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398章 血酬

林西索認真傾聽中年人的描述, 這中年人名叫法蘭西斯, 隸屬瞿家週邊客卿成員, 他的星際遊輪血酬號具有隱匿行蹤的船戰技, 在逃跑方面堪稱行家裡手。

面對令人髮指的魅影號船長, 法蘭西斯把知道的事情全部抖了出來, 這其中包括瞿玉傑經常去的幾個地方, 以及求救信號的呼喚物件。

瞿家在附近星域建有兩座基地, 無論哪一座基地接收到血酬號的信號都會立刻趕來救援。 也許是白色海帶具有干擾作用, 法蘭西斯至今也未等到救援隊伍。

“那麼外面那些植物是怎麼回事?不要說你不知道。

”林西索拍了拍皮兜, 孔雀瞬間展示出船外情景。

“呃!這一定是那個女人佈置的陷阱, 她是個惡毒的女人。 ”法蘭西斯的話音未落便慘叫起來, 林西索掐碎了他的膝蓋。

“警告你, 不要在我面前說銀髮的壞話。 不過話又說回來, 這倒是很符合阿米莉亞的行事作風。 ”林西索摸了摸下巴笑道, 聽到銀髮非但沒有事情, 反而把瞿玉傑殺得大敗, 心情出乎意料的清爽。

“林船長, 給條活路。 船上的人都死了, 只要您願意, 血酬號歸您。 ”法蘭西斯面容憔悴, 他所能拿出的價碼只有這艘星際遊輪。

“你說把這艘船交給我?”林西索上下打量法蘭西斯, 眼中帶著鄙夷。

在界外銀河生存, 船長向來愛船如命, 有些星際遊輪甚至是傳承幾代的家主資格憑證, 必須擁有相應的星際遊輪才能取得舉足輕重地位, 這種傳統在世家大族屢見不鮮, 沒想到這個法蘭西斯為了活命甘願放棄自己的星際遊輪。

林西索發出一聲歎息, 暗道:“也不能說這個法蘭西斯有錯, 命都沒了還要星際遊輪做什麼?船長如果對自己的船隻沒有深厚感情是不會抗爭到底的, 更不要說為一艘船犧牲。 ”

“西索, 這也許是個機會。 ”佩恩眼前一亮提醒道, 原本二人計畫從愛德華家族弄船,

然而他這個傀儡繼承人實在沒有那麼大的份量, 現在便搞到一艘船何樂而不為?

“確實是個機會, 不過我的原則是寧缺毋濫。 法蘭西斯船長, 可否將血酬號的內部資料調出讓我見識一下?”林西索說得客氣, 實則由不得對方反對。

“好, 好, 沒問題, 林船長想怎麼看就怎麼看。 ”法蘭西斯連忙喊出口令, 十幾道光屏疊加在一起, 頓時組合成白色資料版面, 上面羅列出血酬號的核心參數。

林西索只輕輕掃了幾眼便愣住了, 真沒想到血酬號的底子這樣好, 然而也僅僅是底子好罷了, 近些年的發展方向驢唇不對馬嘴, 好好的一艘船硬是被糟蹋掉。

“行, 這艘船看起來還湊合, 用它來換取你的性命倒是綽綽有餘。 出去以後把血酬號交給我的手下, 只要你履行承諾, 我幫你根除白毛菌的禍患。 ”林西索用手輕輕一點, 躺在地面上的斷臂飛回法蘭西斯肩膀。

接下來的情景見證了林西索的醫術, 一層黑霧籠住法蘭西斯的身體, 在一陣撕心裂肺叫喊聲中, 斷臂恢復原位。

當然, 斷臂不可能這麼快完好如初, 林西索只是運用一些蟲毒續接, 對法蘭西斯的身體有一定損害, 卻剛好克制那些白毛菌。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 康納把血酬號上的屍體清理出去, 那些白色海帶瘋狂的撲上去爭搶食物, 原來這些植物喜歡吸血。

林西索在血酬號上灑出少量活性腐蝕藥劑, 這種藥劑剛好是白毛菌的剋星。

主控室內清掃一空, 林西索大為嘆服阿米莉亞的手段, 能把血酬號置於此地充當誘餌很不簡單。 按照銀髮的一貫作風, 除了白色海帶一定還有其他後招, 說不定血酬號一動, 整顆彗星都要爆炸。

“老大, 我已經把屍體處理好, 還是趕緊離開這個鬼地方吧!”康納搖頭走入主控室, 剛才白色海帶吞噬屍體的場面讓他膽戰心驚。

“說得是, 魅兒他們一定等急了, 咱們立刻原路返回。 總要讓法蘭西斯船長與血酬號告個別。 ”林西索微微一笑說道, 他的決定讓人出乎意料。

康納一愣, 立刻意識到老大另有目的, 於是乎泰然處之, 能夠離開此地正是他的期盼。

法蘭西斯不知道林西索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想到隱隱作痛的胳膊, 錯誤的以為林西索有恃無恐, 已在自己身上種下毒素。 藥劑師的本領神秘莫測, 可不是他這種修為觸及的高度。

林西索帶上康納等人火速折返, 血酬號能不能從彗星內部出來全看法蘭西斯的運氣如何。

在離開血酬號之前林西索掐算時間, 留下少量活性腐蝕藥劑在炮臺區, 十分鐘後武器系統自動解除束縛。

剛剛從血酬號能量護罩中鑽出來, 六人小隊便遇到數不清白色海帶裹夾, 林西索不敢怠慢, 鐳射劍騰起金色光焰向前殺去。

在白色海帶的重重封鎖中不適合動用活性腐蝕藥劑, 因為那是無差別攻擊類藥劑。 在血酬號上則不同, 可以事先關閉某一艙室使用。

林西索砍倒一片片白影, 金色光焰暗含沉淪之刃的力量, 對於物質具有強大至極破壞力, 六人經過劇烈砍殺清理出一條道路來。

“快撤, 這裡不安全。 ”林西索大吼一聲繼續向前, 六個人配合默契按原路返回。

等沖出彗星, 六個人已精疲力盡。 那該死的白色海帶太邪乎, 雖然沒有恐懼荊棘的瘋狂勁頭, 但是韌性十足, 很不好對付。

林西索登上魅影號甲板, 腦海中瞬間呈現出許多資訊, 其中主要關注豔無雙的動向。 這個心性漸漸迷失的老女人經常把自己關在房間中歇斯底里叫喊, 她心中似乎有很多苦悶, 然而真正根源在於她的野心。

探知豔無雙沒有異動, 林西索安下心來, 畢竟宇天行還在船上, 即便豔無雙有什麼想法也不敢暴露出來。

“船長大叔, 你怎麼去了那麼久, 再不回來我就要殺過去救人了。 ”魅兒俏皮的靠到林西索懷中, 她的這種舉動曾引來培琳非議, 然而培琳全天候在機修間忙得不可開交, 可沒有時間與恒波樹人爭寵。

“等會有好戲看, 不知道血酬號能不能逃過此劫。 ”林西索回來前自然用幽眼做過細緻觀察, 發現白色海帶根系滋生出好多氣泡。 這些氣泡很危險, 弄個不好整顆彗星都要蕩然無存。

“哦?血酬號什麼來頭?”魅兒不明就裡看向康納, 希望從胖子那裡得到答案。

正在此時, 彗星忽然一陣晃動, 接著散發出劇烈炮光。 法蘭西斯已經想明白林西索為什麼跑掉, 肯定是此地潛藏著巨大危機, 而白色海帶經過六人小隊衝殺變得極不穩定, 事到如今他只好拼命。

光芒四射, 彗星正在分崩離析, 白色影子死死糾纏住血酬號, 想逃出升天談何容易?

關鍵時刻法蘭西斯頭腦變得清晰起來, 在千鈞一髮之際施展船戰技, 血酬號忽然原地消失, 不知蹤影。

林西索饒有興趣的看著這一幕, 孔雀已經悄悄記錄血酬號的核心資料, 對於這種逃命船戰技自然知曉。

彗星仍在炸裂, 密集型攻擊讓血酬號無法遁形,

到處濺射的彗星殘片撞擊在血酬號能量護罩上, 法蘭西斯在生與死的鋼絲上游走。

血酬號出離虛影顯露身影, 法蘭西斯已經被炸得暈頭轉向, 為了活命不停奔逃。

“哇, 快看出來了, 這艘船不賴嘛!”魅兒跳腳叫了起來, 隨後發出銀鈴般笑聲。

林西索松了一口氣, 法蘭西斯這麼膽小的船長可不多見。 血酬號施展船戰技隱入虛影能夠抵消部分物理攻擊, 這也是此船成功脫逃的原因。 現在唯一需要顧慮的問題是, 讓誰出任血酬號船長。

“羅德, 過去把這艘船攔截下來, 不要讓對方逃逸。 ”林西索是果斷之人, 既然先前讓莉莉絲試煉, 那麼這艘船理應歸火女所有。

林西索原本是想找到一艘以火能為主的星際遊輪交給莉莉絲統領, 血酬號的能力也不錯, 適合做暗中的刺刀。 有機會要找沉淪之刃商量一下, 看有沒有可能再一次融合出雙屬性宇宙奇物。

“林船長, 你這是不道德的行為, 讓我在陷阱中苦苦求存。 ”法蘭西斯取回血酬號覺得膽氣上升, 想找機會開溜。

羅德里克接收到林西索的命令, 哪裡會給血酬號機會?宙斯號放出一連串導彈和炮光, 耀眼的光芒在太空中不停閃爍。

須臾, 炮光收斂,

再看血酬號本就岌岌可危的能量護罩當即崩潰, 船身上竟是坑坑窪窪傷痕, 這還是羅德里克手下留情的結果, 如果一味狂轟亂炸這艘星際遊輪怕是沒有利用價值了。

“好了, 法蘭西斯船長, 玩笑到此為止。 瞿玉傑要置我於死地, 他找來的船隻沒必要客氣, 請接受俘虜的身份。 另外, 血酬號核心艙室和血酬號上所有值錢物品你儘管帶走, 我做人還是比較寬容的。 ”林西索打一棒子給個甜棗, 也是怕法蘭西斯走入極端, 好不容易有一艘看中的星際遊輪, 沒道理錯失良機。

“此話當真?”法蘭西斯心頭一喜, 他在意的恰恰是船上這些家當, 至於這艘船則無關緊要, 它只是遠房親戚的遺物罷了。

法蘭西斯曾聽年老叔父說起過, 所謂“血酬”即通過流血拼命換取報酬, 而拼命是他最不屑的行為。 (未完待續, 如欲知後事如何, 請登陸。 readnovel。 , 章節更多, 支持作者, 支持正版閱讀!)

!!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