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429章 等待

“還有兩天就要到地方了, 這一路錯過好多港口, 真可惜。 ”魅兒倚在船長寶座旁慵懶的伸展腰肢, 魅影號現在狀態還算不錯, 不過趕得比較急, 大家的精神狀態缺乏活力。

不論人類還是力族, 在船上呆的時間久了都會面對各種各樣心理壓力, 儘管所有艙室載入了虛擬景象, 但是終究無法與真實環境相媲美。 其實關鍵問題不在這裡, 主要是船長最近的心情影響到大家。

林西索每兩天就會抽出時間組織船員們活動, 或是在訓練室做對抗練習, 或是在貨倉和生態園區搞鏡像捉迷藏, 或是拿出奇特裝備給大家找樂子。

總體來說魅影號業餘生活十分豐富, 船員們非常開心, 不會覺得憋屈。

只是, 最近一段時間船長沒有出現在大家面前, 而莎莎的組織能力遠沒有那麼硬氣。

要知道林西索和佩恩分別帶隊玩對抗練習的時候極為刺激人心, 儘管每次大家搞得一身小傷, 卻覺得格外舒爽。 船員們就是這樣, 需要發洩精力, 他們這般年輕, 不可能像宇天行那種高手整天盤坐修煉。

雖然魅影號在界外經歷了許多大風大浪, 但是林西索此刻顯得彷徨和無助, 歸根結底還是擔心夥伴們出問題。

“魅兒, 咱們早到兩個半月, 不知道十年之約結果如何。 ”林西索又一次將目光挪向光屏, 儘管還看不到sk937行星, 他卻甘願每天坐在這裡等待。

“船長大叔, 我理解你的心情, 可是也不能幹坐在這裡什麼也不做啊?”魅兒好心的提醒林西索, 只是主控室忽然響起長聲警報。

“不好, 醫療室出問題了。 ”林西索透過光屏看到危險源頭, 李擎天忽然醒轉過來衝擊病床周圍磁場, 這傢伙的攻擊力仍然那麼強。

腳下黑白光波流轉, 林西索瞬間移動到醫療室。

這時李擎天已經從保護磁場中撞出來, 他抄起旁邊一張椅子向前狂砸。

“老李, 冷靜些。 ”林西索抬手把椅子穩穩接住, 不過腳下後退半步, 這椅子的衝擊力絕對不小。

“嗷……”李擎天抱住腦袋好像正在承受無法想像痛苦, 林西索急忙彈出幾顆弱化藥劑, 這或許能讓對方好過些。

弱化藥劑迅速散開, 李擎天的目光變得有些呆滯, 他使勁晃了晃腦袋打量周圍。

過了片刻, 老李的嘴巴一張一合似乎要說些什麼, 然而他的腦子一片空白, 已經記不起經常使用的詞彙。

林西索走到李擎天身邊, 急忙掏出一支針劑插到對方脖頸上, 三分鐘以後醫療室又一次恢復平靜。

“我, 我在哪?”李擎天嘴唇顫顫巍巍蠕動, 終於吐出一句像樣人話, 這讓林西索充滿驚喜。

“老李, 你在我的船上, 現在十分安全, 我們快要抵達sk937行星了。 ”林西索激動的回應。

在藥劑作用下李擎天的雙眼本來快要閉合, 然而聽到“sk937行星”幾個字, 他的雙眼猛然間瞪大, 左手用力抓住林西索的手臂, 眼眶中流出兩行血淚。

“是的, 你在我這裡沒有任何危險, 我是林西索, 土環星老鄉。 ”林西索只能這樣安撫對方, 李擎天的狀態並沒有那麼理想, 他的精神仍然錯亂, 想要恢復過來並不容易, 需要更為堅定的信念。

李擎天忽然點了點頭, 身體慢慢僵臥下去,

他的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這或許是十五年來第一個笑容。

林西索連忙針對李擎天進行檢查, 緊繃的神經如果突然間鬆弛下來很容易造成腦死亡, 這是催化藥劑在體內徹底爆發後的悲哀。

經過深層次掃描顯示病人一切正常, 林西索略微心安。 李擎天要一直與體內毒素抗衡下去, 這樣才有希望恢復意識。

“好現象, 老李的意識開始萌動了, 那名波塔星武修士情況怎麼樣?”林西索隨口問道。

“嗯, 勉強活著, 波塔星武修士目前正在療養艙中接受微創治療, 此人外表已經和人類無異, 只是他的大腦皮層損傷嚴重, 也許會成為一具植物人。 不過我發現一個有趣現象, 剛才這位李擎天吼叫的時候, 療養艙中那位武修士腦細胞活動頻率超標, 心跳頻率超標, 他們二人之間似乎保留著某種聯繫。 ”魅兒信手打開光屏, 將剛才療養艙中的情景展現出來, 光屏邊緣羅列出異常資料。

聽到魅兒的說明, 林西索眼前不由一亮, 特別吩咐道:“立刻建立相關檔案, 單獨列出一個課題, 我要研究半摩根變異體和二代變異體之間通過什麼模式建立聯繫。 很顯然, 半摩根變異體統領二代變異體, 雙方間的關係據我估計是遞進式加強,

在將來恐怕會出現變異體軍團, 只有瓦解這種關係, 才能獲得勝利。 ”

其實, 林西索的擔憂已經在第二銀河某些星球上演, 人類文明正承受三千年以來最強災難, 一些組織打算抽調駐守界外的星際遊輪全力滅殺半摩根變異體。

兩天時間一晃而過, 魅影號來到一處恒星系, 遠方是一顆紅矮星, 而sk937行星就在三顆行星當中。

林西索深呼一口氣, 他終於有機會好好打量這顆行星了, 光屏上呈現出各種觀測資料, 魅兒開始對周圍空間進行監控。

sk937行星外表殷紅, 就像血水中泡過一樣, 透露出猙獰與恐怖。 真不知道紅色風暴如何找到這顆行星, 並以此星作為試煉場, 篩選合乎要求的土環星少年。

“魅兒, 有飛船來過此地嗎?”林西索面沉似水, 記憶深處又一次浮現出孔雀臉的面容。

孔雀臉就是那位受傷後把智者護符送給林西索的土環星少年, 雖然二人之間沒有正式約定, 但是孔雀臉希望林西索為他報仇, 幹掉紅色風暴所有人。

“抱歉, 這顆行星輻射很強, 只能監測到五天以內的能量痕跡, 暫時沒有發現飛船蹤影, 我會一直監視下去。 ”魅兒一絲不苟給出答案, 她知道船長大叔心中壓力很大。

“來早了, 選擇一處僻靜之地隱藏, 接下來兩個半月宙斯號晉升b級, 血酬號晉升c級, 等待我的夥伴們。 ”林西索終於擺脫心中陰霾, 重新恢復船長風采。

“是!”魅兒愉快的行禮, 她不喜歡死氣沉沉的船長, 她喜歡發奮圖強的林西索。

sk937行星大氣層稀薄, 飛船降落時感覺不到顛簸, 星際游輪不是普通飛船, 降落時更是穩如泰山。

三艘星際遊輪很快進入一條狹長地縫, 當年土環星少年是在西北走向大裂谷中試煉, 穀中有渾濁河流經過, 除此之外生長著火焰形灌木, 稀稀拉拉分佈在河流附近。 這裡的輻射很強, 可以使人類快速脫水, 並對血液系統造成傷害。

魅影號剛剛停靠到地縫懸崖邊, 林西索就迫不及待來到船外, 他瘋狂的飛向西北大裂谷, 整個身體暴露於輻射當中。

林西索沒有當年的慌亂, 他的身體強度已經無懼sk937行星輻射, 這裡的一切再也構不成威脅, 可是不知有多少土環星少年的屍骨長眠於此, 他們值得祭奠。

“土環星的兄弟姐妹們, 我林西索回來了, 嘗嘗朗姆酒吧!當魅影號再次回到界外銀河的時候, 大仇由我來報, 願你們泉下有知, 保佑活著的人。 ”林西索站在空中悠悠長歎,

從沉淪空間摸出一瓶朗姆酒, 輕輕的倒在山谷間。

這裡有許多背井離鄉少年, 他們的屍骨已經無存, 他們的名字也無人知曉, 只是有人記得他們留在此地並且前來悼念, 那個人叫林西索。

林西索去了當年孔雀臉自爆的地方, 也許是sk937行星地層變化較快, 景物面目全非, 很多巨石遷移到遠方, 記憶中的場景變得十分陌生。

“對, 到集合地點去看看, 說不定瑪納姐來過sk937。 ”林西索猛的跺腳, 身形竄到高處, 認准方向飛了出去, 那是當年土環星少年完成試煉的集合地點。

耳邊風聲呼嘯, 林西索腳下黑白光波流轉, 身形一下子突破音速, 在浩大音爆推動下三分鐘便來到當初的石崖。

石崖依然存在, 看來sk937行星的地殼運動沒有毀掉這裡。 林西索看罷多時禁不住有些失望, 十年當中沒有人回到此地, 他是第一個。

“算了,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先由我留下些東西吧!留下什麼好呢?”林西索抬頭看向前方石壁, 略微沉吟抽出鐳射劍, 腕子迅猛翻轉射出一道道劍光。

“轟, 轟”石崖震顫起來, 迷光劍有多麼厲害?連星際遊輪的核心艙室都可以劈開, 區區石壁又算得了什麼?

煙塵彌漫, 林西索踢出黑白光波, 瞬間一道狂風掃盡塵土,

石壁上顯露出幾行大字:“十年生死約, 今朝回故地, 祭奠家鄉人, 苦等夥伴來, 土環星沉船村林西索留。 “

“唉!回船吧, 希望他們快些來。 ”林西索站立良久轉身折回, 他肩負著船隊的發展重任, 必須振奮起來。

就在林西索離開半分鐘以後, 石壁周圍景象微微晃動。 一隻巨獸竟然在鏡像陣隱匿下匍匐在石崖附近, 巨獸頭頂端坐一道身影, 此人望向林西索消失方向若有所思。 (未完待續, 如欲知後事如何, 請登陸。 readnovel。 , 章節更多, 支持作者, 支持正版閱讀!)

!!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