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看免費小說海量小說全免費
第31章 陳青陽不簡單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s://www.bequgezw.com/最快更新!無廣告!

早上陳青陽負重十五公斤奔襲了三公里,下午跑了五圈操場,然後又站了將近兩個小時的軍姿,可此刻他看起來還顯然很輕鬆,這樣的素質,已經不弱于普通士兵了。

陳青陽只是笑了笑,不否認,也沒有承認,同時目光也在打量姚衛忠。

從今天早上第一眼見到姚衛忠,陳青陽就感覺得出來他不是一名普通教官,他的身上有著普通軍人所沒有的殺伐之氣,他絕對上過戰場殺過人。

“你是不是覺得我在針對你?”姚衛忠面色微冷問道。

“難道不是麼?”陳青陽反問說道,神情一如既往的淡定。

從他被迫成為班長開始,然後被姚衛忠一日之內連懲罰兩次,這都太過巧合了,陳青陽稍微用腳趾頭一想都猜到是沈墨君在背後搞鬼。

沈墨君出身軍人世家,家裡爺爺更是手握軍權的上將,想要讓陳青陽在軍訓中吃點苦頭,簡直輕而易舉。

對於陳青陽的淡定,姚衛忠內心也微微驚訝,其他學生在他面前連直視他目光的勇氣都沒有,可眼前的陳青陽,似乎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裡。

“看來你已經知道了,我也不拐彎抹角,我們的頭要見你。”姚衛忠說道。

“你們的頭是誰?”陳青陽好奇問道。

“你去了就知道。”姚衛忠說道。

誰知陳青陽卻搖了搖頭,道:“抱歉,我沒有時間,如果你們的頭要見我,就讓他親自己過來。”

說完,陳青陽也不理會姚衛忠有什麼反應,徑直走向宿舍大樓。

“站住。”姚衛忠猛地轉身,一個踏步上前,雙手一探,瞬間鎖住陳青陽的肩膀,迫使他微微下沉,動彈不得。

“輪不到你不答應,跟我走。”姚衛忠冷哼說道,他的頭可是下了命令,務必要把陳青陽帶過去。

“教官,你確定要用武力解決問題?”陳青陽不慌不忙,嘴角微微一翹說道。

“我勸你最好不要亂動,否則你這條手臂就別想要了。”姚衛忠警告說道。

姚衛忠這一手擒拿,早已練至爐火純青的境界,即便對方力氣遠大于他,他也有把握在瞬間將其

更何況以陳青陽這瘦弱的身軀,姚衛忠並不認為他能有多大的反抗之力。

“是麼?”

,U6:

陳青陽突然張開雙腳,全身重心瞬間轉移到左腳上,然後以左腳為軸心,猛地一震一轉,同時一記暗肘頂向姚衛忠的腹部。

這便是詠春拳的轉馬,專破擒拿手。

“什麼?”姚衛忠臉色大驚,猝不及防之下,他的被陳青陽那瞬間爆發的一記暗肘擊倒在地上。

感受到腹部傳來的陣痛,姚衛忠這才反應過來,看向陳青陽的目光變得無比驚駭。

他當然知道陳青陽施展的是詠春拳的轉馬,但是這一招轉馬極其難練,如果強行施展,稍有不慎整只手臂骨都會扭曲斷裂,姚衛忠到現在也只見過他們的頭在實戰中施展過一次。

可沒想到陳青陽居然熟練掌握這一招轉馬,怎能不讓姚衛忠震驚?

“教官,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先回去了。”陳青陽輕輕一笑,不理會震驚的姚衛忠,轉身便離開。

看著陳青陽離去的背影,姚衛忠苦笑一聲,看來自己嚴重小覷了這個年輕人。

休息室內,一名穿著軍裝的年輕人正全神貫注地玩著手中的遊戲機,時不時爆出一句粗口,直到姚衛忠敲門進來,他才極不情願地停下手中的動作。

“人呢?”看著獨自一人進來的姚衛忠,年輕人疑惑問道。

“沒帶來。”姚衛忠無奈說道,到現在他的腹部還隱隱作痛,他怎麼也想不明白病怏怏的陳青陽居然擁有如此驚人的爆發力。

“怎麼回事?不是讓你用綁都要將他綁過來麼?”年輕人隨手甩掉手中的遊戲機,皺著眉頭說道。

“我本來是擒住他的,可是被他掙了,還吃了他一記暗肘,現在還在疼。”姚衛忠說道。

“什麼?”年輕人猛地站起來,那俊朗的臉龐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問道:“他一個大學生,憑什麼能掙你的擒拿?”

姚衛忠的實力年輕人很清楚,別說一個大學生,就算十幾個普通士兵,也別想在他手中討到半點便宜。

“我也想知道,可事實就是如此,而且他施展的是詠春拳的轉馬,這等高級格鬥技巧,連我都還沒完全掌握。”姚衛忠苦笑說道。

詠春拳的轉馬,看似簡單,可實際施展起來,對一個人對和力量的把握十分的嚴苛,多一分和少一分力氣都不行,陳青陽如此輕易就施展出來,顯然他的格鬥技術,遠在姚衛忠之上。

“我擦,這麼厲害?”年輕人瞪大雙眼說道,他可是吃盡苦頭,手臂甚至斷了一次才掌握這一招轉馬,而且到現在他也不敢輕易施展,可沒想到一個普通大學生居然掌握這一招。

“對了,頭,他說如果你要見他,就親自過去找他。”姚衛忠說道。

“知道了,你下去休息吧。”年輕人擺擺手說道。

姚衛忠走後,年輕人揉了揉腦袋,喃喃自語說道:“看來報告上顯示是真的,連我都沒有許可權查看他的資料檔案,看來他之前服役的部隊不簡單啊,姐姐,你讓我調查的究竟是什麼人啊?”

——

回到宿舍,剛一打開門,陳青陽就發現王奎他們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對勁。

“怎麼了?”陳青陽問道。

王奎一臉幽怨地走上前來,問道:“老大,你告訴我,你是不是傳說中的關係戶?”

陳青陽完全聽不明白王奎話中的意思,他今天累了一天,再加上剛才和姚衛忠過了一招,已經很累,於是有些不耐煩說道:“有屁快放。”

“我覺得老大一定是關係戶,不然怎麼會什麼好事都落在他的身上?”劉騰達也在一旁附和道。

“你們到底想說什麼?”陳青陽問道。

方文彬指了指宿舍門,上面貼著一張表格,陳青陽好奇地走前過去,發現是一張夜班值勤表,他和秦洛仙的名字赫然在第一列。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報送後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