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74章 淩雲

夕陽西下, 恒星餘暉灑在遠方。 磁懸浮列車時而穿過草原, 時而跨越湖泊, 在眾多自然景象中更迭, 朝著北極方向駛去。

車窗具有自動觀賞功能, 能將快速劃過的景象抓拍下來, 培琳攝了數百張照片, 存在隨身記憶卡中, 準備回去展示給莎莎看。

大約兩個半小時以後, 列車進入一片銀白世界, 極光在天空留下迷幻色彩, 到處是銀裝素裹。

只見白雪皚皚, 此地的生態圈類似山城, 車站外面豢養著好多高大雪熊, 既可以與之合照, 也可以用來拉雪橇, 十分便利。

“老闆, 我們去淩雲星, 四個人。 ”林西索找到一輛敞篷雪橇車。

這裡比勝雪星天氣好十倍, 雖然也是冰寒刺骨, 但是沒有漫天雪暴, 遊客雲集, 人氣很高。

“歡迎來到漫雪城, 我們是北方最好的生態圈。 ”大鬍子老闆看到四人上車, 甩動長鞭說:“客人們請抓緊, 我的雪熊是拉橇大賽第二名, 快著哩!”

四頭雪熊向前狂奔, 街道兩邊萬家燈火, 雪花飄飄, 給人朦朧之感。

時間不大, 雪橇停到一座背風廣場上, 遠遠望去許多半環形金屬球呈階梯狀排列。 每分鐘都有光芒垂落, 之後一家大小背著旅行包有說有笑走出來, 孩子們從地面捧起白雪, 歡叫著揚到空中, 熱鬧非凡。

林西索第一次看到星門, 沒想到是如此平凡的民用設施, 心中那份神秘感蕩然無存。 哈雷跑過去察看編號, 然後操著大嗓門喊道:“這裡, 去淩雲星的星門在這裡。 ”

佩恩買了四張往返門票, 大家都覺得奇怪, 別的星門人流如潮, 唯獨淩雲星的星門處於半擱置狀態, 偶爾有人出來也是風塵僕僕, 一臉慶倖。

“大叔, 您是從淩雲星來嗎?能不能說說對面的情況。 ”培琳連忙叫住剛剛鑽出星門的中年男子, 出言打探。

中年男子掃了一眼, 見是討人喜愛的年輕女孩, 陰沉臉色略有好轉, 歎道:“淩雲星快進入原始社會了,

不知怎麼搞的, 能源系統完全癱瘓。 食物無法運送到城市, 很多公司暫時關閉, 正在等待調查結果。 幸好我手中有一點煉晶, 偷偷啟動星門過來投靠親友, 你們最好不要去, 那邊越來越亂。 ”

“謝謝大叔, 我們會小心的!”培琳甜甜一笑。

能源系統癱瘓對武修士影響不大, 再說魅影號現在不缺煉晶。 林西索心中有數, 帶頭踏進星門。

光束沖天而起遠離波瀾星, 第一次搭乘星門感覺很新奇, 好像身體被拉長, 時間概念變得模糊不清。 不知過了多久, 耳邊微鳴, 已經站到另一座星門當中。 周圍一片漆黑, 舉起光石進行察看。

這裡同樣是一處廣場, 只是顯得有些破敗, 噴泉下堆滿垃圾, 一輛警車歪倒在路邊, 被砸得稀爛。 看樣子此地陷入能源癱瘓已經有一段時間, 在星際時代這種事情可不多見。

林西索套好懸浮滑板, 抱起培琳說:“冒險公會小酒館設在高空, 應該影響不大。 佩恩, 你帶哈雷, 我帶培琳, 咱們一起飛上去。 ”

“怎麼是我帶哈雷, 你專挑輕的帶?”佩恩一看那三百多公斤大塊頭, 心裡直打鼓。

“別廢話, 你的裝備比我的微型滑板功率大, 你不帶哈雷誰帶?”說完, 林西索滑向高處。

培琳咯咯輕笑, 她已經不是第一次被帶著飛行,

愜意地看向城市, 發現並非全然無光, 有些地方很亮, 應該是有人使用了備用能源。

升到兩千米以上, 林西索穩住身形。 佩恩抓著哈雷晃晃悠悠升到近前, 腰間嗡嗡直響, 禁不住苦笑道:“哈雷, 你身上究竟帶著多少東西?怎麼那麼沉?”

哈雷如數家珍:“沒多少, 三把電擊槍, 四把鐳射槍, 還有各種匕首, 定位裝置, 壓縮乾糧, 便捷型水囊。 再讓我想想, 好像還有……”

佩恩氣得差點把大塊頭扔下去, 心說:“沒事你帶那麼多東西幹什麼?難怪裝備超負荷運轉。 ”

林西索則在一旁讚揚:“嗯, 不錯, 像個傭兵, 繼續發揚風格, 本船長以前身上帶的零零碎碎也不少。 ”

哈雷憨憨一笑:“管三餐就行, 下次我得少喝點酒, 上次耽誤了大事, 如果不是遇到你們, 明天就要挨餓了。 ”

正在此時, 一片白雲飛了過來, 轉瞬間到了四人身下, 如同跌入棉花糖, 驟然一暗, 緊接著大放光明。

四人進入一座巨大的空中停泊平臺, 不知何年何月被冒險公會買下, 沿著停泊平臺左側建了一溜小酒館, 就像超市一樣, 等待客人光臨。

“氣氛好像不對, 停了如此多飛船, 怎麼酒館中一點聲音沒有?”佩恩邊說邊抽出鐳射劍, 十分謹慎。

屋頂忽然有人說話:“年輕人,

你的膽子好小, 誰敢來冒險公會找麻煩?那是找死。 ”

沿著扶梯走下一人, 手中拿著工具, 像是在修理雷達。 此人鶴髮童顏, 頭髮是白的, 雙眼飽含滄桑, 可是皮膚卻潤潔光澤, 氣血旺盛。

林西索急忙打招呼:“前輩好, 我們到冒險公會處理些緊急事情, 沒想到淩雲星是這種狀態, 還請前輩幫我們釋疑。 ”

“說話文縐縐的, 有點貴族腔調。 和我進來吧!這裡的人現在哪有心思營業?都跑去發大財了。 ”老人走進第三家酒館, 隨便選了一張桌子坐下, 朝櫃檯一揮手, 攝來一瓶朗姆酒, 自斟自飲起來。

林西索很羡慕老人對精神力的超強控制, 緊走兩步到了冒險公會光腦前調出光屏, 輸入帳號和密碼兌換冒險積分。

“嘩啦、嘩啦”旁邊機械吐出十二張金色積分卡和五十張黑色積分卡, 金色卡片面值五百, 黑色是五十, 總共八千五百點積分, 加上手頭那些, 已然超過一萬一。

林西索輕出一口氣, 終於成功搞到積分。 一萬一千點積分兌換成煉晶, 即使扣除掉手續費也有一千單位了。 更為重要的是, 用積分買武器有折扣, 而且是軍方武器。

白髮老人敲了敲桌子說:“年輕人, 過來坐, 你竟然有如此多積分卡, 是想購買大型裝備或飛船嗎?”

林西索不動聲色將積分卡收入光甲, 表面上卻像是空間戒起到的作用。 隨口答道:“我需要艦載武器, 還需要捆綁式推進器, 以及一些補給。 ”

“嘖嘖, 空間裝備啊!現在的年輕人真富有。 年輕人, 等會去後面的小櫃檯找機械人慢慢挑選吧!必須先付全款的百分之三十作為訂金, 如果消費過萬, 在原有基礎上再便宜百分之五。 如果地方太遠, 另收運送費。 ”

話音一頓, 老人打量四人, 翹起腿說:“看起來你們是可以託付的人, 能不能幫我照看幾天小酒館。 眼下淩雲星很熱鬧, 新近火山爆發喚醒了一種三葉蟲。 它們大肆吸收能源, 本身是一種能源生物, 精心飼養用處很多。 這裡的冒險者都去抓蟲子了, 已經有集團願意以每只一百五十單位煉晶進行收購。 老夫見獵心喜, 也想湊湊熱鬧。 可是職責所在, 必須守護此地, 所以一直脫不開身。 如果你們幫我這次, 想買的東西另有優惠。 ”

林西索眼前一亮, 能令這種高手動心的能源生物肯定不凡, 對魅影號說不定有好處。 想到這裡, 遂主動要求:“前輩, 能不能讓晚輩與您同行?他們三個在這裡照看酒館, 也許我能幫上一些忙。 ”

“幫忙?一個三級小武修能幫我什麼忙?我擅離職守,

不想被其他酒館老闆察覺, 帶著你行動不便。 ”老人放下酒杯, 言語倒是一點不客氣。

林西索斬釘截鐵的說:“我可以與植物進行溝通, 淩雲星注重環保, 想來不缺乏植株, 對於追蹤三葉蟲肯定有幫助。 ”

老人一怔, 盯住黑髮年輕人的眼睛看了半天, 點了點頭:“天助我也!你的源能力確實偏重於輔助類型。 我只帶你一人, 其他三個就算了。 ”

林西索為了搭上順風車, 不惜暴露一張底牌。 這名白髮老者坐鎮冒險公會, 所具有的實力必定驚天動地。 有他在, 行動效率才會提高。 沒他在, 光憑自身一點點摸索, 很容易與別人發生衝突, 還不如留下來照看小酒館省心。

“謝謝前輩, 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 ”林西索起身交代佩恩和培琳一些事情, 暗中塞了幾千積分卡過去, 財物不能聚在一起, 分開放比較保險。 萬一是老人下的套子, 也好見招拆招。

“孩子們, 此地會自動尋找飛到空中的武修士, 來的人多大可將他們引到地面去捉三葉蟲。 有人回來休息, 按照價目表提供服務。 如果是那些等著收購能源生物的集團, 不用和他們多打交道, 也不要透露我的行蹤。 就說酒館老闆喝醉了, 睡得正香。 順利的話, 我們三五天就完事,

你們別著急。 ”老人又叮囑了一些事情, 然後帶上林西索狂飆而去。 那速度簡直無法形容, 隱隱聽到音爆, 居然突破了音速。

林西索稍稍放心, 這種高手若是想對他不利, 幾拳下去就搞定, 不用大費周章設局, 那也太小兒科了。

“到了, 和我下去。 ”老人輕喝, 拽住林西索的衣領, 進入一片黑暗。

!!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