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7章 驚變

天濛濛亮, 林西索便出發了, 騎上生化駱駝感覺很威風, 雖然有一頭駱駝尚未成年, 但是已經能馱動好多東西。

輕巧地搖了搖韁繩, 開始第一次沙漠之旅。 水是必備之物, 中午之前要找到背陰地方歇息, 夜晚要小心沙鼠侵襲。 沙塵暴並非經常出現, 但是一經出現便是鋪天蓋地颶風, 危險性不小。

村長恐怕要焦頭爛額一段時間了, 所以沒工夫關注林西索的動向, 出來時加著格外小心, 除了鐵匠大叔沒有驚動任何人。

生化駱駝耐力驚人, 任勞任怨, 是一種溫順的改良牲畜。 它們擁有"双丰", 最高時速可達每小時七十五公里,

能夠不吃不喝走上十幾天, 是沙漠之舟。

日上三杆, 毒辣太陽將光芒灑向大漠, 這還不是最熱的, 等到中午滾燙沙面可以煎熟雞蛋。 雖然星際時代的人類幾經進化, 適應力遠超古人, 但是在如此惡劣環境中, 仍顯得捉襟見肘。

“熱啊!才幾個小時就開始懷念冰冷的地穴了, 怎麼到處都和火爐一樣?如果沒有經過基因微調, 怕是難以承受如此溫度。 ”

相對而言, 林西索的狀態還算不錯, 那些行商第一次旅行之前總要適應幾個星期。 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少年並不占少數, 然而沒有幾個堅持下來。 不要把商隊想得過於簡單, 許多降溫措施是獨家秘方, 就如沉船村每個家庭所掌握的地圖一樣, 是資本, 是優勢, 是最為寶貴的仰仗。

林西索掏出水囊, 仰頭灌上一口, 冒煙的喉嚨頓時有所好轉。 最近的綠洲在數千公里之外, 盛產檸檬果和無花果。 由於檸檬果對於壞血病有療效, 所以該處綠洲頗有名氣。

很久以前, 綠洲之間時常發生衝突, 為了爭搶資源不惜挑起戰爭, 失敗者寧可毀去綠洲, 也不願意交給對手, 後來人們儘量克制, 倍加珍惜有限資源。 有很多人試圖治理沙漠, 然而土環星這個地方水系資源匱乏,

光是應對沙鼠破壞就已經入不敷出, 哪有精力和資金搞綠化, 所以也就不了了之了。

中午偎在一處沙丘後休息, 啃了口餅乾。 水不能多喝, 會讓人產生依賴性的。

“該死的恒星, 常聽人說沙漠上日光如何如何毒辣, 今天總算領教到了。 這何止是毒辣?幾乎要人的命。 ”望瞭望身後, 林西索又想到:“村裡肯定會有大動作, 戈爾當村長的機會較大。 不管結果如何, 先在外面闖蕩幾年, 之後再回沉船村找光腦學習。 享受千年前的貴族化教育可不是人人都有的機遇, 如果再得到一次基因微調獎勵, 也許有一天能到外星去見識一番。 ”

給駱駝喂了些水, 在沒有弄到懸浮滑板之前, 它們是最佳夥伴。 即使弄到懸浮滑板, 也不打算放棄生化駱駝。

機械化代步工具耗能較大, 一般人養不起, 兩者配合使用, 才是上策。

午後林西索再次踏上征程, 一個人旅行或許有些孤單, 不過他早已習慣。 真若加入商隊聽令行事, 反而會覺得不自在。 此外, 托庇在商會名下, 必須上交所得利潤的百分之十七, 新人還會更多。 與其給別人打工不如自己單幹, 相信總有一天會出人頭地, 甚至成為像伍德會長那樣的人物,

如此也便對得起母親臨終前的期望了。

晃晃悠悠, 駝鈴聲傳出去老遠, 寂寞時總有很多時間思考問題。 林西索覺得以現在的身手就算面對五十幾隻沙鼠也不會打怵。 不過和沙鼠的威脅相比, 人類才是最危險存在, 這是一片人吃人的沙漠。 遠光弩就放在觸手可及的地方, 腰間別著開山刀, 衣服裡藏著陶瓷匕首, 零零碎碎的東西一大堆。

時常面對危機小心謹慎些也屬正常, 可是林西索有些過頭了, 其實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是沉船村光腦。

千年前的貴族子弟似乎非常害怕被人綁架, 其他文化課倒也罷了, 其中專門列出一科, 是講如何利用工具製造簡易武器, 如何在綁架過程中與綁匪溝通, 如何逃生, 如何急救, 等等。

幾年當中, 綁匪沒見到, 小技巧倒是掌握不少, 能安然活到今天, 反綁架科目功不可沒, 甚至自認是這方面的專家。

稀稀拉拉仙人掌指明方向, 只有在商道上才有綠色, 沙漠上晝夜溫差較大, 冷暖自知, 最怕生病, 體力下降後等於半隻腳邁進鬼門關。

本以為在路上能遇到過往商隊, 結果走了好些天除了黃沙還是黃沙。

這一天午後, 林西索舔了舔乾裂嘴唇, 抬起望遠鏡掃視四周,

連塊大點的岩石都沒見到。 遂自言自語起來:“應該距離綠洲不遠了, 怎麼連一支過往商隊都沒有?等等, 伍德會長好像與村長說過, 近期要小心星盜團夥, 是不是這個原因?”

“好像有聲音。 ”林西索連忙拉著駱駝躲到沙丘後, 只見滾滾煙塵朝著這個方向湧來。

“轟隆, 轟隆……”數十輛懸浮機車瘋狂駛過, 每輛機車上拖家帶口顯得極為臃腫, 看駕駛者的面容都很憔悴, 不知經歷了怎樣的遭遇。

“這, 這是摩托隊, 綠洲的守衛力量, 平常他們耀武揚威, 居然這麼狼狽。 不能再向前旅行, 綠洲肯定出事了。 ”

林西索想到這裡急忙掉頭, 周圍突然間變暗, 抬頭望去三艘小型飛船一閃而過追向懸浮機車。

“媽呀, 速度好快, 看形勢是追殺車隊, 再不溜恐怕沒機會了。 ”林西索才不會傻到看熱鬧, 星盜的傳聞很多, 能止住小兒夜啼, 能讓人不寒而慄。 總之他們是嗜血的屠夫, 恐怖的魔王, 見什麼毀什麼的破壞者。 轉身騎上駱駝, 反方向狂奔而去。

林西索汗流浹背, 生化駱駝以最高時速跑了兩個小時, 拍了拍胸口, 暗道僥倖。

忽然, 漫天沙塵飛揚, 一艘長達數百米的飛船徐徐下落, 飛船底部噴吐出劇烈光焰, 三道身影彈射而出。

“不, 不會吧?為了追我出動這麼大的飛船,

星盜腦袋上有包啊?”林西索篤定是星盜飛船。

“撲嗵, 撲嗵, 撲嗵”, 奇異響聲喚回心神, 三名穿著奇特盔甲的大漢落定塵埃。

為首大漢目光冷峻, 只有他沒戴頭盔, 看向林西索時對身邊人說道:“很好, 生命徽候旺盛, 是不可多得獵物, 而且年齡在捕捉範圍內, 把他帶上飛船我們要儘快回去。 ”

“是, 遵命!”

兩名大漢離地十幾公分飄了過來, 他們說的是星際標準用語, 是個人都能聽懂。

“啵”對面打來一張電, 還真把人當成獵物了。 林西索神情專注, 條件反射似的將腰間水壺扔了過去, 看也不看結果, 閃身就往兩頭駱駝旁靠攏。

電包住水壺緊緊收縮, 空氣中有股糊味, 對於少年的反應三名大漢有些意外。

手中一晃, 林西索摸出兩顆手雷。 這玩意雖然有些原始, 不過很管用。

“轟, 轟。 ”熱浪席捲, 劇烈爆破僅讓三人退後半步, 所有傷害均被奇特盔甲擋了下來, 為首大漢身前甚至還撐起一道光膜, 怡然不懼。

“天殺的, 這還怎麼打。 ”林西索罵了一句, 手中絲毫不慢, 從行囊中又掏出幾捆小瓶子來, 甩手扔向敵人。

鐳射槍四射, 瓶子當空就被絞碎, 五顏六色液體紛紛灑落, 地面上冒起白煙。

“不好, 是高等毒性酸液,

獵物戰鬥經驗豐富。 ”為首大漢撐起光膜, 其他兩人就沒有這麼幸運了, 他們的武裝防禦顯然低了一層, 盔甲遭到毒液腐蝕, 關節處變得僵硬起來。

林西索顧不得駱駝和行裝, 如同一頭迅猛的豹子奪路而逃, 他不敢去想被星盜抓住的下場, 即使不死也會成為奴隸, 肯定比土環星生活糟糕百倍。

“在我面前也敢放肆, 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為首大漢瞬間啟動, 腳下噴出薄薄亮光, 竟然在沙面上滑行, 遇到較大沙丘身形微傾, 頃刻間繞行而過, 其速度比奔跑中的林西索快多了。

風聲鶴唳, 抬起遠光弩憑感覺發出一箭, 為了減少負重連弓弩也不要了, 鼻孔一張一合, 吸入燥熱空氣, 竄行。

“叮”弩箭不可思議釘到大漢眉心處, 最後被光膜擋了下來。

大漢驚出一身冷汗。 由於沒戴頭盔, 這一箭再狠些性命堪憂, 暗道:“好難纏的小鬼, 或許能夠滿足首領需要?必須抓活的!”

有了決定, 大漢腳下繼續滑行, 又一次拉近距離。 林西索已經無計可施, 猛然間停了下來, 將腰刀扔到地面, 舉起雙手大聲喊道:“我投降, 我投降, 別殺我。 ”

“刺啦”一道電光閃過, 只覺身體發麻, 當即暈倒在地。

“哼, 讓老子丟臉還想完好無損, 讓你知道知道星盜的厲害。

話音剛落, 大漢拿起電擊槍又是一擊, 本來昏迷的林西索突然睜開眼睛, 身體劇烈痙攣, 之後又暈了過去。

“回去, 根據探測衛星訊息, 遠處還有一艘沉船, 叫其他隊伍去劫掠!我們抓的數量足夠多了。 ”

夾起林西索, 大漢腳點塵沙, 向空中猛然拔起。 兩名屬下緊跟其後, 他們看也不看生化駱駝一眼, 對於黑髮少年的武器更是不屑一顧。

片刻後, 好像聽到開鎖聲, 之後身體被拋了出去, 意識陷入黑暗, 無盡的黑暗。

!!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