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394章 送別

“快看!與雙頭死神在一起的兩艘船, 那不是婉華小姐的雲璐號和查爾先生的貨船嗎?”木家紅場有許多眼尖之人, 一下子辨認出木婉華和查爾的船。

“魅影號好了不起!在雙魚古跡幹掉一艘精英級。 都說強龍不壓地頭蛇, 可是綠印章肯定幹不過雙頭死神。 ”旁邊議論紛紛。

人們崇拜英雄, 雙魚古跡大戰早已盡人皆知, 能夠以c級之姿面對傳聞中的精英級, 並且取得奇跡般勝利。 這件事本身帶有傳奇色彩, 是最近一段時間令人津津樂道的飯後話題。

“林船長, 羅德船長, 我們沒有敵意, 請不要開炮。 ”忽然一把好聽女聲傳來。

林西索默然無語, 康納猛的上前一步大聲說道:“停船!來者何人, 通報身份。 ”

對面船隻果然停了下來, 光屏上呈現出一位藍發女子。 這女人溫婉笑道:“不請自來還請林船長見諒, 在下是綠印章木家紅場負責人, 可以稱呼我為琴。 此前綠印章與雙頭死神有些誤會, 大家來界外銀河闖蕩都不容易, 還請林船長不計前嫌, 不要為難綠印章。 ”

“哦?這麼說你們是來道歉的, 不是來找麻煩的?”林西索面色稍緩, 不過看向光屏仍然保持著冷酷眼神。

“是的!我們綠印章已經失去四艘星際遊輪, 不想再繼續損失下去, 為了表達誠意特地訂購一批空間貨箱送給貴船隊。 ”琴儘量放低姿態, 魅影號一擊刺穿精英級星際游輪, 其實力已超脫綠印章對峙範圍。

黑道組織慣於欺軟怕硬, 即使有實力幹掉魅影號也不會如此去做, 因為在敵對過程中無法估量損失, 把雙頭死神拿下綠印章元氣大傷, 那與自取滅亡沒有什麼區別。

“很好, 綠印章也算拿得起放得下, 既然有意與我們和解再好不過。 不過希望你們幫個小忙, 送兩位前輩到相應港口, 琴小姐不會介意吧?”林西索心中暗爽, 熬到今天終於可以揚眉吐氣, 尋常勢力見到魅影號需避讓三分。

原本喊打喊殺的綠印章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派出主事之人調停。 不過綠印章派出來的這支船隊實力不弱, 竟然有四艘b級星際遊輪, 顯然是對雙頭死神防著一手。

林西索正愁無法安置囚徒和商老先生, 這二位歸心似箭, 認為魅影號在冒險途中指不定遇到什麼事情耽擱下來, 一來二去滯留半年也極有可能, 還不如那些跑常規航道的貨船辦事效率高。

“這個簡單, 一定讓林船長滿意。 ”琴爽快的答應下來, 同時對林西索口中的前輩大感興趣。

綠印章船隊開路, 魅影號和宙斯號在後, 風風光光駛入木家紅場, 停泊平臺整齊排列著三十只中型空間貨箱, 全是最新款式。 這些“禮物”相當不錯, 林西索欣然接受。

木家紅場很多人開始起哄:“呸!綠印章什麼玩意?見到雙頭死神軟了, 還以為有一場驚天動地大戰, 廢物!”

人群當中也有綠印章的人, 他們對組織這樣做充滿怨氣, 心說:“哼, 雙頭死神再厲害也不能一炮不放啊?像條癩皮狗似的上去討好, 真丟人。 如此懦弱還混個屁, 趁早散夥走人算了。 ”

儘管綠印章高層一再施壓, 在有心人引導下不少剛剛加入綠印章的青年帶上鐳射劍趕往停泊平臺,

他們要為組織找回顏面。

林西索和一眾船員正在送別囚徒和商老先生, 雖然商老先生登上魅影號的目的主要是觀察豔無雙, 但是日子久了總有感情。 而崔河塘跟隨囚徒學習矩陣, 爺倆吃喝在一起, 感情比旁人更加深厚。

“孩子, 別難過, 以後船上的矩陣全靠你來維護。 你們老大家底厚實, 逮到機會打造更高級矩陣, 精英級星際游輪也別想幹掉咱們矩陣師。 ”囚徒動情的囑咐弟子, 算起來這輩子僅收下這麼一個徒弟, 自然寶貝得很。

別看崔河塘為人木訥, 真若相處得久了就會發現他是心思靈巧之人, 正適合做矩陣師。

“老師, 有機會河塘一定去看您。 您老活個三四百年不成問題, 以後還要向老師多多請教。 ”崔河塘也捨不得, 然而囚徒去意已決, 不便再做挽留。

臨別前林西索額外贈送給囚徒許多禮物, 從囚徒手中挖來一本電子筆記, 裡面記載了許多關於矩陣師的內容, 對於崔河塘大有裨益。

此時, 綠印章激進分子來到停泊平臺, 只見魅影號甲板上伸出光梯, 一胖一瘦兩個老頭走了下來。

這胖老頭撇了撇嘴, 眼珠子瞪得比牛眼還大。 瘦老頭手裡捧著茶壺, “吱溜”一聲喝了一口,

目不斜視沒把旁人放在眼裡。

“兄弟們, 並肩子上!”也不知道誰喊了一嗓子, 之後“嗡嗡”聲大作, 亮出一支支鐳射劍。

“媽的, 歡迎老子回家嗎?不用這麼客氣!”囚徒探手放出三座迷你金字塔, 金字塔呈銀亮色澤, 只比成人拳頭大少許, 三座迷你金字塔聯合在一起滴溜溜旋轉進入人群。

“哎呦!什麼玩意?”一個青年驚詫萬分, 趕緊用鐳射劍抵擋, 奈何級別間的差距實在巨大, 劍光尚未觸及金字塔整個人就被衝力甩了出去。

停泊平臺上一道道人影轟然飛出, 再也沒有人敢於上前, 修為達到第七級的綠印章武修士嚇得縮了縮脖子, 急忙躡手躡腳退出此地。 魅影號隨便下來兩個老頭就有九到十級修為, 這幫蠢貨上去不是挨宰嗎?

囚徒出手很有分寸, 並未大開殺戒。 綠印章幾名負責人急匆匆趕到, 連忙賠禮道歉, 至於他們是不是有意晚來半分鐘就不得而知了。

船上少了兩個人, 林西索心中湧起一絲淡淡憂鬱。 宇天行正在閉關, 魅影號到達大鬍子傑克的蜃樓號以後, 這位實力強大武修士也要離去。

思緒萬千, 林西索最終歎道:“該走的始終會走, 只要有我的船員在, 任何地方都是家。 ”

雲璐號也靠到停泊平臺,

木婉華快速籌謀起來, 先是讓林西索放出木家船隊眾多俘虜。

這些俘虜一直拘禁在魅影號和宙斯號上, 木婉華為了以後著想並沒有把所有“同僚”轉移到雲璐號, 只挑挑揀揀選取出三十幾名船員, 他們將是雲璐號崛起的基石。

接著, 木婉華與木家紅場內部人員溝通, 言明沙金威所做一切, 而魅影號恰逢其會送她回來, 是大恩人。

有些話不必說得那麼明瞭, 木家高層會針對此事進行取證。 由於涉及到銀蛇號沙金威, 找場子就不那麼容易了。

黑道有黑道的規矩, 覆滅的船隊都是木家旁系人員, 沒有重要人物, 願意報仇自己解決, 這是木家的千年慣例。

一切順利, 囚徒與商老先生登上另一艘星際遊輪, 這是綠印章特意派出的快船。

對於有人到停泊平臺挑撥事非琴表示深深歉意, 其實道歉只是個形式, 林西索根本未放在心上。

送走了囚徒和商老先生, 林西索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經過統計魅影號此次狩獵行動共得到三十九萬單位煉晶。 這是與木婉華和羅德里克分配後的數目。

魅影號在母蟲巢穴中同樣收穫不菲, 所以說木婉華得到的煉晶總量遠遠大余十四萬單位, 雲璐號以此為基礎前途不可限量。

當然, 林西索與木婉華已結成戰略同盟, 經過二人討論確立一系列後續發展方案, 魅影號需要借助木家這棵參天大樹乘涼。 或許是林西索很有女人緣, 月星, 林清雅, 沙展芸, 再加上木婉華, 先後受到四位女船長青睞。

其實星際遊輪以男性船長為主, 由於魅影號接觸層面有限, 林西索尚未遇到真正的英雄人物。 沙金威姑且算一個, 可是畢竟年齡偏大, 又因為沙展芸的關係不在衡量範圍內。 如果林西索僅滿足于現狀, 未來的道路將更加崎嶇。

幾日之內羅德里克忙得夠嗆, 即使有眾多空間貨箱輔助, 魅影號和宙斯號也已經滿載, 需要清點庫存賣出貨物。 只是很多物資老大不讓賣, 這樣一來能夠清空的地方有限, 只好精心計算船上的空間, 最大限度帶上空間貨箱。

林西索如今完全稱得上百萬富翁, 雖然在一些大家族眼中百萬單位煉晶如同毛毛雨, 但是對於來自第三銀河的草根船長而言絕對稱得上天文數字。

剛送走囚徒和商老先生沒幾日, 查爾和木婉華送別魅影號, 此去不知何時再回到木家紅場, 二人均感覺到缺了林西索這種人物在身邊, 失色不少。

“哈哈, 查爾兄弟,

婉華妹妹, 本船長這也算衣錦還鄉。 魅影號速度很快, 很快便會回到冒險區探險, 前面還有蟲塔縈繞區, 蟲潮肆虐區, 黑暗自治領以及蠻荒領域, 相信在遙遠的廣闊空間有我需要之物。 ”林西索豪氣沖天, 魅影號是他的驕傲與信心。

“林兄弟, 下次你回來木家紅場軍火方面我說了算, 只要付得起錢, 軍方裝備隨便挑。 ”查爾春風滿面, 地膽蟲微量元素的價格被他彈壓下來, 上面很高興。

“哼, 叫你一聲哥哥, 如果有一天雲璐號超越魅影號, 你要叫我姐姐。 ”木婉華漸漸接受林西索, 在她心目中留下影子的男子極少。

林西索沖著光屏點頭微笑, 簡單告別之後康納攀上桅杆喊道:“收錨, 起航嘍。 ”

太陽帆展開, 魅影號, 宙斯號, 這兩艘譜寫傳奇戰績的星際遊輪駛入星海……(未完待續, 如欲知後事如何, 請登陸。 readnovel。 , 章節更多, 支持作者, 支持正版閱讀!)

!!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