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516章 信號

船隊獲得逃亡以來第一次勝利, 十三萬隻藍線屍蟲留在小行星帶沒有出來, 其餘藍線屍蟲退出去與蟲潮匯合。

三百三十萬隻藍線屍蟲可以形成三處蟲潮, 林西索可不敢以身試險, 每處蟲潮都能把精神力量實質化, 魅影號第三層矩陣具備空間屬性, 可是另外五艘船卻沒有這種防禦能力, 那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魅影號太陽帆鼓脹, 林西索借助這個機會讓藍血隕星儘量補血, 十三萬藍線屍蟲絕對是一座精血寶庫, 可惜有一些蟲屍被藍線屍蟲拖了回去。

這些藍線屍蟲也許活得時間足夠長久,

也許吞噬的其他蟲族不計其數, 總之藍血隕星的血量上升到百分之八十一, 還差百分之十九就能夠達到沉淪之刃為魅影號制定的晉升底限。

藍血隕星吸收的精血也是魅影號最後一層防禦體系, 林西索有些汗顏, 他把魅影號保護到這種境界, 其他五艘船卻要差上很多, 看來有機會要幫助船隊提升防禦級別, 必須建立一到兩層矩陣。

蟲潮分三個方向緊緊逼住船隊, 想從任何一個方向逃脫都不容易, 雙方就這樣相距幾百公里對視, 戰鬥氣氛相當濃烈。

林西索臉上終於有了笑容, 藍線屍蟲許是忌憚萬神船隊的火力, 所以現在顯得畏首畏尾起來, 只困不攻, 正好利用這個機會整修。

魅影號上下熱火朝天幹了起來, 那些僥倖存活的地膽蟲蟲卵, 生態園區還有氣息的動植物, 一律送入斷層空間。 有眾多恒波樹人坐鎮, 倒是不用擔心空間門內受到精神攻擊波及。

“唉!要是能消滅更多藍線屍蟲就好了, 我們的危險仍然不小。 ”魅兒不無惋惜的看向遠方, 那裡集結的蟲潮就像可怕夢魘揮之不去。

“集中注意力, 五個小時以後起程。 ”林西索緊了緊衣裝, 在陌生星系不由自主產生一股寒意, 前面會有什麼等待著船隊誰也不知道。

這處億萬年前形成的小行星帶救了天誅船隊所有人一命, 康納在緊急護理下已經醒轉過來, 耗光源力讓他面色蒼白。

在雲脈戰役中身受重傷的黃金鏢極力要求回到浪奇號, 黃金三兄弟從來不曾分離, 要死也要死到一起。

林西索知道浪奇號上有很多船務需要處理, 血酬號同樣需要整修, 既然康納已經醒過來, 自然讓原班人馬負責。

六艘船快速恢復, 儘量調整到最佳狀態。 不過浪奇號的情況有些棘手, 畢竟最後一個多小時超負荷航行, 機組受到的損傷不是一時半刻能調整過來的, 培琳帶上機械人過去幫忙, 眼下還不知道五個小時夠不夠用。

林西索為什麼要定下五個小時後起程?其實藍線屍蟲也在休息, 等到蟲潮恢復過來又可以凝聚那種可怕白光了, 幾百公里的距離並不算遠。

如果不是小行星帶阻擋, 蟲潮眨眼工夫就能到達魅影號近前, 在林西索看來跑路也要講究策略, 不能胡亂逃竄。 可惜除了遙遠虛空中矗立的蟲洞, 周圍再沒有躲藏的地方, 所以只能悶頭向前沖。

電子鐘滴滴答答揮動秒針, 幾個小時對於宇宙來說不值一提, 然而當時間與生命交織在一起,

那麼它的意義必然不凡。

事實上藍線屍蟲的恢復能力很強, 魅兒探測到蟲潮正在高速吸收周圍空間的游離宇宙能, 如果研究通透這種機制, 說不定魅影號能更上一層樓。

太空中的蟲屍被羅德里克保存起來, 在連續的戰鬥中彈藥儲備直線下滑, 有很多空間貨箱空置出來, 正好用來存放這些珍貴的蟲子。

排在奇蟲榜前二十名的蟲族很不好碰, 即便遇見了人家能不能幹掉一批也很難說, 除非只有幾萬隻單獨行動, 上位蟲族一旦聚滿百萬便不可敵。

羅德里克收殮十萬蟲屍, 要知道這個數目可不算少, 不過藍線屍蟲在蟲族中體型過於嬌小, 堆放在一起並沒有想像中那樣壯觀。

林西索和康納都在修煉蟲師, 這些藍線屍蟲殘骸以後肯定大有用處。 七彩蝸牛卵需要借助蟲屍孵化, 殘存的地膽蟲和鹿角蟲蟲卵也需要培育, 蟲潮追了一路總算付出一點代價, 而浪奇號經過五個小時的緊急維護已然恢復。

培琳抹了一把汗水, 接下來浪奇號跑上一百個小時不成問題, 可是跑到一百個小時必須停下來再度接受整修。

為了撫平浪奇號超負荷航行造成的損傷, 康納強行開啟核心艙室放出微型機械人維修機組,

大把煉晶砸進去效果還是有的, 只是五個小時太過短暫, 即便培琳幫忙也只能達到眼前這個效果。

“船隊匯合, 向蟲洞方向衝擊。 ”林西索探手在光屏上勾勒, 另五艘船快速回應。

突圍之前六艘船千炮齊發, 衝擊波驅趕下那些小行星和岩塊擴散出去, 最近那處蟲潮不得不避讓開來, 給船隊逃路帶來機會。

雙方周旋了一會, 魅影號仍舊斷後, 前面由宙斯號打頭, 天誅船隊排開岩石碎塊向前衝鋒, 只半個呼吸便沖出去很遠。

三處蟲潮並不匯合, 而是就這樣追了下來, 看來藍線屍蟲改變戰術, 要爭取更大活動性。

林西索的目標很明確, 那就是拖上幾天, 蟲族畢竟是血肉之軀, 與人類文明縱橫宇宙的強大飛行機械相比略遜一籌, 只要耗光藍線屍蟲體內能量, 脫離追擊易如反掌。

漸漸的船隊接近蟲洞, 羅德里克沒有任何猶豫, 當先駕駛宙斯號沖了過去, 後面是度過一次劫難的浪奇號。

船隊順利穿越, 等來到新的星空下林西索大吃一驚, 蟲洞出口竟然坐落在黑洞吸食區週邊, 眼前黑壓壓一片虛空, 半點光亮也沒有, 更不用說星體了。

“避開黑洞吸食區, 快速定位星空尋找航道。

”林西索歎了口氣, 如果僅有魅影號一艘船, 憑藉在黑洞吸食區的幾次航行經驗, 倒可以把蟲潮引向黑暗, 只是藍線屍蟲有的時候依靠精神波紋做助力, 說不定在黑洞吸食區比魅影號堅持的時間還要長, 沒有萬全把握實在不敢嘗試。

這時候魅兒的分析報告已經出來, 而宙斯號也傳來訊息, 在黑洞邊緣通訊很容易受到影響, 所以羅德里克的聲音帶著嘶嘶啦啦雜音。

“老大, 不太妙啊!附近星域一片荒蕪, 這黑洞出現的好不是時候。 ”羅德里克抱怨完之後忽然大聲驚叫:“不會吧?這裡怎麼會有求救信號?”

“求救信號?”林西索一愣的工夫魅兒也接收到一串資訊, 只是這信號弱得可憐, 根本譯不出具體內容, 不過看格式倒是貨真價實的求救信號。

“尋找信號源頭, 趕快離開蟲洞。 ”林西索擔心後面大敵, 蟲潮現在一分為三互成陣勢, 看起來更難對付, 跑就要跑得徹底, 不能拖拖拉拉。

六艘船向信號源頭飛去, 附近星域荒涼得可怕, 也沒有什麼有利地形, 魅兒極力尋找蟲洞, 這會是一段漫長旅程。

林西索早把豔無雙支付資源的時間拋諸腦後, 神秘星雲探索期是五個月, 現在還有三個來月時間,

只要在這三個月的時間內順利返航, 就是天誅船隊的又一次勝利。

星光晦暗, 魅兒的運氣不錯, 尋找到十三處蟲洞, 不過適合穿越的只有四處。

求救信號的源頭很黑暗, 直到三天后才觀測到具體位置。 那是一顆在宇宙虛空中飄流的行星殘骸, 原本應該是一顆直徑六千公里的行星, 卻因為種種原因只保留下來總體積的三分之一。 這顆殘星是附近唯一天體, 大概五個小時後到達。

“魅兒, 檢索殘星, 看看有沒有可利用地形, 如果沒有機會, 立刻飛離此地尋找一處蟲洞繼續逃亡!”林西索很是無奈, 藍線屍蟲十分難纏, 窮追不捨到此時此刻, 硬是沒有半點退去的意思。

“咦?有新情況。 ”魅兒纖纖玉指淩空點擊, 畫面不停進行切換, 最後現出一座氣派蟲塔。

“這是?b級蟲塔嗎?”林西索禁不住皺起眉頭, 不過眉頭很快卻又舒展開來。

“船長大叔你不會是……”魅兒太瞭解這位船長了, 如果不冒險就不叫林西索。

“沒錯, 你已經猜出來了, 我要駕船鑽入b級蟲塔, 藍線屍蟲很霸道, 越是危險的地方越安全, 被追了這麼久, 受了一路鳥氣, 我想還擊的時刻到了。 ”林西索興奮的捶了捶拳, 帶著蟲潮衝擊b級蟲塔, 這才叫刺激的冒險策略。

天誅船隊火速向前, 三個小時後已能觀測到蟲塔有五處入口, 百餘隻花螢蟲在門口徘徊放哨。

“呵呵, 排行七十五位的花螢蟲。 這倒是巧了, 它們是花螢蟲女的親戚。 ”林西索琢磨著花螢蟲的實力, b級蟲塔一般要十艘b級星際遊輪才能攻破, 估計三百三十萬藍線屍蟲仍然佔據不少上風。

在真正的蟲族階級中花螢蟲頂多算中位, 除了花螢刺帶有中子隕擊力, 其攻擊手段與藍線屍蟲相比差得很遠。

“船長大叔快看, 求救信號出自蟲塔, 一定有星際遊輪在這裡遇難。 ”魅兒立在光屏前讀取更多資料, 只是距離蟲塔還有兩個小時路程, 求救信號仍然是弱弱的一串編碼, 不知遇難船隻是否出自滿天星船隊。 (未完待續, 如欲知後事如何, 請登陸。 readnovel。 , 章節更多, 支持作者, 支持正版閱讀!)

!!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