彩絢爛, 似乎要把小隕鐵拽進去。

“咦, 這是生命之源嗎?輻射蝴蝶向來挑剔, 食物種類非常單一, 它們感興趣的東西可不多。 ”林西索沒想到偶然撿回來的隕鐵竟然對這些蝴蝶的胃口。

孔雀非常認真的說道:“強輻射源, 類似鈾礦, 形成條件比較複雜。 建議投入輻射蝴蝶頁面, 幾年來這些蝴蝶從未進化過, 為了加強護符力量值得嘗試。 ”

雖然林西索已經不用智者護符進行防禦, 但是這本護符演變而來的金屬書隨著不斷發展和壯大正在騰飛, 在他的冒險生涯中充當著重要角色。

“隕鐵給你, 小心飼養輻射蝴蝶, 這些寶貝疙瘩對我大有用處。 ”林西索將酒杯中的馬蒂尼一飲而盡, 站起身來看向船外空間。

魚鰾空間內的液體適合傳遞寒能, 而且不論溫度多低都不會凍結, 這對於莎莎來說無異於一件利器, 可以最大限度發揮出紋霜力場的威力, 也可以起到抵禦寒能的作用, 林西索自然不會放過此物。

幾個小時以後, 魚鰾空間內的液體迅速減少, 查爾甚至鑒定出這些液體叫做“皚水”, 打算以二十單位煉晶一噸的價格向雙頭死神收購。

反正魅影號也吞不下這麼多皚水, 林西索欣然應允, 心中暗道:“也許把這些液體吸幹, 就可以找到出去的門路。 ”(未完待續, 如欲知後事如何, 請登陸。 readnovel。 , 章節更多, 支持作者, 支持正版閱讀!)

!!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