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463章 撕破

約翰夫婦告別林西索, 帶著d級星際遊輪和兩件宇宙奇物滿載而歸。 格林星是克林斯曼總部, 由於新移民的加入, 最近幾年漸漸有了一些人氣。

事實上, 很多小貴族喜歡到格林星去打獵, 他們一邊享受生活一邊盯著那些走私物品。 雖然大部分奢侈品是黑暗交易下的贓物, 但是貴族們有理由趨之若鶩。

你能指望小貴族掏大把藍金去購買原裝貨嗎?答案是否定的。 只要這些物品能夠為他們掙來面子, 能夠滿足他們小小的虛榮心, 同時價格又很“實惠”, 那麼這便是罪惡原動力。

克林斯曼集團表面上是靠走私起家,

實際上是整合這些小貴族手中力量慢慢變成龐然大物。

艾蓮娜是個精明的女人, 這也許來自遺傳。 她總能夠從一堆虛偽的小貴族手中吸收半擱置資產, 再通過集團的力量把這些半擱置資產轉變為良性資產, 克林斯曼的觸手已經延伸向整個金豐帝國。

威廉四十五世之所以留下天藍集團, 正是看到克林斯曼的可怕之處。 不超過十年, 帝國小貴族手中的資產就會被約翰夫婦吞掉三分之一, 到時候恐怕整個金豐帝國有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二疆域將要改姓克林斯曼了。

老皇帝私下裡曾經不止一次咬牙切齒, 老搭檔太子真是生了一位好女兒。

此刻, 林西索站在船頭望向約翰的飛船, 直到船影消失才回過神來, 他心中悵然的想到:“克林斯曼集團百分之二十五股份, 在未來的十年當中會膨脹到何種地步?很難想像啊!約翰大叔對我沒的說, 我也要努力登上更高階梯。 ”

“西索, 回去吧!老師和師母做事穩重, 要不是太子爺爺去世, 他們不會輕易涉足首都星的。 ”培琳緊了緊衣裝, 站在林西索身旁輕聲安慰。

“唉!離別是愁, 這次出去恐怕又要經歷幾年風霜。 約翰大叔的三個小寶寶很可愛,

下次回來的時候一定帶上禮物。 ”林西索把培琳擁到懷中, 二人的思緒飄回格林星, 飄回電樹森林, 那裡是魅影號開始騰飛的地方。

約翰夫婦走了, 天誅船隊的船員們卻沉浸在興奮之中, 因為這次金豐帝國首都星之行讓大家搖身一變成為克林斯曼集團股東。

林西索為了抓牢船員們的心, 經過深思熟慮拿出克林斯曼集團百分之二十股份分給手下每一個人。

普通船員得到百分之零點零五股份, 中級船員得到百分之零點一五股份, 而高級船員得到百分之零點三, 船長百分之一, 佩恩百分之二。

所謂中級船員是指各船擔當重要職務的船員, 高級船員只能是各船副官。 要知道光是力族船員就占到六十人, 還有原紫苑號船員以及一眾中高級船員, 細分下來只剩下百分之三點五的股份, 卻是要留給以後加入的新船員。

當然, 林西索不是散財船長, 這些船員要想得到相應的股份, 必須在船隊中效力三十五年以上, 如果在探險或者戰鬥中死亡, 那麼股份將留給其指定繼承人。

雖然要幹上三十五年, 但是船員們依然很高興, 這等於是船長給他們買下一份重磅保險, 只要好好為船隊效力,

後半輩子將衣食無憂。 這可比土環星企業集團大方多了, 瑪納只是象徵性給出股份, 除非土環星企業集團成為第三銀河統治者, 否則得到的好處永遠不會超過五百單位煉晶。

林西索也在摸索中前進, 他沒有瑪納那樣精明的頭腦, 只能把自己放在船員的位置上去思考, 從而適當的進行利益捆綁。

不得不說林西索的做法很有效, 船員們對於魅影號的歸屬感更加強烈了, 只要魅影號存在於世, 那麼他們的未來便有保障。

淡淡的離愁很快被一大堆事物沖淡, 林西索要繼續做研究, 還要鞏固新生成的源能力, 此外最重要一件事是與豔無雙好好談談。

魅影號向銅鼓星域疾馳, 匯合地點定在該星域邊界上的錦雲星, 林西索不打算前往明朗星, 因為那樣做很浪費時間。

房門打開, 黑暗中只有豆粒般大小一點燭光, 微弱光線映襯著一張面孔, 一張扭曲的人臉。

“不要傻站在外面, 進來吧!”人臉發出聲音, 卻不見嘴唇蠕動。

“豔前輩, 您今天怎麼沒有戴面紗?”林西索一步跨越十幾米, 陡然間出現在燭光附近。

“咯咯, 我就是這般醜, 戴著一塊面紗自欺欺人罷了。 接下來的談話對我很重要, 所以不需要任何遮掩存在。

”豔無雙決然的看向燭光, 聲音回蕩在房間中。

“好, 豔前輩是痛快之人, 我林西索也就不藏著掖著了。 很快魅影號將進入第二銀河, 我説明您對付萬神組織。 可是光靠天誅船隊六艘船, 只能起到打頭陣作用, 您還需要聯繫舊部。 ”林西索看向近前的醜臉, 突然發現任何人別想從這張面孔上看出豔無雙的心思。

“這個你放心, 我會讓曲風前去聯繫。 魅影號提升速度出乎我的預料, 很多計畫可以提前實施。 事到如今, 我不想再隱瞞什麼, 我的目標是一件神器, 一件承載著第二銀河木家興衰的強大神器。 ”豔無雙似乎很激動, 不由張開噁心大嘴。

“神器?原來這才是你的真正目的。 ”林西索退後一步, 面色陰晴不定。

雖然沉淪之刃是神器, 但是林西索僅僅得到兩塊碎片, 即便憑藉七彩瑪瑙螺的能量融合出子神器, 卻遠沒有真正意義上的神器來得厲害和好用。 也許再找到幾塊沉淪碎片有可能改變現在的狀況, 不曾想今天的談話豔無雙透露出神器的消息, 一般人很難抗拒如此巨大誘惑, 那可是貨真價實的神器。

“林船長, 好定力, 這幾年我一直在想你聽到此事後的反應, 不得不說你的表現很讓我滿意。

”豔無雙嘉許的看向魅影號船長, 越發的覺得此事有成功希望。

歷史變遷, 興衰交替, 人類文明誕生至今, 稱得上神器的文明產物充其量也不超過萬件。 這其中還有很多是從外族手中掠奪過來的神器, 林西索在界外闖蕩多年從未遇到過一件, 可見神器的稀罕程度。

神器之下還有次神器, 威力和性能要照神器差上一截。 次神器通常都有這樣或那樣的使用限制以及缺陷, 不過威能絕對強橫。

先不說神器, 即便次神器這個級別的存在也被各大家族和勢力把持住, 可想而知神器多麼難得。

林西索長出一口氣說道:“豔前輩, 恕我們魅影號沒有這個能力。 到達第二銀河以後, 本船長恭送您下船。 萬神組織深不可測, 我原本的計畫是打壓一下, 讓對方稍稍吐出一些當年侵佔的木家領地, 這樣做難度已經極大, 而今天你竟然告訴我目標是神器。 哈哈哈, 神器啊!太可笑了, 就算有一百艘魅影號我也不敢幫這個忙, 因為這等於置全體船員性命于不顧, 我林西索做不出這種事。 ”

豔無雙胸脯一陣起伏, 緩緩站了起來, 她一字一頓的說道:“林船長, 我坐鎮魅影號數年時間, 總要得到報答吧?另外, 莉莉絲在我的控制當中,

只要我願意隨時可以讓她去死。 ”

這個色厲內荏的老女人終於亮出底牌, 與神器相比一切都不重要。 實際上只要取回神器, 第二銀河木家就會迎回她這位主母, 到時完全可以輔佐幾位侄孫上位, 從而獲得夢寐以求權勢。 另外, 那神器真的很重要, 能夠讓她恢復容貌。

“哼, 你用自己的血液做引子給莫妮卡下毒, 解藥我自會配製, 不過這筆賬倒是要算清楚。 ”林西索怒意沸騰, 房間中陡然湧起亮光, 黑暗在一瞬間消失不見。

“咯咯咯, 我猜得沒錯, 你早就知道此事。 可是你絕對想不到, 我在培琳身上也做過手腳, 那是精神力量的影響。 每過十五天我都會找培琳聊上一會, 難道你就從來沒有懷疑過嗎?”豔無雙重新坐到燭光前, 房間重新陷入黑暗當中。

“懷疑過, 但是沒有發現任何不妥之處, 你的手段必然極其高明, 否則瞞不過我的察覺。 ”林西索並非真的想與豔無雙撕破面皮, 而是通過今天的談話掀開對方底牌, 好一次性去除隱患。

“咦?你怎麼這樣冷靜, 心愛之人受到威脅, 難道不怒嗎?”豔無雙正在挑動林西索的每一根神經, 既然她是邪修, 總會有些地方不大正常。

“你是瞎子嗎?難道看不出我是全息影像。

”林西索冷冷回答, 與此同時身影變得模糊起來, 過了半秒鐘身影重新穩定下來。

“什麼?”豔無雙嚇得魂不附體, 以她十級武修士的水準竟然分不清面前站立的魅影號船長是真人還是虛擬影像, 這怎麼可能?

“對了, 我趁著咱們談話的工夫把曲風給制服了, 這傢伙實力真不錯, 可惜他是在魅影號上。 ”林西索打了一記響指, 黑暗中顯現出一面光屏。

真正的林西索透過光屏目光陰沉看向豔無雙, 花螢蟲女和君天佑共同鉗制住曲風。 曲風面色發紫, 顯然中了劇毒。

“無雙, 小心。 姓林的獲得了魅影號的終極許可權, 我們等於身在牢籠。 ”曲風抬起頭來, 他沖著光屏嘶啞呼喊。

“該死, 怎麼會這樣?”豔無雙飛身想逃出房間, 不曾想一圈圈藍光向她壓制而來, 房門應聲關閉, 令人心悸的聲音緩緩湧動。 (未完待續, 如欲知後事如何, 請登陸。 readnovel。 , 章節更多, 支持作者, 支持正版閱讀!)

!!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