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29章 軍人的天職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s://www.bequgezw.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不過他也算還有點志氣,並沒有上前去求教官。

“班長出列。”就在這時,教官的聲音響了起來。

“是。”陳青陽小跑到教官面前,一看到教官腳下那兩塊大石頭時,他似乎已經猜到了什麼。

“打開你的背包。”教官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命令道。

陳青陽也不廢話,直接打開他的背包,裡面就裝了一套衣服和幾樣洗刷用品,還剩很大的空間。

教官二話不說,直接將那兩塊大石頭塞進陳青陽的背包裡,看的眾人目瞪口呆。

“帶著它們跑回基地。”教官說道。

感受到沉甸甸的背包,陳青陽只能無奈一笑,這兩塊大石頭少說也有十五公斤,對於他現在的狀況,多少還是有點吃力。

一看到陳青陽要背著這麼重的大石頭奔往基地,丁鵬飛的內心總算平衡不少,至少有人跟他一起墊底。

旋即眾人拖著各自的行李箱奔往基地,一開始個個像打了雞血一樣拼命往前沖,可是跑了幾百米後速度明顯慢了下來,有的甚至不得不停下來歇息。

陳青陽扛著十五公斤重的背包緩慢前行,步伐依舊沉穩而有節奏,一呼一吸都顯得張弛有度,很快就趕上了前面的人。

王奎和劉騰達三人的行李最少,一開始和陳青陽保持同樣的速度,原本以為能夠輕鬆跟上陳青陽的腳步,可沒想到跑了一公里後,三人開始覺得有些吃力,全身冒著大汗,也變得急促起來。

除了王奎三人外,還有一個人始終和陳青陽保持相近的速度在奔襲,那就是秦洛仙。

秦洛仙的行李也不多,同樣只有一個背包,她跑步時的和陳青陽一樣,同樣平穩均勻,如飛燕輕盈,身上居然還沒有半點汗珠。

顯然這種程度的奔跑對她來說沒有半點難度,看來秦洛仙的素質遠超陳青陽的意料。

“老大,你慢點,我們快跟不上你了。”劉騰達在後面氣喘吁吁喊道。

“老大你簡直是牲口啊,背這麼重的石頭還能跑這麼快。”王奎也一臉驚歎說道,他的體力本來還不錯,不過畢竟有傷,他是強忍著劇痛在跑步。

方文彬的嘴唇都開始發白,眼神有些迷離,但還是在咬牙堅持。

E最N#新H章%節上{E8n

“不要說話,微微前傾,肩膀晃動幅度不要太大,速度要穩定,握拳要空心,要保持均勻。”陳青陽的聲音從前面傳了過來。

三人一愣,很快就明白陳青陽的意思,旋即按照陳青陽的方法奔跑,果然感覺變得輕盈不少。

三公里說短不短,說長也不長,十分鐘還沒有,已經有人抵達軍訓基地,讓部隊裡的教官都錯愕不已,這等速度,即便很多訓練有素的士兵也無法做到。

十分鐘剛一過,陸續有新生抵達,看來這一屆的新生還真是臥虎藏龍。

此刻陳青陽他們才剛跑完一半的路程,如果不是為了顧及王奎他們的速度,陳青陽最多也就在十二三分鐘內抵達,這還是他負重十五公斤的情況下。

二十分鐘後,已經有超過三成的人順利抵達軍訓基地,陳青陽他們是在二十五分鐘後到達勉強算是合格。

三十分鐘後,只有超過六成的新生在規定時間內抵達軍訓基地,剩餘四成的新生中午只能餓肚子。

一個小時過十分鐘,最後一名新生拖著疲憊的緩緩走入基地,正是丁鵬飛,此時他整個人幾乎快要虛,未免出現意外,教官立刻讓人送他到軍醫那裡檢查情況。

中午吃完飯後,以班級為單位分好宿舍跟軍服後,下午教官便讓學生自行休息調整。

晚上吃過晚飯後,教官便帶著各自的班級開始分區訓練。

“大家好,我叫姚衛忠,從今天開始便是你們十七班的教官。”姚衛忠眼神嚴厲地掃了一眼眾人,低吼一聲道。

眾人噤若寒蟬,個個挺直著身軀,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今晚誰遲到的,出列。”姚衛忠臉色鐵青,厲聲喝道。

原本約定集合的時間是六點半,不過有兩位同學遲到了,偷偷從後面繞進隊伍中,以為能瞞過教官,沒想到還是被發現了。

王奎和劉騰達兩人的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這兩個遲到的人就是他們。

就在兩人猶豫著要不要出列時,陳青陽在一旁提醒道:“你們出去吧,教官早就發現你們了。”

兩人今天下午聊到很晚才睡,陳青陽出門時就已經喊過他們幾次,沒想到兩人一轉頭又睡了回去,醒來的時候已經六點半,兩人連晚飯都沒吃就急匆匆跑了過來。

果然,姚衛忠的眼神有意無意地看向王奎他們兩人,兩人只能苦著臉走了出去。

“為什麼遲到。”姚衛忠敞開嗓子吼道,連周圍在訓練的同學都下意識把目光投了過來。

“因為睡過頭了。”王奎低聲說道。

“大聲點,還有回答教官問話前需要報告。”姚衛忠大吼喊道。

王奎也豁出去了,挺直腰身,大聲喊道:“報告教官,因為我們睡過頭了。”

“很好,但這不是你們遲到的藉口,你們兩個,繞操場跑五圈。”姚衛忠說道。

這是一個標準的操場,一圈四百米,五圈就是兩公里,兩人今天早上才剛跑完三公里,現在腿還在發抖。

“誰是他的舍友?”姚衛忠目光再次掃向其他人。

陳青陽無奈苦笑,他已經猜到姚衛忠想要幹什麼了。

他們是六人一個宿舍,除了陳青陽和方文彬外,還有另外兩名男生,站在人群面前,兩人都覺得很是莫名其妙。

“你們四人,同樣跑五圈。”姚衛忠冷冷說道。

那兩名男生表情頓時錯愕,隨後滿臉不甘心問道:“教官,他們遲到,憑什麼讓我們也受罰?我們不服!”

其他同學似乎也不理解姚衛忠這種做法,覺得這種處罰方式有點過分了。

“你們在穿上這身衣服時就已經是一名軍人,我是你們的教官,我的話就是命令,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我讓你們做什麼,你們就得做什麼?”姚衛忠冷聲說道。

“那是不是你讓我們去死,我們就得去死?”突然間一道聲音從人群中傳了出來,正是丁鵬飛,他早就看這個教官不爽了。

姚衛忠冷冷看了一眼丁鵬飛,聲音不帶絲毫感情說道:“在戰場上,如果有這個必要,你們必須去死。”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報送後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