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697章 血刃

“西索, 我們怎麼辦。 ”魅兒嚇得渾身顫抖, 熾天夾帶狂暴能量, 如果它真的和魅影號過不去, 那麼今天全體船員以及木娃娃等一干船上居民都別想活著回去。

“負面能量炮, 攻擊。 ”林西索突然之間做出驚人之舉, 他非但沒有想辦法逃離此地, 相反卻主動攻擊熾天, 而且一念生成炮光噴湧而出, 反悔都來不及了。

帶著血絲的慘白炮光照射到小太陽身上, 船外熾烈火焰為之一滯, 精神層面傳來排山倒海怒吼。

雖然熾天不懼怕負面能量, 但是負面能量的特性便是中和大部分能量, 小太陽集結起來的火焰頓時減弱半分。

“人類, 受死。 ”熾天發出一股精神衝擊, 以它的能力早就看到魅影號, 本想在追擊啟明星號過程中順手把這艘小帆船打發掉, 不曾想對方居然先下手為強。

林西索腦後始終騰繞銀色光焰, 這銀色光焰便是精神力量實質化表現。 熾天的精神衝擊眨眼就到, 不過魅影號升騰起銀焰, 半秒之內便把精神衝擊化解開來。

“噗”林西索狂吐鮮血, 熾天存在歲月極其悠久, 實力更是高得離譜, 隨隨便便一股精神衝擊就能讓武修士格外痛苦, 更何況林西索代所有船員承受衝擊?

“五星血禁, 無限可能, 半神之基, 魅影紅蓮, 魅影號超c級船戰技爆發, 神限磁殺!”林西索深吸一口氣壓制住傷勢, 然後他抬手取出王牌磁卡送入身前磁場, 接著發動船戰技, 魅兒則站在船長身後張開雙臂擁抱磁光散發出來的光彩。

戰場上分秒必爭, 熾天剛剛使出精神衝擊, 魅影號便震顫起來, 成千上萬道紫紅色磁光扭轉而出, 恍如無數淩厲飄帶裹向小太陽, 同時還有劇烈炮光降臨。

啟明星號船長白髮白眉, 他看到魅影號的表現嗤之以鼻, 本以為魅影號或許有傳奇級實力, 所以處心積慮把熾天引來, 現在看這艘船最多是精英級,

甚至連精英級星際游輪都多有不如, 不過底子倒是相當扎實, 有個百十來年必成強船。

林西索趁著磁光籠罩熾天的間隙, 急忙啟動船戰技羽化飄移, 魅影號化作暗影快速飄飛。

轉瞬間, 魅影號已經到了幾百公里外, 接著又是一次羽化飄移, 林西索連續使用十數次羽化飄移更把船速發揮到極致, 以期快速脫離熾天震懾範圍。

“想跑?在我熾天面前, 沒有敵人可以逃脫。 ”小太陽忽明忽暗, 它竟然放棄啟明星號施展空間跳躍, 幾個呼吸間便追上魅影號。

林西索怒氣衝天, 心中暗罵:“媽的, 我們有意避讓, 你倒耍起威風了, 就算今天死在這裡, 我也要讓你脫層皮。 ”

熾天身上爆發出強光, 與此同時魅影號變得鮮紅奪目, 林西索呼喚道:“沉淪之刃快快出手, 魅影號如今儲存大量精血, 總歸能讓你盡力展示一次實力吧?”

“哈哈哈, 正合我意, 什麼狗屁熾天, 易水寒擊殺太古母皇的時候, 還不知道這傢伙窩在哪個犄角旮旯裡吃奶呢!”沉淪之刃狂放大笑, 隨即魅影號鮮紅如血。

七彩瑪瑙螺懸在林西索頭頂上, 本來七彩色澤塗抹上一層濃重暗紅, 包括吞噬磁熵產生的金色光暈也被渲染成紅色, 先前藍血隕星吸收的蟲族精血快速倒卷。

“嗡……”魅影號兀自發出鳴音, 這道鳴音古怪至極, 離得多遠都能聽到。

熾天毫無來由的哆嗦了一下, 不過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小太陽忽然散發出鋪天蓋地火流, 浩大攻勢席捲向魅影號。

“膽大妄為的畜生, 你也配在本尊面前出手?”沉淪之刃發出精神波束, 這聲質問讓方圓數萬公里空間抖動, 好似虛空中屹立著龐然大物正在俯瞰此地一樣。

“哢, 哢, 哢”魅影號釋放出一道道寬大血刃, 以瑪律它撞角為尖端, 以船底弧度為刃身, 浩大攻擊釋放出來, 遠處的啟明星號感受到能量正在不斷攀升。

沉淪之刃的攻擊撕破空間, 每道血刃都是能量凝聚而成, 光是血刃自身長度就有二百米之巨, 這還不算血刃在太空中帶動起來的光色。

熾天竟然史無前例的產生恐懼感, 既然攻擊能夠撕破空間, 它根本沒有可能躲閃過去。

“轟”衝擊波製造的雜訊填滿公共波頻, 這衝擊波的擴散範圍極為寬廣, 數百光秒外的塞爾普納星同樣受到波及。

無論火家星際遊輪還是熾天的爪牙都情不自禁放慢攻擊速度, 火家這邊一時間愣住了, 沒有想到魅影號這般霸道。 而蟲族一方則是陷入恐慌,

以及巨大恐懼。

沉淪之刃來頭極大, 那是銀河英雄易水寒的無上神器, 縱然現在的沉淪之刃四分五裂開來, 威力已經降低到極點, 可是不要忘記魅影號吸收了很多蟲族精血。

太古母皇很有可能死在沉淪之刃的攻擊之下, 所以太古母皇腦髓對於沉淪之刃散發的能量波動十分熟悉, 連帶著那些被它召喚而來的蟲族也有感同身受直覺。

刻骨銘心恐懼感在蟲族間快速蔓延, 尤其是那些淺藍色巨蠍已具有智慧, 它們都在思考同一個問題, 難道那位擊殺太古母皇的人類英雄易水寒就隱身於此?

不說蟲族如何感想, 要知道沉淪之刃原本便是一件血器, 而魅影號恰恰得到大量蟲族精血可以幫助沉淪之刃恢復小部分實力, 所以毀天滅地血刃斬殺而出。

遠遠看去, 那顆囂張的小太陽極為不妙, 血刃進入它的身體大肆破壞, 一片片火焰驅散開來, 慢慢的露出熾天本體, 它竟然是一隻外形酷似糯米的“蟲寶寶”。

魅影號閃出大片紫光, 林西索不計成本使用精靈族防禦聖物, 然而熾天的火能攻擊不可思議, 縱然有紫漆抵擋, 能量護罩還是很不爭氣的潰散開來。

值此關鍵時刻, 林西索想都未想同時運轉三層矩陣,

還得說經過蟲族精血澆築的防禦矩陣足夠變態, 熾天的攻擊竟然連第一層矩陣都未突破便消散無蹤了。

能夠輕鬆擋住熾天浩大一擊, 這並非魅影號的幸運, 而是沉淪之刃發威之前用精神波束恐嚇, 所以熾天發出的火能有些先天不足, 想把魅影號幹掉不大現實。

“你是誰?竟敢傷害我?”熾天身上出現少許傷痕, 最為嚴重的損失是日積月累凝聚而成的火能被血刃擊散了, 接下來再想奪取太古母皇腦髓會十分辛苦。

林西索哪有時間和熾天磨嘴皮子?魅影號以更快速度向遠處飄飛, 而熾天摸不清敵人具體狀況微微一怔, 結果讓啟明星號抓住機會, 一輪無匹炮光轟殺而至。

魅影號船尾十二隻狹長金屬翅膀奮力伸展, 淡藍色離子光束狂猛噴吐, 目標正是蟲洞。 在行進過程中太陽帆仍在聚集精血, 剛才沉淪之刃那一下子可不便宜。

藍血隕星最多儲存十輪滿貫血量, 加上魅兒強行灌注給第三層矩陣的那部分蟲族精血, 相當於魅影號儲存著十五輪滿貫血量。 不過剛才沉淪之刃徹徹底底豪爽一回, 整整七輪滿貫血量被血刃全部抽光, 如果不借助眼前機會快速彌補回來少許,

那麼以後再也沒有這種天上掉餡餅的好事, 所以逃命也不忘佔便宜。

屬於火家的戰鬥還在繼續, 魅影號吸取到一小片血雲逃離戰場。 熾天這只糯米蟲寶寶太過自信, 所以它沒有在蟲洞外面佈置過多兵力, 倒是讓林西索省去不少麻煩。

魅影號穿越蟲洞後立刻向船隊所在彗星快速移動, 這真是既驚險又刺激的一天。

火家與蟲族傾力廝殺, 熾天頗有智慧, 見到久攻不下先行撤退。 然後趁著火家船隊護送腦髓前往界外公共區域途中進行伏擊, 最後終於如願以償得到腦髓。

太古母皇腦髓實際上被火家分為三份, 熾天得到的那份只是中等大小, 還有兩塊腦髓成功送到公共區域火家港口, 至於如何使用就要參與者慢慢磋商決定了。

腦髓切分開來, 效果自然減弱, 火家想要開闢第四銀河更加漫長。 這些事情與林西索無關, 魅影號正航行在蟲潮肆虐區, 血酬號偶然間找到了一座b級蟲塔。

“唉!魅影號這次大出風頭, 也不知道火家如何決斷。 那位火家宗老會不會發出通緝令呢?這些世家大族就喜歡這種調調, 動不動通緝某艘星際遊輪, 動不動找某位船長的麻煩, 如果你們敢來別怪天誅不留情面。

”林西索站在落地光屏前想著一些心事, 不過日子總是要過的, 血酬號發現的b級蟲塔來得正是時候。

林西索對於c級以下蟲塔完全不看在眼裡, b級蟲塔很符合口味, 九條轉生孽龍悄悄爬到蟲窩裡, 打劫高級蟲塔極有成就感, 只是不知這座蟲塔油水夠不夠多。

轉生孽龍進入蟲塔後不斷進行偷襲, 它們如同黑暗中的刺客, 一旦被它們看中別想活命, 而且屍體還會成為道具, 好像牽線木偶一樣襲擊蟲塔內其他蟲族。

十幾個小時過去了, 蟲塔方向發生暴動, 以轉生孽龍的本事搞不定坐鎮b級蟲塔的母蟲, 不過運氣好的話倒是可以利用蟲王。

林西索和于連站在魅影號甲板上閒聊抽煙, 半個小時後見蟲塔方向折騰得差不多了, 天誅船隊浩浩蕩蕩駛向前方。 (未完待續, 如欲知後事如何, 請登陸。 readnovel。 , 章節更多, 支持作者, 支持正版閱讀!)

!!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