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763章 混血

第一次使用變色龍束身衣就被識破, 林西索心中多少有些鬱悶。 對方如何發現他的呢?而且口吐純正星際標準用語。 被關押這麼久, 卻能保持良好思維, 實在讓人難以理解。

這時候, 林西索索性顯露出行跡, 站在空中看向水潭。 地下監獄出現這樣一汪潭水, 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難道當年易水寒把人關進來, 卻有意給這些人留下一條活路?又是誰在監獄十層搭建生態系統的呢?如此巧妙設置, 難道出自下麵這只人形怪物之手?

“吼……”

叫聲傳來, 狂風不止, 兩座小山般身軀不分先後電射而至,

它們正是幽眼先前看到的超階戰獸。

第一隻超階戰獸形似鱷魚, 不過尾巴稍顯細長, 身上生有黑色鱗片和魚鰭, 杏黃色眼珠子透露出凶光, 看起來戰鬥力不弱的樣子。

第二隻超階戰獸體型略小, 是一頭身高十米白色戰猿, 它的手背上生有龜殼, 每次跳躍如同炮彈, 氣勢上更勝過那條鱷魚半分。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在骷髏星監獄, 難道是新犯人嗎?”鱷魚張開大嘴噴出劇烈腥氣, 同時還有震耳欲聾話音。

超階戰獸除了實力極強, 還有很高幾率產生智慧, 尤其是常年跟在人類身邊的那些戰獸, 一旦發展到高處, 相互溝通不成問題。

“哼, 我們這裡沉寂好多年, 有幸活下來的武修士也已經化為塵土, 只留下一個傻子和我們兩位生命悠久戰獸。 如果你能帶我們出去, 自有你的好處。 ”白色戰猿說起話來有板有眼, 比那頭鱷魚順溜得多。

“我是冒險者, 得到恒波樹人允許, 下到監獄中搜羅一些遺物。 你們兩個想要出去嗎?很可惜我手中只有一塊天塹徽章, 也就是說只能帶上一隻戰獸, 如果你們把我幹掉, 就更不可能從這裡出去了。 ”林西索冷笑著說道, 他可不認為久居此地的生命是良善之輩, 尤其是水潭中人形怪物極為奇特,

幽眼竟然無法將其看透。

“哈哈哈, 人類的慣用伎倆, 想讓我們自相殘殺?我有個問題, 你是如何通過監獄第四層的?”白色戰猿眼神古怪, 似乎並沒有生林西索的氣。

“人類, 狡猾, 殺掉。 ”鱷魚渾身釋放出躁動氣息, 下一刻它起身便向前面撲來。

“監獄第四層嗎?陰影中倒是有一顆頭顱, 不過已經被我收取過來。 ”林西索從容說道, 腳下銀色弧光輕輕一閃, 身形瞬間退出去幾百米, 鱷魚的攻擊全部落空。

非但如此, 林西索笑呵呵的拿出那顆骷髏頭, 空洞眼窩中兩簇黑色火焰是那樣的清晰, 由不得白色戰猿不信。

忽然, 一雙大手揪住鱷魚尾巴, 白色戰猿口中噴出強光, 竟然從背後偷襲自己的同伴。

鱷魚大驚, 杏黃色眼珠轉動, 它大聲咆哮道:“白袞, 你這是為什麼?人類想讓我們自相殘殺, 你就做這人的走狗嗎?”

“嘿嘿, 愚蠢如你, 又怎麼會理解我的心思呢?這個人類能夠滅掉四層的那團黑火陰影, 可想而知實力不弱, 我不能拿他怎麼樣, 又很想出去, 自然要向他表達忠誠, 獻上一份投名狀嘍!”白色戰猿狡猾大笑, 一雙大手卻始終沒有停止撕扯。

白猿很顯然瞭解鱷魚的死穴, 它緊緊抓住鱷魚尾巴不讓其亂動,

而且嘴裡面猛然間大喝一聲, 接著硬生生把鱷魚尾巴扯斷。

“啊!白袞你混蛋。 ”鱷魚痛得滿地打滾, 杏黃色眼珠佈滿血絲, 隨後發瘋狂咬。

林西索暗自嘀咕:“媽的, 好聰明的戰猿, 連投名狀都懂, 這份狡詐就算老謀深算的邪修也多有不及, 不知道是哪個變態馴獸師找到的特殊品種。 普通戰猿可沒有十米身高, 也沒有如此強橫的攻擊力量。 ”

只見白色戰猿晃動雙拳, 居然使用人類技擊套路, 它那手背上生長的龜殼便是天然拳套, 生猛的打在鱷魚腹部, 一副穩紮穩打樣子, 每一拳揮出卻暗藏致命殺機。

“砰、砰、砰”拳影密佈, 監獄第十層刮起狂風, 林西索眯起雙眼, 儘量後退。

總體而言鱷魚和戰猿實力相當, 不過鱷魚失去尾巴以後就算再怎麼兇狠, 氣勢方面也已經落入絕對下風, 反觀戰猿沒有任何損傷, 一邊逗弄鱷魚一邊下狠手。

林西索悄悄拿出一枚天塹徽章, 對付大傢伙還是運用大傢伙比較保險些, 這次探索母神星把豔甲蟲也給帶來了。

如果白色戰猿老老實實受降, 把它納入另一枚天塹徽章又有何妨?回去之後交給佩恩馴化, 不老實就讓氟龍和雅典娜把它幹掉。

能夠得到一頭超階戰獸並非輕而易舉之事,

這白色戰猿屬於古超階, 拿到今天來計算那就是頂級超階, 豔甲蟲沒有絕對把握將其擊殺, 真若打起來還要從旁幫忙。

拿定主意以後, 林西索站在空中觀戰, 這兩隻生命悠久戰獸戰鬥經驗豐富, 尤其是白色戰猿與人類武修士無異, 戰鬥技法磨練的相當純熟, 足夠做一本教科書了。

大約十五分鐘, 狂怒的鱷魚抓住機會死死咬住白色戰猿胳膊, 而白色戰猿同樣顯露出凶性, 抬起拳頭不停擊在鱷魚腦殼上, 千百道拳影下去血肉橫飛。

此刻, 白色戰猿的胳臂被咬爛, 不過鱷魚也已經奄奄一息。

就在這個緊要關頭, 林西索目光一變, 腳下銀色弧光連閃, 身形退得更遠了。

異變突生, 一隻利爪探向白色戰猿後頸, 並且很從容的插入白色皮毛當中, 隨後利爪從戰猿脖頸中抓出一條不停跳動血管。

“咯咯咯, 二老爺, 你難道不知道有句話叫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嗎?”匍匐在水潭表面的人形怪物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空中, 其出手速度讓林西索大為忌憚。

“你, 你這個雜種居然有如此實力。 ”白色戰猿滿臉驚怒, 身體抖動起來, 它很快摔倒在地面, 再也爬不起來了。

“喂, 人類, 我做你的戰獸如何?總比這兩個蠢貨強。

”人形怪物笑嘻嘻伸出手指蹭了蹭支出下巴的骨刺, 額頭上第三隻眼睜開一條縫隙。

“嘖嘖, 還是第一次見到異族生命自薦做戰獸的, 你是三眼族嗎?看體型又有些酷似摩根人, 我進來的時候看到三眼摩根人骨骸, 這真是有趣的監獄啊!”林西索手指微微用力, 天塹徽章順勢啟動釋放出強光, 豔甲蟲以最快速度飛了出來。

“咯咯咯, 這是蟲族嗎?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 不過今天已經得到食物, 其實我很早以前就想吃白袞脖頸中的血管了, 可惜一直未能如願。 看來你這人類十分聰明呢!已經猜到我的來歷, 我是一名在監獄長大的混血兒, 摩根人基因在我體內只是很少的一部分, 這話說起來就長了。 ”人形怪物邊說邊抓起那段血管, 它當著林西索的面把血管生吞下去, 而且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唇。

“我這人最不怕話長, 不如坐下來慢慢聊, 反正時間有的是。 ”林西索主動向前方飛去, 孔雀在主人暗中授意下放出清虛王座。

人形怪物看向豔甲蟲, 又看向清虛王座和黑鳳凰寂滅炮, 它很知趣的選擇退回水潭表面。

“既然你想聽, 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監獄第十層曾經住著近百名高手,

其中有摩根族, 有三眼族, 也有人類, 還有幾名實力不俗的異族修士。 幾名人類武修士開發生態系統, 利用所有人僥倖帶進來的裝備和物資維持此地運轉, 不過那已經是兩千多年以前的事情了。 ”人形怪物慢慢敘述起來, 它能夠出其不意擊敗白袞是多年觀察的結果, 而眼前這個突然降臨監獄的人類顯然具有極高實力, 根據父母早年間的教育, 此時此刻適當的屈從對方很有必要。

“兩千多年前?經過篩選只活下來百名高手嗎?這些人恐怕不好相處。 ”林西索喃喃自語, 聲音雖然很輕, 卻被人形怪物聽得真真切切。

“是啊!他們又怎麼會和平共處呢?有趣的是這近百名高手居然有一半是我的支系親屬。 對了, 我的名字叫克蘭蒂娜。 ”人形怪物忽然模仿人類女子聲音說道。

林西索神情微微一滯, 這位超級混血兒難道是女性?太令人吃驚了, 從它胸前微微凸起倒是能夠得到一些印證, 或者模仿人類女子聲音是為了博取同情。

“好了, 先等一等, 我有些事情要做。 相信我, 我很願意聽你的故事, 不過再晚些就來不及了。 ”林西索瞬間走到白色戰猿背上, 並迅速的治療起來。

白色戰猿還有一份活力, 這個樣子很適合馴服,

林西索看重這傢伙狡詐, 敷好貼劑之後拿出操控粒子環來。

操控粒子環是石秀兒在地下行宮找到的古老裝備, 專門用來馴服野生戰獸, 正適合困鎖受到重創的白袞。 林西索打算回去以後為白色戰猿移植一顆矽基心臟, 想來以白袞的狡詐心性完全歸順談不上, 用它進行一些戰鬥還是不錯的幫手。

至於那條鱷魚, 已經徹底死亡, 讓豔甲蟲將其送入藍金腰帶光束中, 林西索轉過頭來面向克蘭蒂娜。 (未完待續, 如欲知後事如何, 請登陸。 readnovel。 , 章節更多, 支持作者, 支持正版閱讀!)

!!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