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第91章 破解

遠山爆發出璀璨光束, 魅影號離得如此之遠, 竟然受到波及。 全船上下, 遭到精神力量沖刷, 船上的人只覺得頭昏腦脹。

“該死, 佩恩在那附近。 ”林西索強打精神, 命令光腦躍入山區。 佩恩不在, 盾龜的面子是狗屁。

“哞哞”當空落下十隻大龜, 圈住魅影號。 它們的防禦不是蓋的, 硬生生頂住能量護罩, 不讓介入此地。

“媽的, 再不讓開我要動手了。 ”林西索也不管盾龜聽不聽得懂, 對著光屏大喊。

“船長, 我很好, 這裡出現了一些狀況。 ”佩恩的聲音及時傳來, 圖像卻仍舊空白。

林西索急忙問道:“你那邊究竟發生了什麼, 用不用我們支援?這些盾龜剛才同樣受到了衝擊,

攔不住魅影號的。 ”

“不, 我能夠應付, 回去之後會給你一個滿意交代, 現在暫時切斷聯繫。 ”佩恩說到這裡, 聲音戛然而止。

林西索輕出一口氣, 緩緩坐了下來, 雖然還有些不放心, 但是選擇相信同伴。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 考驗著眾人的忍耐極限。 令人想不到的是, 莎莎幾次按耐不住, 要去尋找“佩恩老師”。 哈雷和培琳也愁眉苦臉, 不無擔心。

見到大家的表情, 林西索暗自點頭, 心說:“看來無形當中, 這位大少爺已經在船上建立了比較不錯的人緣, 如果被他知道, 一定很欣慰。 ”

莎莎在身上結出一層水幕, 大聲叫道:“不能再等下去了, 我騎上藍鷹過去看看, 以本小姐的體型, 那些笨笨的盾龜根本追不到。 ”

林西索雙手下按, 面色嚴肅的說:“安靜, 佩恩離開前說得很有道理, 他由那麼多盾龜保護, 出問題的幾率很小。 以盾龜的死腦筋, 認准的事情絕不會半途而廢。 暫且安心等待, 五個小時內如果沒有消息, 我親自殺過去。 ”

美人魚覺得此話有道理, 仿佛找到了主心骨, 心情略微放鬆。 培琳和哈雷很好答對, 船長說什麼, 他們信什麼, 老老實實守在光屏前, 希望最先得到消息。

佩恩並沒有叫大家久等,

林西索安撫莎莎十分鐘以後, 便乘坐盾龜飛出山區, 在遠處使勁揮動手臂, 充滿興奮。

魅影號趕緊過去迎接, 馴獸師扛起三株植物跳到甲板上, 回身與盾龜告別。

林西索過去猛拍佩恩, 不勝唏噓的說道:“我的大少爺, 您可算回來了, 船上老老少少為你牽腸掛肚。 還好, 本船長沒有妄動, 要不然早和盾龜鬧翻了。 ”

“呵呵, 對不起。 當時情況比較特殊, 這三株植物便是苦樹。 另外我還幫布穀族帶回了一些艾草, 他們的女巫需要此物。 ”佩恩一邊解釋, 一邊展示苦樹。

苦樹葉片半白半黃, 枝條比較纖細, 每顆上面結出五顆果實。 林西索大喜過望。

佩恩語不驚人不甘休, 笑道:“隆多說這三棵苦樹品質最佳, 生命力旺盛。 種植在有氧環境中亦可, 它們主要靠氮氣生存, 所以生長在山崖上。 你們絕對想像不到我看見的情景, 黑巨人起初極限膨脹, 之後驟然收縮到拳頭大一團, 被隆多扔到深淵中沉積, 做了一塊有意識的矽基磚頭, 下場淒慘。 ”

“隆多, 你見到隆多了?”林西索十分吃驚。

“是的!不止見到, 我們還進行了交流。 隆多的外型維持在豹頭人身, 已經十分虛弱, 將不久于人世。 他聽說你是藥劑師, 便拜託我將此物轉交給你,

說是流傳下來的寶物, 希望後來者開發利用的時候引以為戒, 不要像他們師徒一樣弄得慘絕人寰。 ”佩恩從懷中拿出一塊白色岩石, 鄭重的放到林西索手中。

林西索稍稍感應, 無法理清頭緒, 遂命令道:“孔雀, 看看這塊岩石有什麼特別之處?”

球型機械人進行掃描, 用了五分鐘時間羅列出資料, 最後作出總結:“掃描成果很不理想, 這是一塊木化石。 木化石又稱矽化木, 是古代樹木被含有二氧化矽的水淹沒, 木頭裡的細胞通過石英和石髓置換出來, 所形成的產物。 只是, 這塊木化石含有很多稀奇古怪成分, 外面有意鍍了一層膜, 實體應該含有劇烈毒素, 要小心保管。 ”

林西索內心當中疑竇叢生, 暗道:“矽化木?矽基生命, 這其中必有聯繫。 幸好已經將藥劑師哈德森的實驗台搬了回來, 也許很快便會揭開謎底。 ”

收起木化石, 林西索駕駛魅影號飛回布穀族村落。 接下來主要工作有兩項, 第一配合孔雀護符破解保險箱, 第二研究藥劑師遺物, 未來幾天乃至十幾天恐怕會變得異常繁忙。

當晚, 為了慶祝佩恩出色完成任務, 也是慶祝苦樹星之行意外收穫, 船上好好熱鬧了一番。 並且邀請元朗前來,

載歌載舞, 玩了整整一通宵。

第二天, 莎莎頭痛欲裂, 和船長對著吹了十八瓶, 能好才怪。 先前從九頭蛇“鼎爺”那裡搞到的酒水喝掉一半, 真是難忘的一夜。

“咦, 這是什麼?”美人魚發現光屏彈出一封電子信件, 上面的署名是林西索。

莎莎好奇打開信件, 只見卡通船長叼著煙斗鑽了出來, 哈哈怪笑道:“人魚大懶貓, 終於起床了。 本船長要離開數日, 魅影號就拜託給你們了。 記住, 每天按時清理船艙, 不要把走廊弄髒, 不要亂喝酒, 不要亂跑, 不要隨意使用補給物資。 總之, 若是不聽話, 看我回來怎麼收拾你。 ”

“真稀奇, 眼看就要回航, 怎麼又跑出去了?”美人魚關閉信件, 美美的抻了一個懶腰, 結果就這幾秒工夫已經把船長的吩咐拋諸腦後, 炫耀似的拿起手杖向外飛去。

林西索並沒有走遠, 在距離布穀族村落十幾公里的地方安營紮寨。 保險箱的自毀系統始終是個隱患, 如果在魅影號上操作, 一旦失敗後果不堪設想。 為了以防萬一, 所以跑了出來。

金屬泡沫塑形屋中孔雀護符懸在保險箱上方, 一**紅光傾瀉而下, 魅影號船長則在門口“放哨”。

破解保險箱是項技術活, 稍有差池便會前功盡棄, 甚至造成毀滅。 不過那是孔雀護符的工作,

林西索嘴裡嚼著氧氣棒, 正全神貫注整理藥劑師哈德森的物品。

共找到三十六本古舊書籍, 介紹了許多藥劑學知識, 像是專門找來教育徒弟的著作, 由淺入深, 涉獵極廣, 值得學習。

此外, 那些試管和實驗器材由於冰凍時間較長, 常溫狀態下一碰便“稀裡嘩啦”散掉。 當然, 林西索沒有大型機械返本還源殘留物質, 碎掉了也不可惜。

仔細檢查所有物品, 翻找七八遍之多。 林西索終於露出笑容, 手中把玩一隻古老鬧鐘, 上滿發條。

鬧鐘瞬間投射出密密麻麻公式, 這根本就是一台可擕式光腦, 主要負責記憶。

調出資料看了一遍, 大失所望。 上面除了記載一些疑難雜症治療偏方, 其餘部分全是關於矽基生命實驗資料。 不能說一點用處沒有, 可是發展方向過於極端, 充其量借鑒一二, 幫助並不是很大。

“算了, 還是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往前走吧!三十六本古書也不錯, 通讀下來必然有所收穫。 ”林西索鼓勵自己, 雖然照預期差很遠, 但是絕不能氣餒。 路是人走出來的, 相信以後仍有機會。

守在門口三天三夜, 林西索一直用讀書來打發時間。 藥劑師所要學習的知識十分駁雜。 書中闡述了許多道理,

對藥劑師的邊邊框框逐漸清晰起來。

古代藥劑師講究的是宇宙萬物皆可入藥, 一點點氮氣也許能夠克制侵入人體的異物。 特殊溫度清水忽然攪拌在一起, 加入絲絲宇宙能便可以治療輻射。 並非懂得厲害毒素便是高手, 而是要使用精神力量體會整個世界, 瞭解構成事物的本質, 從而對症下藥。

孔雀護符忽然叫道:“進來幫忙, 在我圈定的地方出劍, 切進去三公分即可。 只有一次機會, 不能多也不能少, 要准, 要穩, 要狠。 ”

林西索走進屋中, 此時此刻保險箱失去幾層裝甲保護層, 體積大幅度縮水。 高度只有一米, 寬不到半米, 看起來裡面裝不了多少東西。

緩緩抽出鐳射劍, 林西索測算距離, 陡然間劍光刺向指甲蓋大小光圈, 正好進入三公分。

孔雀護符眼圈閃亮, 贊道:“做得漂亮, 自毀裝置已解除, 看看裡面究竟有什麼。 ”

林西索輕輕打開保險箱, 將物品一一取出來進行查看, 禁不住苦笑道:“令人鬱悶, 費心勞力, 結果找到大半箱帳本, 希望這些精緻玉盒不要讓我失望。 ”

帳本是用紙張形式記錄下來, 都是一些見不得光的交易, 過了七百年它們已失去了作用。

除了帳本還有三隻玉盒, 盒子體積不大, 雕工精細,

品質精良, 外形古拙, 分為黑白黃三色。

打開黑色盒子, 裡面是高純度煉晶, 數了數正好兩千單位, 這絕對是一筆橫財。

打開白色盒子, 裡面仍然是煉晶, 只不過比較零碎, 不過也有七八百單位之多。

最後看向黃色盒子, 林西索十分激動, 心潮澎湃的將盒蓋打開, 神情忽然一滯。

!!

歡迎關注我們,我們會定時推送新作品

Twitter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